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德人喜愛天體運動之謎

筆者剛到過柏林的「東德博物館」﹐顧名思義﹐它自然是介紹共產政權統治下的東德人民生活﹐其中一個角落展示了東德的天體運動文化﹐和一般人心目中共產政權的封閉、保守形象大相徑庭﹐十分值得一遊。

天體運動文化由來已久﹐例如古希臘的奧林匹克運動會都是天體進行﹐相信大家也耳熟能詳。不過東德的天體熱卻是出乎意料的﹕根據博物館介紹﹐五個東德人當中﹐就有四個曾經裸泳﹐而只有1/10人抗拒天體。東德人一家大小、青年學生的假期活動﹐就是集體到天體營打網球﹐或到天體海灘裸泳、划獨木舟﹐可謂日常生活不能取代的一部分﹐穿衣服的反而被當作不正常。與此同時﹐資本主義的西德一方則相對保守﹐前西德人至今對前東德的天體文化甚有保留。

東德天體運動的興起﹐自然有其社會背景。據說東德政府原來是希望禁止天體運動的﹐一來天體運動大盛於一戰後的魏瑪共和時代﹐納粹初年曾加以反對﹐但後來也改為提倡天體鍛煉體魄﹐希特拉也是男體愛好者﹐令這成了一些共產主義者眼中的「腐敗運動」。二來有官員擔心天體會製造精神污染﹐文化部長曾企圖進行「保護國家眼睛運動」取締天體。不過不少東德政府中人也是天體愛好者﹐在他們疏通下﹐東德在1956年﹐正式出現了第一批官方認可的天體海灘﹐自此天體熱一發不可收拾。對東德人來說﹐面對共產政權的高壓﹐全身赤裸地運動﹐才是真正的「無階級社會」﹐這也成了他們逃避壓逼、宣示自由的暗號。何況東德人民出國旅行的選擇不多﹐在守衛森嚴、嚴防國民「投奔自由」的國內﹐製造天體運動的勝地景點﹐似乎也可加強國民的向心力。

東德政府也逐漸發現﹐讓人民沉默地天體式「抗爭」﹐總好過讓他們搞政治抗爭﹐於是開始對天體運動推波助瀾。1971年﹐昂立克上台成為東德最高領袖﹐宣佈新政策﹐聲稱「凡是文化藝術的都沒有底線」﹐進一步令公開裸體成為時尚﹐天體俱樂部大舉進軍全國各地﹐男女學生畢業時都有拍裸照的傳統﹐國營電視臺也會派出全裸主播到天體海灘﹐教導國民參加天體活動的應注意事項。1987年﹐昂立克舉行閱兵儀式時﹐甚至檢閱了一車天體運動者﹐這在世界各國都是不可想象的。有趣的是﹐這也成了東德當局自稱比西德更「開放」的理據﹐證明了東德也有自己的優勢﹐人民自信展示胴體則被演繹為國家進步發展的象徵。當東德權貴都接受天體運動﹐與群眾「打成一片」﹐也許對減低階級矛盾有一定幫助﹐亦未可知。至於東德的天體運動營﹐則成了吸引遊客的國家特色。

至於天體運動與性解放之間有沒有必然關係﹐則言人人殊﹐最詳細的學術研究﹐可參見英國布里斯托大學女歷史學者Josie McLellan在2007年發表於《現代歷史期刊》的論文﹕「社會主義國家的胴體﹕東德天體主義由禁止到興盛」。根據她的研究﹐東德天體運動的最大特色、和西方天體運動的最大不同之處﹐就是天體和穿衣服運動之間的界線十分模糊﹐天體絕非局限在天體營﹐而是在社會無處不在﹐政治意識濃厚。東德人似乎只是希望用這方式暗示東德「動物農莊」存在的不平等﹐並且宣示他們在極權國家﹐也有無可取代的天賦人權﹐與性解放的關係有限。何況在個人生活層面﹐東德政權從來沒有給予太大性壓抑﹐對濫藥、濫交、搖滾樂等都默許﹐墮胎、未婚產子、離婚比率等都居于東歐國家第一位﹐不同文革時代的中國﹐把一切當作資本階級的腐敗。

兩德統一後﹐其中一個最大的隔膜﹐就是對天體運動文化的處理。東德人習慣了展示自己的胴體﹐會將全家的陳年天體照拿出來招呼朋友﹐西德人則較為內斂﹐認為社會應有明確的天體邊境﹐認為前東德的文化只反映其落後。無論如何﹐一些前東德時代的天體海灘﹐已成了世界各國天體愛好者的朝聖地﹐這可能是東德留給世界最持久的遺產。

Sportsoho,2011年8月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