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革命4.0與我們的未來:一個佛系學術創業者的自白

不少朋友發現,我近年陸續建立一個GLOs系列的公司,不經不覺有了一定規模,但始終難以理解「學術」和「創業」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希望在這裏分享對「工業革命4.0時代」如何影響知識份子、教育學習的十大前瞻。所謂「工業革命4.0時代」,就是繼蒸汽機、電力、電腦分別取代勞力密集工作後,人工智能、機械學習、物聯網、大數據、演算式會造成天翻地覆的革命:先取代各行各業的壟斷性中介,再取代傳統精英建立的共識,繼而取代智力密集工作。這時代會完全顛覆現有規則,再信賴任何前人告訴你的工作、保障,都已不設實際。知識份子回應這樣的時代,除了實踐,別無他途。

Featured post

天才兒童1985:三字頭大限前的覺悟

「從前曾自滿/笑前人們落伍/誰人能料最後老大只得這般」...... 常對身邊人說,必須令以上這堆問題,變成non-questions,non-issues。任何非黑白的答案,都不能渡過「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天才兒童1985」這一劫。

Featured post

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

但局中人都明白,一切都是幻影。外間看來的「資本」,反而是一個又一個枷鎖,要做很多無謂的世俗瑣事,去保留那些虛無縹緲的成就感,或不切實際的名利。而其實,它們卻毫無實用價值。

Featured post

從國際關係閱讀修訂《逃犯條例》(中):香港進入新冷戰戰場的九點連鎖效應

此外,還有涉及世界其他地區的一些觀察,篇幅所限,就不詳細列舉。總之,無論「初心」如何,這個案例,將會成為國際關係蝴蝶效應經典教材,一件最初不為任何人注意的事,經過連串失誤,除了逐步發酵為回歸以來最大爭議的本地大事,因為打擊面太大,超越了傳統反對派的同溫層,觸及整個香港商界、保守專業人士階層的憂慮,然後觸動國際神經,配合當下複雜的國際形勢,進而影響了全球地緣政治,一名作行政決策的香港人,有如此國際政治影響力,也是史無前例。已經走不回頭的香港,面對這個國際形勢,已經沒有不調節原有政策的可能,但具體又可以如何?

甲午戰爭的Fake News:古往今來的人性需要

這就是為甚麼甲午戰爭,清廷戰敗,今日被視為歷史定論,但在當時卻流行另一種看法,近年流行的網絡名詞「曼德拉效應」,不就是那麼回事?謊言除了令別人的敵意降低,其實也是出於自身的心理需要。有些事情就像民間故事,以訛傳訛之中,附帶其他社會功能。希臘神話有人物戴上蠟燭翅膀飛翅,最後翅膀因為太接近太陽而溶化墜落。最可怕的也許不是假新聞,而是地球人內心對它的需求,而不自知。

從國際關係閱讀修訂《逃犯條例》:由正和遊戲變成零和遊戲的悲劇,還有出路嗎?(上)

對北京而言,中國在方案沒有在香港的主權原則問題有任何退讓,保住了國家尊嚴,對內可以宣傳港人重視國家主權;對西方(特別是美國)而言,沒有增加任何風險,而得到在港利益的保證,政客商會能邀功,也是多贏。據理解條例並非北京第一天授意,強勢介入確是後期捲入國際勢力之後的事,假如特區政府剛開始時如此佈局,關注的人也不會有多少,修訂的爭議面也很少,那時從結局(4)走回結局(1),理應皆大歡喜。一慟。

「遊戲直播」的國際關係

例如經典的香港獅子山下精神、大學生「四仔主義」,創造了一代人的行動和社會參與方式,但這個觀念影響的一代,自然難以理解另一個規範的受眾。生於苦困年代的人,一般傾向實際地以金額衡量價值,不會讚成自後代夢想成為網絡主播;但對年輕人來說,基本溫飽不成問題,反而「存在感」比其他物質更為奢侈。在網絡得到尊重,進而成為一門產業,可能比起坐寫字樓得到一份僅夠糊口的薪金更快樂,慢慢自然產生截然不同的認同和文化。PewDiePie一開始經營網絡頻道的時候,他的父母極力反對,說「整天坐在家中玩電腦,不會帶給你任何生活」;但當PewDiePie這代人變成中老年之後,這模式卻可能成為主流。玩遊戲、社交媒體,不再必然等於不務正業,而可能是創業、打造個人品牌的賺錢工作,而且還能賺到認同。未來國際秩序,正是這一代人打造的,巨變已經開始,接受了嗎?

Air Astana:哈薩克國家航空的客戶服務

更有趣的是,那位值班的最高負責人,原來沒有權力進行任何應變舉措,無論是升級、賠償、或單純的建議,都必須向哈薩克總部請示。那位負責人不懂俄語,哈薩克總部的官僚不少卻不懂英語,於是他們只能以電郵溝通。當我溫馨提示「今時今日這樣的服務態度,可能帶來災難性後果」,當值人員深表認同,說最好讓多些人知道這家航空公司的作風,因為「類似失誤已不是第一次,他們在前線老是受氣,也很可憐」。

虛擬先人

現在,有不少人會在逝去親友的Facebook帳號悼念死者,Facebook也推出配備AI的紀念工具,方便親友緬懷,進行「虛擬拜山」。在AI科技日新月異下,AI能夠模仿真人對話,作出真人般的情緒反應,模仿言語動作,連逝去已久的黃家駒,也能再現舞台與弟弟擁抱。最近主持《CEO的未來世界》節目時,說過語音辨識技術,能令AI模仿不同歌手、不同曲風作曲,隨時能創作一首「原汁原味」的已故歌星「新歌」。在大家都會在聊天軟件語音對話、全民直播的年代,每個人的聲線及形體動作都紀錄在網,AI對話早已不陌生,各式各樣的聊天機械人chatbot早已普及,iPhone的Siri從過往一板一眼的機械式應答,已有了更人性化的反應。經機械學習,chatbot可模仿出先人的應答,假以時日,更能如人類一般主動對話。不久前,達利博物館通過AI製作了「達利復生」,效果幾可亂真。當人類的一舉一動、一個表情都被網絡收集,AI隨時能完美扮演任何一個人,虛擬先人與後人對話,已不再是天方夜潭。

各走極端的輿論市場:一切從投其所好的演算法開始

真正的解決方法,是人民應該能夠分析新聞可信性,即所謂「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其實應該是通識,而每個人的話語權都增強了,媒體素養亦不應只是知識份子專利,而是所有人都應該涉獵的基礎知識。這一天何時到來,恐怕漫漫長路,就像美國普及教育不可謂不成功,但陰謀論在網絡之盛行,還是如此壯觀。等而下之的地方,要改變現狀,談何容易

穿越萬年對話:《百物看世界》

不久前,台灣剛通過同性婚姻法案,被視為全球平權運動里程碑,展覽也呼應了這部份。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旁邊的,是1966年英國藝術家製作、名叫《平淡的村莊》的蝕刻版畫,主題是兩個赤裸的同性戀男睡在床上。當時英國依然以同性戀為非法(可參考電影《解碼遊戲》天才圖寧的際遇),但平權運動正取得成功,美國則出現了全方位性解放,這版畫正好傳遞了開放與禁忌之間的社會狀態,台灣朋友看來,應該最有感覺。大英博物館另有一件二千年前的羅馬帝國文物《華倫酒杯》,主題是更露骨的同性愛,博物館也一度因為「道德壓力」不敢購入;然而,但這卻不代表羅馬帝國對同性戀完全接受,因為《華倫酒杯》其實是假借希臘時代歷史,塑造一個「同性戀天堂」,如何借古喻今,一如今人。

你會到敘利亞嗎?

至於恢復旅遊業對阿薩德政權而言,是為了粉飾太平、增加收入,還是權貴要以外匯再啟內戰,這也是不易解讀的問題。理論上,敘利亞現在已完全淪為俄羅斯保護國,但也得到了保障,反對派的西方代理人身份同樣難以轉移,剩下來的懸念只能看大國博弈。要是天下太平,逐步回復常態並非不可能,問題是按當今世界局勢推論,這裏依然是代理人戰場,如何維繫一個脆弱的平衡,從而在平衡中繁榮,就像旁邊的貝魯特那樣,在於內,更在於外。其實遠方的東方某小城,又何嘗不是?

性愛機械人:人類未來社會倫理的顛覆?

支持性愛機械人的觀點認為,這科技功德無量,彌補了現在社會的結構性缺憾,例如可以幫助性功能有障礙的人,可以滿足因各種原因無法找到性伴侶的族群,也肯定是一種安全「性行為」,因為機械人不會有性病,連帶人類安全亦能保障,甚或透過性愛機械人控制人口。當然,不少人擔心出現類似「孌童性愛機械人」那樣有違基本道德的產品,恐怕成為「孌童美沙酮」,終究會養出作案者;但反過來說,卻又有論者認為這能保護孌童受害人,起碼好此道者能找到替代品。真相如何,此刻莫衷一是。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