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革命4.0與我們的未來:一個佛系學術創業者的自白

不少朋友發現,我近年陸續建立一個GLOs系列的公司,不經不覺有了一定規模,但始終難以理解「學術」和「創業」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希望在這裏分享對「工業革命4.0時代」如何影響知識份子、教育學習的十大前瞻。所謂「工業革命4.0時代」,就是繼蒸汽機、電力、電腦分別取代勞力密集工作後,人工智能、機械學習、物聯網、大數據、演算式會造成天翻地覆的革命:先取代各行各業的壟斷性中介,再取代傳統精英建立的共識,繼而取代智力密集工作。這時代會完全顛覆現有規則,再信賴任何前人告訴你的工作、保障,都已不設實際。知識份子回應這樣的時代,除了實踐,別無他途。

Featured post

天才兒童1985:三字頭大限前的覺悟

「從前曾自滿/笑前人們落伍/誰人能料最後老大只得這般」...... 常對身邊人說,必須令以上這堆問題,變成non-questions,non-issues。任何非黑白的答案,都不能渡過「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天才兒童1985」這一劫。

Featured post

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

但局中人都明白,一切都是幻影。外間看來的「資本」,反而是一個又一個枷鎖,要做很多無謂的世俗瑣事,去保留那些虛無縹緲的成就感,或不切實際的名利。而其實,它們卻毫無實用價值。

Featured post

意大利前總理的警言:網絡民粹的未來

《脫歐之戰》提到 Dominic Cummings、法拉奇等脫歐派如何借助「劍橋分析」這類大數據公司,一面定點追蹤、挑撥傳統選民的民粹情感,一面發掘過往從未投票的隱形選民,最後據益普索莫里統計,參與脫歐公投的英國選民當中,約有二百萬人於2015年大選時未有投票;另一邊廂,留歐派卻仍然在搞民卷調查、focus group 這類陳舊的選舉工程。舉一反三,大學今天的研究方法論「課程」,要求學生填寫的「道德評審表格」長篇大論、官僚不堪,但在現實世界,大數據公司只要按一個鍵,就能得到傳統學者窮年累月也不能精確了解的落地資訊。究竟近年國際趨勢反映了網絡民粹的勝利,還是傳統精英因為官僚主義的僵化而潰敗,其實心照不宣。

斯里蘭卡恐襲之後:無人機恐襲警報

在這個攻擊和防禦依然存在訊息落差的過渡期,下一波的斯里蘭卡式襲擊,可能不再需要自殺式襲擊者,而變成全機械化攻擊。試想像,假如這次襲擊是採用無人機,可以同步設定的目標可能倍增,屆時帶來的恐慌,只會更大。

斯里蘭卡恐怖襲擊:誰主使?

斯里蘭卡政府聲稱襲擊前收到的警報,關於名叫National Thoweeth Jama'ath的本土激進穆斯林組織。外間對這組織所知極少,只知道根據官方資訊,他們去年策劃了幾宗破壞佛像一類的襲擊,規模不大,關注也有限。這次恐襲幾乎同步進行,除了在首都科倫坡,還有相隔千里的其他城市,說明策劃者要有相當動員力、組織力、溝通力,可比十年前的印度孟買連橫恐襲。這次同樣是襲擊五星級酒店、遊客區,但沒有了脅持人質,卻波及數個城市,打擊面已超出孟買恐襲;可堪比擬的唯有9/11前三年的東非恐襲,相隔千里的肯雅首都內羅比、坦桑尼亞首都三蘭港的美國據點同步遇襲,後證實是蓋達所為,形同宣戰。凡此種種,難免令人擔心這次恐襲是否涉及國外組織。

印度大選:莫迪外交篇

莫迪近年與美國、日本、澳洲聯手推動「印太戰略」,被視為抗衡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不過同時也堅持不參與「印太」的軍事合作,作為自身的迴旋空間。與此同時,印度一直拒絕正式加入「一帶一路」,除了是暗合美國利益,更大考慮還是守住主權底線,確保對國內國族主義者有所交代。莫迪拒絕出席中國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理由就是「中巴經濟走廊」貫穿印巴爭議領土,「侵犯印度主權」;印度多次在聯合國安理會尋求將親巴基斯坦武裝組織「穆罕默德軍」首領阿查爾(Maulana Masood Azhar)列為恐怖份子,均被中國動用否決權否決,這些都是莫迪高調抨擊中國的常見內容,也令他取得不少國族主義者的支持。

印度大選:莫迪的個人崇拜

他執政四年多以來,秉承人民黨一貫的「印度教至上」政策,印度的宗教衝突、私刑暴力都有所增加,當中又以穆斯林和賤民受到最大迫害。當內部矛盾還不足以轉移視線,自然再有外部矛盾出現。較早前,忽然出現的印巴邊境「戰爭」,一時令南亞劍拔弩張,但不少印度人事後卻以陰謀論演繹,懷疑與印度大選息息相關,只是莫迪刻意挑起愛國情緒、爭取「反恐」表現、宣傳捍衛主權的拉票手段。真相如何,不得而知,但空穴來風,始終有因。

登上CNN的「神劇」:《粵劇特朗普》的國際觀

口中說鬥爭、行動上卻渴望和氣生財,這樣矛盾的思維,正是普羅大眾所共有。李居明相信此劇能登陸紐約百老匯,除了因為劇情充滿東方主義想像:文革、忠字舞、江青和洋涇濱英語,還因為特朗普的支持者,也是這樣思考的。美國另類右派Infowar等那些陰謀論網站,天天都是「美國大白人主義傳統文化」與外星人、飛碟、骷顱會、第三次世界大戰等crossover,指導思想表面是鬥爭、實際上卻是利己主義,和《粵劇特朗普》的價值觀,豈非異曲同工?

印度大選:「莫迪經濟學」成功嗎?

印度馬拉松式大選已經開始,共分七個階段,至5月19日結束,民望高企的現任強人總理莫迪爭取連任,最大對手是老牌政黨國大黨的甘地家族後人。這樣的戲碼,是近年典型的民族主義者Vs傳統精英的對決,在美國、歐洲屢見不鮮。雖然執政人民黨近來形勢不佳,上年底的地方選舉連失三邦,印度經濟環境亦未如理想,失業率持續上升,但莫迪作為一個「特朗普式領袖」,依然被普遍看好,充份反映網絡時代的民主操作,已經大不一樣。

當人工智能成為作曲家

在產業化角度,技術支援方自然很希望把技術推廣到下一代;但站在學術角度,自然也有不少要理順之處。例如以上這首主題曲是雷博士通過AI程式作曲,那樣版權屬於他本人、AI供應商,還是AI本身?一首AI製作的「羅文新歌」,是否要經過羅文後人同意?根據目前版權法,超過若干年限的創作不受版權限制,所以不少經典被不斷再版、改版,但假如超過版權限制年限的歌曲,通過AI得到全新生命力,又如何理解?人類作曲和AI作曲之間的界線,又究竟怎麼樣?這就是我們的未來。逃避不了的,除了學習,還能怎樣?

一代資本主義之父:日本新一萬円紙幣的國際政治

在國際社會,澀澤榮一的知名度不及伊藤博文、福澤諭吉等,但在日本人、特別是商界心目中,他是殿堂級的傳奇。根據《日經產業新聞》1983年進行的「日本企業家最崇拜人物」調查,第一位是已成為商場寶鑑的德川家康,第二位就是澀澤榮一。他是由德川幕府時代過渡到明治維新的關鍵人物,出身幕府家臣,病逝時已是昭和時代,一生創辦超過五百間企業,日本的第一間國立銀行、第一間證卷交易所、乃至整個現代化的株式會社制度,可說都是澀澤榮一一手推動。在全球講求初創的今天,重新把澀澤榮一化作日常生活一部份,這也是在鼓舞日本企業家重拾輝煌。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