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高潮:巴西的反世界盃熱

巴西世界盃開幕前,全國爆發連串反世盃示威,前球王比利、朗拿度等忽然成為「人民公敵」。有關「反世界盃熱」的成因已有眾多文章探討,一般歸因於社會矛盾激化、經濟發展失衡,但這是否問題之全部?似乎並非這麼簡單。

當然,民生問題確是示威的導火線。對此,前《南風窗》編輯趙靈敏的文章有詳細介紹。當大家閱讀巴西的數據,剛超過英國成全球第六大經濟體、生活成本甚至高於美國,但全國6%人口住在貧民窟,世盃超支是上屆的3倍,開支則幾乎等同全年教育經費……從一鱗半爪,亦能感受「富巴西」和「窮巴西」之差異。

然而,巴西政府並非毫無回應,自從去年主辦洲際國家盃爆發大型示威,當局也提升了教育與醫療開支,但群眾並不滿意,因示威並非跟隨單純的「有困難、要解決」公式,而是反映當地「一籃子」結構性問題。

例如世盃比賽場地爛尾,在遊客眼中說明巴西力不從心,但當地人看在眼內是想到貪污「文化」,因和世盃有關的發展項目,多由與政府關係密切的發展商壟斷,預算超支也被懷疑中飽私囊。巴西總統羅塞夫以反貪為競選口號,群眾自然藉機在盛事前施壓。總統稱相關開支是為全巴西人民帶來新基建,但對巴西國民而言,九流體育館也能產生一流運動員,自然情願有一流公共醫療和教育,且這些基建也不像可刺激經濟。

矛盾重重 挑戰嚴峻

至於何以巴西經濟起飛前,主辦世盃反而無出事,除了因「先富起來」的一群製造更多矛盾,也因全球化令世盃變成跨國企業壟斷的天堂。相較下,一般巴西草根品牌與街頭小販,就不易與民同樂,也難分享世盃帶來的商機。要是沒錢賺,足球就不再帶來快樂。

巴西作為地區大國,隨近年急速發展,也一直面對內部分裂的問題。例如土著一直是受壓迫的一群,但也有爭取獨立、或起碼是大規模自治的潛能,尤其與環保議題結合,更易獲國際聲援。於是不少土著團體利用世盃的機會示威,冀登上國際舞台,為的不是純粹援助,而是包括結構性平權。

巴西另一批國中之國是貧民窟,那裏由不同黑幫「管理」,電影《無主之城》(City of God)對此有詳實描述。貧民窟民眾對警察信任有限,認為他們和黑幫只是「分工合作」,承擔不同角色。這次巴西政府以「世界盃反恐」之名嚴打貧民窟治安,也激起地下秩序的矛盾。巧合是,力撐巴西世盃、近年行為相當「建制」的前球王比利,卻剛有兒子被裁定販毒罪成,更令被打壓的一方振振有詞,乘機「抽水」,指建制派與黑幫是一丘之貉,只是利用盛事爭地盤。

其實種種深層次矛盾,在近年接連舉行盛事、同屬金磚五國的中國也存在,只是中國以「符合國情」方式壓下了,不像巴西的矛盾展現世人面前。當巴西各階層與利益集團發現在世盃示威能「成功爭取」,在2016年奧運前後,料會有更精密部署,那一波挑戰或更嚴峻。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6月6日

延伸閱讀:巴西學者哥斯達教授:巴西足球大不如前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