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名宿烏茲別克中伏記

本屆世界盃有不少國家差點首次打入決賽周,卻在最後關頭功虧一簣,例如歐洲的冰島、非洲的布基納法索及亞洲的烏茲別克。在亞洲區最後十強,烏茲別克和南韓在小組同分,只以一球得失球之差未能出線。若這個不為人熟悉的中亞國家晉身三十二強又會怎樣?

資深球迷對烏茲別克或有一些印象,因該國是前蘇聯分裂出來的中亞五國中最強一隊,獨立後首次參加亞運便奪足球金牌,決賽擊敗的正是中國。但對研究中亞的學者而言,「烏茲別克足球」卻另有政治含義。

該國的國家隊主力大多來自聯賽冠軍常客、首都塔什干的豪門球會賓約哥(FC Bunyodkor)。此球會在二○○五年改名、二○○七年才升班,自此卻壟斷聯賽,自然內有玄機,因斥巨資購買和改造賓約哥的神秘公司Zeromax,幕後老闆正是烏茲別克總統卡里莫夫的女兒古爾納拉(Gulnara Karimov)。西班牙《國家報》對她的描述,最能說明此人真正身份,該報稱她是「戴安娜王妃、佩林、邦女郎、動畫的地獄Cruella和她父親右臂的混合體。」《金融時報》對她也曾詳細介紹,當然都是負面的。在國內,據說她有「全國最討厭的女人」之惡譽。

賓約哥的「氣運」,有點像俄羅斯油王艾巴莫域治入主後的英超球會車路士,但捲入的漩渦更複雜。卡里莫夫是世上最後的獨裁者之一,烏茲別克一九九一年獨立以來執政至今,家族長期被指貪污,但國內資源豐富,成了他維繫政權最大憑藉。

在此「家天下」國度,古爾納拉原被視為潛在接班人之一,父親把她作為外交家、名媛來培養,曾讓其擔任駐聯合國與西班牙大使,主要慈善團體和家族生意都讓她經手。古爾納拉希望通過足球,建立在國民心目中的形象,故賓約哥不但在聯賽無可挑戰,也在國際球壇名聲暴發。

與巴西球星瓜葛甚深

二○○八年,該球會以八萬鎊周薪簽入已臨近退休的巴西球王李華度,不久再買下其他四名巴西球星,又任命另一前巴西球王薛高為主教練;薛高走後,接手的又是巴西名帥,這次赫然是史高拉利,也就是今天巴西國家隊教練,他前後執教十一個月,薪酬高達一千一百萬歐羅。

奇事卻發生在史高拉利時代,古爾納拉的公司Zeromax忽然宣布「破產」,觀乎這公司背景,除非國家滅亡,否則不會自然倒閉。一般相信破產原因,是一些非法業務曝光,為免連累政權,才要金蟬脫殼。為了證實破產,賓約哥也要「交戲」,李華度等球星的天價合約紛紛爛尾收場。這些巴西球星在烏茲別克雖獲財富,但失去尊嚴。據「維基解密」引述史高拉利透露,他們曾要故意輸掉比賽去配合權貴賭波,例如在某場比賽,球證於首十分鐘就把全部巴西外援紅牌罰離場,賽後他向史高拉利道歉,說不希望全家被害。

現在賓約哥獲另一些國營公司支持,雖不再大規模炫富,但繼續壟斷國內球壇。古爾納拉則行蹤成謎,因她「經營失當」並流露急於接班的野心,據說已被父親「雙規」,勢力正瓦解,不久前甚至要寫親筆信到國際社會求救,詳見英國廣播公司月前報道。

烏茲別克國家隊要是晉身決賽,走到瓜葛甚深的巴西,究竟會被卡里莫夫家族視作國家光榮,還是被當作卡里莫夫千金的「反動工具」?它會給予烏茲別克政府國際資本,還是令國內種種醜聞暴露?這些都有可能。可惜該國就是在外圍賽比南韓少入一球,這些劇情只能在平行時空出現了。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6月24日

延伸閱讀:烏茲別克:絲路第一古國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