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冬奧四環:俄式幽默

在索契冬季奧運會(冬奧)閉幕禮中,俄羅斯故意重演開幕禮的雪花燈光表演失誤,讓舞者排出「奧運五環變四環」的造型,再把第五環張開,宣示完美結局。這一自嘲和自信的表現,贏盡世界各地媒體掌聲,連對今屆冬奧高度犬儒的主流西方媒體也一致讚好;圖片在筆者Facebook(fb)專頁張貼二十四小時內,就獲得近四千個「Like」。

丕皮的恐怖主義理論與香港

但這就算成立,也沒有很大的延伸價值,像我們就算發現「七成自殺式襲擊者來自中產家庭」(或討厭Hello Kitty),或能證明「恐襲者也是常人」,卻不能論證「中產滋生恐怖主義」或「討厭Hello Kitty導致恐怖主義」,除非能找出全球反Hello Kitty的人為基數、找出有效樣本,並證明他們滋生自殺式恐襲的可能性,比其他群體顯著地高。

塞班島雙非嬰:歷史的漏洞

較可行的是行政措施:由於塞班島只有一家醫院,設備有限,決定是否接受雙非父母的產子預約十分容易,當地也開始杜絕孕婦入境。這些舉措,似曾相識,說不定塞班島向香港取經,亦未可知。

捷克蘇台德區與南海:慕尼克協定的借古諷今

希特拉要求併吞蘇台德區,在該區確是有極高「民意基礎」。蘇台德區併入德國後,甚至是全國最支持納粹的地方之一。到了二戰後捷克復國,幾乎把全體蘇台德區德人驅逐出境,並立法禁止再使用「蘇台德區」此歷史名詞,自此「蘇台德問題」才完全落幕。

艾理森的「修昔底德陷阱」:俄羅斯篇

普京明智之處,就是讓俄國完全超脫相關討論,陷阱有也好、沒有也好,都不冒任何風險。在此指導思想下,普京對美方並不賣賬,有足夠自信不理會西方雜音,但又堅持不跟華府鬧翻,在反恐一類議題緊密配合,對美國「重返亞太」牽制中國其實也局部認同。

香港能制裁菲律賓嗎?《馬格尼茨基法案》的啟示

馬格尼茨基是一名俄國律師,因揭露一宗貪腐案被捕入獄,最後在獄中被虐打致死。虐打致死的事實,曾被莫斯科任命的人權委員會證實,但後來根據官方調查,馬格尼茨基變成死於心臟病。案件變成西方高度關注的醜聞,也給予西方借題發揮的機會,令美國國會在二○一二年通過《法案》,在俄國入世、兩國貿易關係正常化的同時,對涉及馬格尼茨基案的俄方公職人員制裁,包括禁止相關人士進入美國,並凍結他們在美資產。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