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

我博士畢業前,和其他博士候選人一樣,一面寫論文,一面在大學教part-time。

她曾是我的助教。理論上。

第一次見面時,只有一個感覺:噢,原來中大真的如此樸素。

還有的印象,就是想不到碩士生還會走可愛路線,還會叫自己「Bon Bon」。

她卻約我在旺角相見。明顯心有所圖。

那時候,我是打算隨時回英國的,原來沒有打算深入認識助教。但由於她在影印、派卷的同時,也會無緣無故的加班或減班,或在萬聖節的課堂堅持扮巫婆, 很難不勾起我的求知慾。

我告訴自己,我需要一個答案,才離開。

結果,我有了答案。就沒有離開了。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