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迷牆:我們的鏗鏘集

你為什麼看國際版﹖什麼是國際政治﹖為什麼有這個專欄﹖這些問題﹐對一般讀者並不重要﹐但對讀社會科學的人﹐可能溫飽悠關。同一道理﹐假如我們以看戲心態看正上映的大卡士電影《命運迷牆》(Lions for Lambs)﹐應該拂袖離場﹔但假如當它是港台寫實紀錄節目《鏗鏘集》﹐就一切貼身。剔除可有可無的時代背景、小本戰爭場面﹐「電影」不過通過塑造四個人物﹐介紹讀國際政治/社會科學學生的四條典型出路﹐以及各自犧牲的理想和現實。你打算怎樣﹖

出路一﹕從政﹐即Tom Cruise。能學以致用﹐有群眾崇拜快感﹐代價是習慣自欺欺人﹐字字討厭﹐儘管從前有理想﹐後來就變成以包裝理想為生、得到存在價值﹐有民意基礎、卻受有思想的人鄙視﹐結局是淪為政棍。

出路二﹕加入傳媒﹐即Meryl Streep。也能學以致用﹐有設定議題快感﹐代價是受市場和政客操控﹐難以編輯自主﹐從前又是有理想﹐後來也變成以包裝理想為生、得到存在價值﹐卻依然以為站在道德高地﹐結局是淪為報棍。

出路三﹕當教授﹐即Robert Redford。不能學以致用﹐原以為能影響社會﹐後來才發現論文沒人看、大學不重視、學生只談分數、待遇欠佳﹐只剩下春風化雨的快感﹐同樣變成以包裝理想為生、通過影響他人理想得到存在價值﹐結局是淪為學棍。

出路四﹕從商﹐即Andrew Garfield一類明智學生正常情況下走的路。不能學以致用﹐準備當永遠的旁觀者﹐也許和興趣相違背﹐但物質條件豐裕﹐卻要時刻提醒自己要再見理想專心媾女﹐結局是淪為商棍。

人生﹐不應是這樣的。這些「命運」﹐誰不知道﹐算什麼「迷牆」﹖

真正的謎﹐在於在全球化時代﹐為什麼一切還像以往那樣徑渭分明﹖為什麼有理想的記者不能成為有決策能力的媒體總裁﹖為什麼成功商人不能成為知識份子﹖為什麼大學教授沒有能力致富﹖為什麼政客不能直接以真小人面貌出現﹖這些﹐都是電影平面化的偏見﹐都見樹不見林。

諷刺的是﹐我們看得越多鏗鏘集﹐生活越是沒有鏗鏘﹐越是習慣依循套版。於是政客必須西裝筆挺地搞爛gag﹐記者必須以飯局取代採訪﹐教授必須滿腔酸臭﹐商人必須聲色犬馬﹐然後一起在衣香鬢影的盛會交換卡片﹐進化為「社會賢達」——這名詞﹐在民國時代﹐諧音是「社會閒打」。

人生﹐不應是這樣的。

全球化帶來的最大改變﹐在於時空壓縮﹐資訊流動。這除了影響世界經濟、普世價值﹐也影響了人類根本的工作模式﹐催生了同時在不同地方飾演不同角色的「多角人」。對前全球化人來說﹐他們不能接受自己的唯一專長不敵人家的其一專長﹐所以「多角人」就是不務正業。問題是在現代社會﹐不同專長之間的互動﹐正是可以互相挪用的流動資本。魚目混珠的卡片人會因為一無是處﹐更易在所有範疇原形畢露。未來的「命運迷牆」﹐是同一人如何切割不同角色的謎﹐重點是如何劃出角色之間的牆。強調不同專業的舊形象﹐只是舊精英維持舊規則的舊手段而已。

人生﹐不應是這樣的。

明報,2007年11月1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