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革命4.0與我們的未來:一個佛系學術創業者的自白

不少朋友發現,我近年陸續建立一個GLOs系列的公司,不經不覺有了一定規模,但始終難以理解「學術」和「創業」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希望在這裏分享對「工業革命4.0時代」如何影響知識份子、教育學習的十大前瞻。所謂「工業革命4.0時代」,就是繼蒸汽機、電力、電腦分別取代勞力密集工作後,人工智能、機械學習、物聯網、大數據、演算式會造成天翻地覆的革命:先取代各行各業的壟斷性中介,再取代傳統精英建立的共識,繼而取代智力密集工作。這時代會完全顛覆現有規則,再信賴任何前人告訴你的工作、保障,都已不設實際。知識份子回應這樣的時代,除了實踐,別無他途。

Featured post

天才兒童1985:三字頭大限前的覺悟

「從前曾自滿/笑前人們落伍/誰人能料最後老大只得這般」...... 常對身邊人說,必須令以上這堆問題,變成non-questions,non-issues。任何非黑白的答案,都不能渡過「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天才兒童1985」這一劫。

Featured post

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

但局中人都明白,一切都是幻影。外間看來的「資本」,反而是一個又一個枷鎖,要做很多無謂的世俗瑣事,去保留那些虛無縹緲的成就感,或不切實際的名利。而其實,它們卻毫無實用價值。

Featured post

後物質少年時代:他們激進嗎?

香港的《逃犯條例》爭議,延伸出青年衝入立法會大樓一役,和曠日持久的各區遊行示威及衝突,不同立場的朋友,自然有不同觀感。但政府在同溫層以「被洗腦」、「收了錢」、「外國勢力」評論前,總應該易地而處,並了解這是國際大趨勢的一環,就會明白這今日香港的一切,不過反映了全球「後物質時代」的到來,新生代和數十年前「物質時代」成長的一代,有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而且因為資訊科技的發展,和香港的獨特情況,矛盾不過是剛剛開始。假如任何人以為一支警隊就能解決一切問題,局勢只會朝徹底的悲劇發展。

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國際視野:港英做到的,特區政府做不到?

類似調查報告,在全球屢見不鮮,而事實上,除了嚴謹態度調查這類深層次矛盾,任何在官僚框架內的形式主義、不平等對話,都是本末倒置的。假如沒有獨立調查委員會,特區政府現在傾向的討論,定調已呼之欲出:通識教育失敗、國民教育不夠、土地問題、社交媒體;唯獨青年在運動真正關心的、涉及價值觀的深層次問題,例如怎樣重啓政改,官員的討論卻付諸闕如。假如港英政府當年每次都訴諸官僚、斷錯症,後果早已不堪設想了。

國際領袖的修辭:科大史維 Vs 港大張翔為案例

順帶一提,大學校長理應知道這類聲明要是由英文寫出,迴旋空間往往大得多;其實港大負責公關、舊生部門的領導之一,是一位英語水平高絕的高人,可惜無用武之地,相反科大公關這次贏盡口碑,但願香港各界也能重拾這種香港精英一貫的智慧。

那些年

此刻凌晨,在墨西哥Cancun。二十年前$2美金在克里特島youth hostel訓硬板床,和身旁的流亡中東游擊隊聊天,變成此刻的高檔渡假聖地,話不敢說身不敢轉,就是怕吵醒沉睡的BB,和B。但其實怕吵醒的,何止這些?很難不令人反思,成長和所謂成功的目的是甚麼。土地問題解決了成家立室了,就會比從前快樂嗎?不會的。我這代人,一般都不會的。

《蜘蛛俠:決戰千里》:當未來學化成現實

假如未來連我們自以為看到、感覺到的,乃至深層記憶,都可以被科技製造出來,世上就再無「真」「偽」。但我們必須了解的是,對不少人來說,這卻是佳音:反正改變不了現實,倒不如用自己的方式製造「事實」,然後活在其中,和其他世界永遠處於平行時空,再也不用「connect」、溝通和銜接,恰如古代仙劍小說的掌中世界──這難道不比永遠活在不能改變的「現實」更快樂?由是觀之,《蜘蛛俠》讓古代神話維持在未來的角色,確是神來之筆。

當南非學運青年死了之後……

非洲國家的危機管理,和政府的protocol,不一定比某一些「亞洲國際都會」好。但過程中,起碼含有人的元素。生而為人,人本價值高於一切,這卻是這個高度官僚化的社會久違了。

「沙特一國兩制」:當沙特阿拉伯學者來到香港

舉一反三,沙特政府規劃的「一國兩制」,究竟著眼點是甚麼,也就不言自明:不是真的希望國人住在那個地區,享有截然不同的待遇,而是希望國際社會賦予那個地區不同於「沙特內地」的待遇,例如在關稅、簽證、貨幣等方面,以便沙特能繞過國內保守勢力,有一扇窗口「走出去」。因此在沙特政府眼中,香港的「一國兩制」是成功的,至於種種其他問題,似乎也不是他們關心的事。究竟經過《逃犯條例》一役,沙特學者是否繼續視香港「一國兩制」為學習對象?這就要現場請教了。

當人類與機械人不再存在界線:回歸本我

或許,就如同故事中瑞德所說:「一切都是真的,每一個人曾經有過的想法都是真的。」是人、是機械人、甚至賽博格(Cyborg),其實都不已經重點,重要的是你覺得自己是什麼?相信什麼?怎麼看待世界?如何面對自己?在未來的世界裡,或許這才是最重要的。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