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旅遊部長會議@澳門

北京「沒收」香港的APEC財長會議主辦權,卻繼續讓澳門主辦APEC旅遊部長會議,連日期也沒有更改,不少評論認為這是「賞善罰惡」,對澳門一早「人心回歸」的肯定。無論北京心意如何,單論澳門,這倒是一個國際機遇。

澳門雖然與香港同為特區,但由於葡萄牙和英國殖民政策的差異,以往並沒有主動參加太多國際組織。不要說APEC,澳門就是連奧運也參加不了,因為在澳門考慮加入時,國際奧委會已改例,只接納國家為新成員。澳門在九十年代也曾提出加入APEC,但後來不了了之,不過也在二○○一年開始,以「嘉賓經濟體」身份,參加了APEC的四個工作組會議。今年,也許機會來了。

不可與財長會議相提並論

這次的旅遊部長會議,理論上,算是首次有APEC會議在「非APEC經濟體成員」召開,給了澳門大量機會去介紹自己的獨特性和進行雙邊會談。其實,APEC旅遊部長會議根本不能和財長會議相提並論,後者是每年常設的部長級年會,前者卻是不定期舉行的專業領域部長級會議,說得好聽點是「有需要時才開」,說得直接點是「可有可無」。

北京讓澳門主辦這會議,不見得是APEC有這方面的需要,刻意讓澳門走進國際舞台、淡化澳門作為「賭業單一經濟體」的用心,明顯不過。

對澳門更幸運的是,假如APEC財長會議同步在香港舉行,兩地處理示威的手法,難免顯示澳門未符合國際水平,但現在只須和北京比較,就沒有壓力了。

除了主辦一個旅遊會議,北京也可通過東道主身份,協助澳門加入APEC。北京是否有意如此,在APEC領導人會議的安排就可見一二:澳門特首崔世安會否獲邀出席?如出席,是作為中國地方領導,還是「其他經濟體領袖」?《新華澳報》曾多次建議,北京應邀請崔世安以「觀察員」或「特邀嘉賓」身份出席APEC峰會。假如崔世安真的獲邀,親自向各地領袖「拉票」,效果就更為直接。

問題是,APEC亦不時有擴張的聲音,但涉及複雜的地緣角力,曾長期凍結新會員申請(凍結期剛剛屆滿)。假如澳門加入,大中華地區兩岸四地變相有四票,中國影響力增加,難免令其他國家不滿。因此,北京可考慮「一籃子」解決,例如支持美國屬土關島也以「經濟體」身份加入,作為平衡。

我們也許以為,就算澳門成功加入APEC,只會對其自身經濟有所影響,不值得關注。其實,這也會有外交層面的含義,例如讓澳門成為亞太經濟體和葡語國家的中介,這是其他APEC成員難以取代的。目前在拉丁美洲,APEC成員只有秘魯、智利,而拉美一直由相信自由貿易的「太平洋集團」和以巴西為代表、強調政府角色的「大西洋集團」對壘,加入了澳門,卻令太平洋集團多了和葡語巴西溝通的渠道。

澳門和亞太博彩業的互動,通過APEC,亦多了一個平台。只要北京活用澳門為國際關係「白手套」,利用價值還多着呢。

至於真正操作的是「澳門人」還是「新澳門人」,卻是後話了。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3月3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