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兒童1985:三字頭大限前的覺悟

「從前曾自滿/笑前人們落伍/誰人能料最後老大只得這般」...... 常對身邊人說,必須令以上這堆問題,變成non-questions,non-issues。任何非黑白的答案,都不能渡過「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天才兒童1985」這一劫。

Featured post

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

但局中人都明白,一切都是幻影。外間看來的「資本」,反而是一個又一個枷鎖,要做很多無謂的世俗瑣事,去保留那些虛無縹緲的成就感,或不切實際的名利。而其實,它們卻毫無實用價值。

Featured post

特朗普的挑戰者:印第安人還好嗎?

不少特朗普極端支持者主張「白人至上」,雖然針對的主要是非裔美國人、拉丁裔人,但印第安人也未能倖免。在剛過去的中期選舉,北達科他州發生了疑似阻撓印第安人投票事件,在選舉前三週改變選民登記政策,要求選民證上必須印有確實地址,但領地的印第安人一直沒有地址概念。雖然在各方協助下,大部份印第安人都能更新選民證,多個印第安人聚居地更創投票數字新高,但上述措施,已被質疑是共和黨阻止一直支持民主黨的印第安人投票的小動作。華倫參選,無可避免令印第安議題浮上水面,對印第安群組是福是禍,殊難定論。

美國之後:卡塔爾是一個國家嗎?

美國一直投放巨額資源在教育,以吸引各國人才進修,不一定要他們入籍,但從中製造了巨大的軟硬實力;卡塔爾的「Aspire Academy」計劃,投放巨額金錢引進國際級訓練場、最先進訓練方法、國際最頂級教練,培養全球最優秀運動員,使用的正是同一思維。但不同美國的是,不會有各國精英主動走到卡塔爾求學,而且很多運動精英來自第三世界國家,也不懂門路找卡塔爾,於是卡塔爾反客為主,主動派出經紀、中介人到世界各地,發掘具潛質的年青人,把他們送到卡塔爾培訓,像本屆亞洲盃的卡塔爾神射手,就是來自蘇丹。卡塔爾並不一定要這些培訓出來的精英入籍,假如他們堅持代表原國家,也無任歡迎,因為他們成材,也會令卡塔爾這品牌在所屬國家得到宣傳效應,甚至可能比歸化「性價比」更高。

中美太空競賽續篇:《異形》的太空殖民預言

人類進入宇宙的風險,比昔日殖民蠻荒的風險大得多,即使是地球的衛星月球,我們的認知仍然很淺,在探索外星的過程中,可可能遇到自己無法對抗、甚至令人類絕種的力量,這正是霍金臨終前的警告。這些力量可能是致命病毒,可能是外星文明,科幻電影的主角總是要想辨法阻止致命的外來物種進入地球。當年歐洲殖民者為非洲、拉美帶來了外來病毒,令這些文明在極短時間內幾乎覆滅,我們都不希望成為未來的印加人。

中美競賽太空篇:宇宙是無主之地,還是地球主權的延伸?

到了21世紀,正如已故科學家霍金所言,人類未來的續存,始終要依賴殖民太空。太空資源一旦被爭奪,肯定影響地球的勢力平衡,甚至引起新一輪國際衝突。歐、美、中、俄等在不久將來,因太空主權問題發生衝突,已是越來越現實的設想。早於2013年,中國用導彈摧毀了一枚離地35000公里的高空衛星,展現了打擊能力,美國自此就禁止NASA和中方航天部門合作。就5G戰略問題,美國能將華為納入打擊範圍,涉及太空佈局的公司和部門相信亦一樣。而重演列根式的星戰計劃,將中國拖入上世紀蘇聯式財困,對美國的鷹派戰略家來說,也是十分誘人的想像。下一個成為表面上「貿易戰」漩渦核心的企業,說不定就輪到要開發外太空的新興企業了。事實上,要不是企業遊說,美國的《商業太空發射競爭法案》還不會出台呢。

成為亞運項目之後:電競對未來國際關係的影響

近年反全球化運動此起彼落,各地都有大張旗鼓的民族主義、本土主義者,有趣的是在電競世界,對全球化的信仰,卻相對堅挺。遊走於世界各國的遊戲主播、評述、隊伍,對各國玩家的文化和偏好有相當了解,也會了解國家之間的愛恨情結,這樣的薰陶,未必差過只靠書本和讀報「培育國際視野」。例如不少人在遊戲中發現若干台灣玩家討厭南韓玩家,可以翻開兩者同為「四小龍」的歷史和心結;在去年雅加達亞運的電競項目,中國力壓南韓得首名,也有媒體從綜合國力角度分析之。但說到底,在這個社群裡,國籍未必是最重要的身份認同,玩家的認同首先是圍繞同一款遊戲,因此遊戲社群也是實現了某種全球化。就像編程語言將是未來的世界語言,電競語言,亦何嘗不是?不過在電競世界,戰爭、陰謀、殺戮確為平常事,一旦玩家習慣了虛擬實體結合,會否令未來主導五角大廈、各國軍隊的新生代領導人改變世界觀,亦不無可能。特朗普的世界觀和傳統精英大相逕庭,卻和無數網民一脈相承,一旦電競冠軍成為二十年後的美國總統,屆時可能就不只是退出中程核導彈條約那麼簡單了。

梵蒂岡性醜聞與大數據時代

事實上,神父不能結婚生子只是人為的規定,緣起自然不單是為了「專心侍奉主」,而是充滿世俗計算。在中古時代,一切資訊不透明,神職人員作為凡人與神秘力量的中介,身份遠比今日為高,他們若能顯示摒棄一般人的七情六慾,除了能被信徒視為言行合一的聖人,也有助增加整個宗教的道德感染力。佛教僧侶出家,也有類似計算,更極端的還有耆那教的苦行,本來就是要把凡人升格為非人。

不過天主教神職人員獨身的設定,還是源自權力分佈為主。當中世紀教會成為早期全球化的最龐大官僚體制,如何避免個人利益凌駕集體利益,就成為教會捍衛自身地位的最大挑戰。假如神父有家庭,很難避免把種種特權嘗試傳送到妻子兒女,甚或建立家天下的宗教王朝,此所以梵蒂岡歷代領袖雖然充滿醜聞,但卻能根本杜絕被單一家族騎劫。某程度上,封建王朝以宦官取代正常男人掌管內廷,雖然形式相異,但某種邏輯卻是相通的。

阿布達比羅浮宮(三):大數據與未來個人化博物館

當一切都成為數據,遊客看在眼裏,就可以想到自己版本的策展方法,取代官方展品的陳列。當然,展館環境有客觀限制,不可能輕易改變陳列方式,但在虛擬世界,一切不過一鍵之勞。遊客只要手持iPod,通過展品啟發比較史學的思維,輸入要比較的變項,例如「找出三件和兵馬俑型態相近、來自其他州份的文物」,就可以有了自己的「虛擬個人博物館」。博物館通過遊客被啟發的創建,也可以得到數據,知道最受歡迎的原創文物策展組合是甚麼,到達一定程度,就可以把「民意」變成實物的官方策展,屆時遊客發現自己的天馬行空,也可以改變世界級博物館的策展方式,亦會更用心互動遊覽。

貿易戰之汽車業:由豐田一元專利傳說談起

參看高鐵發展史,以上關於電動車的江湖傳聞,似非空穴來風。中國政府當然亦有政策扶持,在國內推出多項優惠補貼,令電動車迅速普及;對外則實行「電動車外交」,免費或低價將大量電動巴士投放到各大城市,除了搶佔市場、增加曝光,也可以大規模試車,收集行車大數據。收購外國車廠也令中國車廠直接吸收技術,當中做得最成功的要算是吉利,收購富豪汽車後悉心經營,車廠也慢慢壯大,到現在把富豪貨車也收歸旗下,同時也持有不少平治股份。

孟晚舟案:加拿大民間的視角

由於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主義與美國的「大融爐」政策不同,容許、甚至鼓勵新移民保留既有的文化背景,海外華人在加拿大的不少聚集地區,往往反客為主,成為主流文化。筆者在加拿大留學的學生不時分享一些笑話,例如說土生土長的加拿大白人,行經溫哥華烈治文市時,感覺往往如同少數民族,因為不論商店、報紙、電視或電台,都以華語為主,說英語反而難以溝通。某些「文化特色」,在加拿大本土社會,往往亦容易和華人拉上關係,例如去年10月一宗懷疑賂選案,就在烈治文市華人社區瘋傳。無論孟晚舟案的發展如何,針對加拿大華人的暗湧,可能已無聲出現。

阿布達比羅浮宮(二):當傳統被Instagram顛覆

如日前談及,由於阿布達比羅浮宮以主題、而不是按時空策展,當不同時期的非洲神像、基督教神像、佛教神像並列一起,本身就是後現代的mix and match。更能令遊客在Instagram發揮的是,不同展品之間相隔的空間,也可以成為獨特構圖,只要用心設計,可以隨意找到以波斯地毯為背景的羅馬圓柱,或以中世紀文藝復興名畫為背景的伊斯蘭裝飾。博物館主體既然是「文明間的對話」,遊客的主觀心境,通過iPhone,自然也成為對話的組成部份。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