工業革命4.0與我們的未來:一個佛系學術創業者的自白

不少朋友發現,我近年陸續建立一個GLOs系列的公司,不經不覺有了一定規模,但始終難以理解「學術」和「創業」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希望在這裏分享對「工業革命4.0時代」如何影響知識份子、教育學習的十大前瞻。所謂「工業革命4.0時代」,就是繼蒸汽機、電力、電腦分別取代勞力密集工作後,人工智能、機械學習、物聯網、大數據、演算式會造成天翻地覆的革命:先取代各行各業的壟斷性中介,再取代傳統精英建立的共識,繼而取代智力密集工作。這時代會完全顛覆現有規則,再信賴任何前人告訴你的工作、保障,都已不設實際。知識份子回應這樣的時代,除了實踐,別無他途。

Featured post

天才兒童1985:三字頭大限前的覺悟

「從前曾自滿/笑前人們落伍/誰人能料最後老大只得這般」...... 常對身邊人說,必須令以上這堆問題,變成non-questions,non-issues。任何非黑白的答案,都不能渡過「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天才兒童1985」這一劫。

Featured post

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

但局中人都明白,一切都是幻影。外間看來的「資本」,反而是一個又一個枷鎖,要做很多無謂的世俗瑣事,去保留那些虛無縹緲的成就感,或不切實際的名利。而其實,它們卻毫無實用價值。

Featured post

《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虛擬的薩拉熱窩,與回歸前的香港

假如需要比較研究﹐《薩》曲足以和許鞍華導演的經典電影《投奔怒海》相提並論﹕後者的背景是越南統一後的南越﹐大批從前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的人淪為難民﹐苦苦掙扎﹐千方百計逃亡海外﹐殘存下來的仰人鼻息﹐對此筆者曾在電影評論的書籍有所介紹。最有意思的是﹐這電影並非在越南取景﹐導演對真正的越南情況了解不多﹐一切都是以香港人回歸前的想象建構而成﹐說白了就是通過虛擬的越南﹐對回歸後香港的命運表達憂慮。薩拉熱窩不過是《投奔怒海》的越南翻版﹐鄭秀文適逢其會﹐就像《投奔怒海》的少年劉德華﹐卻為香港國際視野留下了經典。

如何閱讀五眼聯盟的香港共諜案?

但和美國相比,這些盟國對中國經濟的依賴更大,純粹為「香港人權與民主」立法的誘因更小,這涉及國際關係的現實,心照不宣。但假如立法和國家安全掛鉤,動機就大得多。這些國家陸續爆出中國利用香港從事特務行為,甚至是顛覆本國的情報中樞,無疑是合理化立法的契機:要不是各國承認香港的特殊地位,中國要利用香港從事諜報活動,還不容易。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從現象看本質,香港在世界的角色,正處於大變革之中,震撼恐怕陸續有來。

Do So:大數據操控的「千里達白票運動」,與……

說了這麼多,並非要說明區選前夕的「白票運動」,一定受到外力干預。但假如從事大數據分析的朋友察覺異動,確有責任提出數字,讓網民自行研判,這才能一方面避免把提出意見的網民盲目否定,另一方面避免有心人有機可乘操作選舉。我們在選舉前夕分享了相關數據,希望盡一己責任,即如是觀。

「一國兩制3.0」系列:毀滅企業自由的「國家法團主義」

即使今天我們仍是自由經濟體,當經濟生活要仰賴政治正確,與極惡的差距,已經不遠。「黃色經濟圈」崛起,更多是回應「國家法團主義」,讓一般人逐步脫離對建制及大企業的依附,否則沒有可持續性,一切只是空談。各行各業開始意識到新工會的重要性,除了因為不少現存公工會淪為「國家法團主義」既得利益者,也因為在新時代,斜槓族越來越多,他們組成工會,支援大企業同路人,也是突破控制的蹊徑。至於檯面上的傳統商界領袖,表面上自然響應主旋律,但他們對惡俗本質一清二楚,國企購入香港的戰略性資產清單亦人所共知,明白自己早晚是大清洗對象,假如不能「光復香港」,資本的流向、心裏的話兒,早已和我們#WeConnect。

大考驗・大戰略:區議會選舉後的分裂與團結

因此,我們應該明白,區議會選舉本身的重要性,並非投票還是不投票、勝出多少還是誰勝誰負,而是怎樣通過選舉,鞏固運動的momentum和團結,不被有心人乘虛而入。勇武派不會出現現實意義的大台,這方面的思考,包括主動照顧對方情感和利益,應該更多由非建制政黨、公民社會領袖承擔:畢竟資源掌握在你們手上;而且建立和勇武派的互信,也是避免各走極端的恆常機制,誰不受惠?可惜香港傳統領袖始終不擅長宏觀思維,往往見樹不見林,希望經過過去數月的進化,能令他們覺悟區議會選舉是大危機,需要大智慧才能解決。在選舉結果公佈後、分裂內涵出現前,這個極短暫的窗口,他們應該儘快思考這問題,坐言起行,令這場運動在社會、經濟、文化、國際結構上,都成為可以持續以年為單位、達成目標前不會散水的持久戰,「腦袋full gear、思想be water」,這才不負全體真香港人過去數月堅持的重托。

鄭文傑案與中英關係:「銅鑼灣書店2.0」,只有更恐怖

言猶在耳,身邊一位朋友被香港警察拘捕超過48小時而未有音訊,徵兆相當不妙,家人看見鄭文傑案,更憂心忡忡,擔心這種操作已成風土病。假如中國政府不能對港人人權作出保障,鄭文傑作為BNO持有人,英國有道義和法律責任提供全方位保護。檢討BNO持有人應有權益,也不能再逃避了。

鄧炳強效應:《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參議院火速通過的背後

經此一役,美國朝野半推半就,終於統一口徑,包括麥康內爾在內的所有人,幾乎一致研判香港此刻亂象的Root Cause,在於北京破壞「一國兩制」,而不在於抗爭者使用的方式。這論述,在香港明白事理的人眼中是Common Sense,但在中國官媒全力啟動下,歪理畢竟困惑了一些人;美方的態度,對全球認清楚運動本質,有一槌定音的功效。由於美國國內存在複雜的利益集團、板塊計算、中國游說小組,「一致定性」,比法案通過本身更難達到,而現在卻達到了。假如沒有香港特區政府的神助攻,這根本不可能出現,正是福兮禍之所安。

由「解放軍義工」與「特務警察」談起: 十面埋伏的未來警政共同體

解放軍以「義工」姿態有違駐軍法出營,短期內並不會帶來Endgame,這不是好消息,也不是壞消息,卻是逐步十面埋伏收緊「新香港」這警政共同體的一個步驟。這就像港澳辦舉行有關香港形勢的新聞發佈會,要是發生在數年前,各界對如介入香港內部事務,肯定反應強烈,但現在人心惶惶,卻不經不覺間接受了新常態。各路警政神仙老是常出現,社會對什麼能做、應做、不應做、不能做,慢慢就有了法律以外的新認知,這是一個norm construction過程,對日常生活的軟規範有深遠影響。到手術大功告成,香港「澳門化」,外援十面埋伏以外的真・警察們,會否成為用完即棄的condom,恐怕已經不再重要了。

華盛頓,那些心痛香港的舊朋友們-美國參議院《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通過前夕隨筆

假如他們能利用這機遇,建立屬於自己世代的全球網絡,和各國up-and-coming一代識於微時,配合截然不同的國際環境,綻放的無限潛能和榮光,或能令香港人成就解鎖。即使是不同意這條法案的朋友,當串連到背後成事的全方位立體圖像,相信也很難否定:萬物盈虧,自有其道,物極必反,當中國要打破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原有微妙平衡,在香港實施「全面管治權」,公道自在國際人心,蝴蝶效應下,看,這卻真是催生了一場全球範圍的「時代革命」。

全球抗爭系列:從未中斷的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

如此背景,令加泰人開始擁抱「攬炒」思維,逐漸把抗爭延向全歐洲,希望將之變成區內常態,對西班牙、乃至歐盟各國暗示「You Burn I Burn」。這種焦土思維,和香港新一代的信念頗有吻合之處,這正是這波全球運動和昔日的最大不同所在。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