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卡塔爾世界盃:應取消嗎?

本屆世界盃決賽周期間,除了上映正場比賽,背後還有更精彩的暗戰,主角是醜聞纏身卻希望連任的國際足協主席白禮達,而卡塔爾獲二○二二年世盃主辦權則成為暗戰主戰場。一般人不怎麼關心誰是國際足協主席,但大多對卡塔爾爆冷奪主辦權感到不可思議,值得在權力政治的角度外,認真探討其主辦權應否被取消。

卡塔爾獲主辦權後一個月,筆者剛好在當地,實在不容易感受到「成功爭取」的喜悅,當時就想究竟是否出了錯,而這些年來對「出了錯」這判斷只有愈來愈肯定。

雖然卡塔爾當局再三保證,其研發的「全天候冷氣球場」令比賽球員不用擔心攝氏五十度的瘋狂高溫,但夏天到過當地的人會明白,關鍵不是球場內,而是整個地方。就算球員比賽、訓練與休息的地方全部有冷氣供應,交通則有冷氣巴士,可毫不接觸自然氣溫,但對一般球迷而言這是不可能的。要是真的可能,卻代表世盃的一切完全在一個人工城內進行,好比一個密室,只要發生小型恐襲便會一切癱瘓,怎樣說也並不理想。

國際足協挑選主辦國的基準,表面上包括在不同地方推廣足球,因此才一度有各州輪流主辦的政策,後來政策取消,但畢竟重視主辦國裏「人」的元素。要是一個地方的居民毫不喜歡足球,盛事也不可能有氣氛。

但在卡塔爾舉行世盃,恐怕難以帶動足球在中東的發展,因上述「威尼斯人式」設備,只能由各大品牌壟斷,消費不是中產以下的民眾可負擔。鄰近地區的窮人到卡塔爾,就得忍受五十度的天氣住廉價地方,結果只會令活動淪為一個階級盛事。缺少平民百姓參與,即使近在咫尺,也不會感受到世盃便在身旁舉行,除非卡塔爾政府宣布讓所有參與建設的外勞免費觀賞,這才或可彌補缺憾。

國家球會化 欠人文關懷

同樣值得思考的是,國際足協是否鼓勵卡塔爾這類「國家隊」的組成。雖然不少國家都有大量歸化球員,這也屬全球化時代普遍現象,但相關球員通常是移民後裔落地生根。卡塔爾這類國家卻人口極少,要在體育項目爭取成績,只能直接邀請運動員以優才身份入籍,本質上與商業球會的買賣毫無分別。選擇入籍的「外援」,也不會基於對卡塔爾的歸屬感而歸化,只會考慮整個「package」;至於比賽後是否留在「國家」,更無關宏旨。

說到底,國際足協始終把足球與民族主義掛鈎,否則也不用強調以國家為單位,不用拒絕大量非獨立地方的會員申請,也不用連波斯尼亞足總由三族輪換主席這樣的「違反正常國家行為」也要干涉。

世盃舉行初年,希特拉與墨索里尼以滅人國、強徵兵等方式吸納球員,遭廣泛批評,「卡塔爾模式」是「國家球會化」,雖為和平演變,衝擊同樣可大可小。要是有一天,微軟和某窮國達成協議,買斷一塊土地「立國」,並以經營球會的方式請球星入籍「微軟國家隊」,其他國家會怎回應?卡塔爾國王其實就是蓋茨,主辦世盃是為了打造公司(國家)品牌,對人文關懷的元素最不重視。要是其申辦過程真的涉貪,發還重新投標已是最好的下台階。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6月26日

延伸閱讀:2026:世界盃國家隊「大移洲」?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