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迪:東方主義階級運動

看到體育界朋友打趣說,要是有意成為港隊,可以選擇這個最冷門項目,那我們也不妨從新介紹一次。

不少亞運比賽項目不但對西方世界陌生,就是身處亞洲的中國人也難得參與,例如卡巴迪 (kabbadi)。卡巴迪是流行南亞的民間運動,由兩隊對壘,既像中國遊戲「麻鷹捉雞仔」,又有相撲、摔跤乃至瑜伽等元素,運動員要邊走邊喊「卡巴迪、卡巴迪」。卡巴迪通常只有數個國家參賽,又循例由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等南亞國家壟斷,亞運金牌甚至由印度一家獨得,故一直被批評為過分小眾。其實,卡巴迪進入正規比賽有特定的階級含義,也是國際體育平權主義的產品,絕對是亞運近年最明智的投資。

據說,這運動源自四千年前的印度北部,原來只盛行於旁遮普邦(Punjab)一帶,「卡巴迪」就是旁遮普語「閉氣」的意思,後來逐步傳播到今日印度全境,以及巴基斯坦、孟加拉國、斯里蘭卡、緬甸和伊朗等國。由於卡巴迪玩法簡單,無須任何成本和道具,在貧窮的南亞農村大受歡迎。雖然中國沒有什麼人玩卡巴迪,但是卡巴迪總會對在中國拓展這運動還是十分樂觀,原因就是中國的農村也很窮,相信這運動可以得到共鳴。作為全球成本最低的運動之一,卡巴迪登上大雅之堂,就成了一項「階級運動」,足以和馬術、高爾夫球一類需要裝備昂貴、往往由中東王室成員參加的貴族運動相對照。它們在亞運並存,就是亞洲兩極化的最好宣傳。假如卡巴迪被哪個主辦國取締了,南亞國家不一定認為是運動不夠普及,卻可能上綱上線為對貧民體育的歧視。

在金錢因素以外,卡巴迪在南亞流行也符合當地人的體質。卡巴迪既講求步走的輕盈,又需要一定的身體份量應付摔跤類動作,最適合身體矮小、靈活而皮膚較能承受衝擊的南亞人,令這運動變成了南亞的身份認同所在,就像藤球被當成東盟「盟球」。印度和巴基斯坦在1947年分治後,全球首個卡巴迪聯會在1950 年成立於印度,後來亞洲卡巴迪聯會、國際卡巴迪聯會相繼出現。由於南亞各國各宗教、各分離主義派系之間矛盾重重,有時甚至語言也不能溝通,難得有南亞土產的卡巴迪,就成了他們的共同向心力。印度教故事說卡巴迪由一位印度神話悲劇英雄以寡敵眾自衛的故事衍生,佛教故事則說卡巴迪是釋迦牟尼的娛樂方式,真相已不可考,重要的是不會有宗教為卡巴迪爆發衝突。

這運動被照顧,也被看做發達國家對南亞的照顧;孟加拉國等窮國要是沒有卡巴迪,要爭取亞運獎牌機會,還真渺茫。中國對這項運動的平權做法最為明顯:卡巴達引進亞運就是由北京開始,卡巴迪加入女子組又是始於2010年廣州亞運。以這姿態爭取南亞國家的好感,可算是中國體育外交的成功一著。

至於卡巴迪逐步傳向西方,同樣反映了其階級性。由於南亞人力資源過盛,不少西方、西亞國家大量引入南亞人當廉價勞工,卡巴迪也傳播到當地,由於它什麼道具也不需要,傳播起來就挺容易。例如在2006年多哈亞運,雖然卡塔爾人不參與這活動,卡巴迪的會場卻大受歡迎,氣氛比好些常見項目還熱烈,就是因為有大批印巴觀眾進場看比賽。

不過卡巴迪的進一步外傳,特別是要傳到比南亞富裕的地方,就要依靠其它方式,難免被滲入了東方主義色彩。1936年,希特勒的柏林奧運首次將卡巴迪列為表演項目,同時他也選擇了中國武術為表演項目,固然可見這個熱心於尋找西藏神秘力量的獨裁者醉心東方文化,但也可見卡巴迪和武術原來被當做差不多的東方奇術。自此西方人都像希特勒那樣,只因為好奇、獵奇,才把卡巴迪當回事。何況傳統的卡巴迪並沒有劃一規則,但運動員習慣都不是今天亞運的樣子,而是赤裸上身,有時會塗上精油或泥濘方便比賽,整幅圖畫符合西方對東方野蠻部落社會的猜想。

弔詭的是,儘管卡巴迪在南亞受歡迎,一流的職業卡巴迪運動員更是平民偶像,但印度中央政府卻沒有全力推動卡巴迪國際化,它致力普及的是殖民時代遺留的板球、曲棍球,最落力推廣的反而是一些印度地方政府。也許不能明言的原因之一,就是卡巴迪在印度內部也不是劃一性地受歡迎,不過它是旁遮普邦的官方「邦技」,也盛行在南部泰米爾納德邦(TamilNadu),偏偏這些地方都是中央政府眼中的敏感地方:旁遮普邦是錫克教大本營,也是其中一個爭取脫離印度的邦;暗殺印度前總理甘地夫人的凶手,就是貼身衛隊內爭取「旁獨」的錫克教徒。至於泰米爾納德,則是對岸斯里蘭卡泰米爾之虎游擊隊的後台。2010年主辦卡巴迪世界盃的,正是旁遮普邦。

《亞洲政治運動場》,2010年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