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拉圭朝野何以同情蘇亞雷斯咬人?

烏拉圭球星蘇亞雷斯因為在世界盃比賽咬意大利球員,成為全球風雲人物。假如這發生在其他國家,相信難逃一片譴責,但烏拉圭舉國上下卻力挺蘇亞雷斯,連總統穆希卡也以語言偽術表示「我看不到他咬人」。背後的原因,其實不難找到國際關係解讀。

烏拉圭原住民查魯亞人(Charrua)雖然幾乎被西班牙殖民者滅絕,但烏拉圭依然以查魯亞永不言敗的戰鬥精神為國魂,也就是所謂「查魯亞之爪」,烏拉圭足球隊就是以此為別稱。烏拉圭立國後也並非風平浪靜,一度被兩大南美強國巴西、阿根廷夾擊,養成了小國寡民的被迫害情結。相對於其他南美國家,足球是烏拉圭唯一能登上大雅之堂的項目,而且還是南美足球祖先,事源在19世紀,英國以烏拉圭制衡巴西、阿根廷,派英格蘭工人到烏拉圭建設,無意中製造了南美首個足球王國。這三重原因,令足球在烏拉圭得到遠超一般體育的社會地位。

與此同時,蘇亞雷斯還象徵著階級情結。他上次因為咬人被罰停賽,已得到國內球迷以「查魯亞之爪」巨型橫額支持打氣,烏拉圭人認為他在球場上咬人、施以「上帝之手」,代表了不惜一切的爭勝心,這才是真正的「尊重」比賽,因為其他身嬌肉貴的富豪球星,根本不會為了勝利「去到咁盡」。雖然個別風格不同的烏拉圭球員(例如科蘭)認為這精神被曲解,但客觀而言,烏拉圭足球長期被稱為「南美爛仔」,部分確源於此。

蘇亞雷斯由街童晉身富豪球星行列的勵志故事,也是烏拉圭人向上流的樣板。烏拉圭足球發達,國內各級球會極多,往往一條龍培訓,然後輸出鄰國,但球星搖籃卻是在街頭,而街頭比賽不可能沒有粗野動作,也不可能沒有街頭智慧。這個上流夢,掩蓋了社會諸多黑暗面,令烏拉圭人得到一定向心力。他們認為,蘇亞雷斯「不忘本」,保留了率真的一面,也代表打破富豪球會培訓的壟斷。說到底,烏拉圭足球近年重返「列強」行列,與上屆世界盃得到殿軍關係至巨,而這又完全因為蘇亞雷斯的「上帝之手」才能出現。此後烏拉圭球員更搶手,也更自信,因此對烏拉圭而言,蘇亞雷斯絕對是英雄,不會因咬人而改變。

至於連總統也支持蘇亞雷斯,則涉及另一重計算。這位總統不是等閒之輩,他在軍政府獨裁管治期間做過政治犯,當選後被稱為「全球最窮的元首」,不但拒絕入住總統官邸、繼續住在農舍,還每月捐出九成薪金給慈善團體,令他贏盡清譽,也為烏拉圭得到認同。無論是真心還是假意,都可見穆希卡對個人形象建構頗有心得,也深知國際輿論的重要性,自然知道維護蘇亞雷斯,會在國際社會成為獨夫。

但他還是要發聲,因為蘇亞雷斯被「妖魔化」除了打擊國民士氣,也可能影響到烏拉圭社會的「足球維穩」體系。對烏拉圭人而言,蘇亞雷斯咬人不過是投入、「騎呢」,論傷害程度,還不及好些紅牌行為,更不及國際足協疑似受賄。假如烏拉圭政府沒有表態,等於默許國際社會「雙重標準」,幾乎就是「烏奸」了。所以烏拉圭唯有爭取話語權,把蘇亞雷斯的行為演繹為「另一種競技精神」,才得以說服國內無數窮苦青年繼續以現有方式生存下去。烏拉圭政府是否力挺他們的英雄,已成為國家「維穩」的大事了。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6月30日

延伸閱讀:南巴西獨立公投Vs緩衝國烏拉圭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