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俄羅斯世界盃會發生什麼?

2014年世界盃塵埃落定,是時候前瞻未來。巧合的是,2010年、2014年與2018年三屆世盃都在金磚國家舉行,相信到2018年俄羅斯世盃,只會比巴西的更空前政治化。

2018年為俄國選舉年,如無意外,普京應該又會「競選」連任。以「全才」形象示人的普京雖不是標準球迷,但深明足球公關之道,在本屆世盃決賽出人意表地觀戰,即可見一斑。相較下,總理梅德韋傑夫的足球情結要深得多,其支持隊伍是聖彼得堡辛尼特(FC Zenit),他擔任俄羅斯天然氣董事長時,就令俄氣成為辛尼特贊助商。

透過盛事推廣愛國主義、宣傳政績工程與建構大國形象,一直是普京政權的板斧,今年索契冬奧的天價預算、超支爭議及好大喜功,相信會全部在2018年世盃重現一次。西方媒體會一如所料批評俄國貪腐、集權與反同性戀等等,俄方則大可自居受害人說西方雙重標準,這類劇情都已成為常規,相信不會出乎意料之外。

較為有變數的,是俄國如何控制球場秩序。近年,當地聯賽入座率愈來愈低,甚至比英國第二級聯賽英冠更低,一大原因是足球流氓主導觀眾席,流失了一家大小的觀眾,且流氓對非白人的種族歧視傾向頗嚴重,科特迪瓦球星耶耶托尼就因此提議杯葛俄國世盃。

俄方不久前為此通過《球迷法》,把「在體育賽事期間威脅他人」定為犯罪行為,並制定球場流氓黑名單,「順帶」制定不少附加新政,例如攜帶以外語書寫的橫額須球場認可。屆時如何執法,除了針對流氓,還要顧及人權,更要顧及反恐,一切得看當時有多彈性。

球隊表現或構政治危機

究竟一般俄國民眾對世盃有多狂熱,也是另一疑問。俄國足球近年給人的印象,便是淪為「官商合謀」棋子,與一般人距離愈來愈遠。當地不少富豪大舉投資國內外足球,確實令一些球隊戰績提升,但高得和球技不相符的薪金,一來令本國球員失去出國動力,二來也使來投外援充斥不少高峰期後名大於實的老將,三來「權貴玩伴」的感覺,常令人有打假波的聯想,間接令國家隊表現持續不濟。對上一代人而言,昔日蘇聯國家隊不受物質誘惑,曾獲歐洲國家盃的輝煌,與今日對比可說差天共地。

故此,俄國隊的表現,可能比其他主辦國國家隊更影響整個賽事的成敗。自從蘇聯解體,俄國在世盃成績甚差,三次未能出線、三次小組出局,情況幾乎和伊朗國家隊一樣,與俄國人的「大國」期望自然大相徑庭。由於世盃不像冬奧,只有單一焦點,國家隊表現格外舉足輕重。

當然,普京權力應該穩固,不會直接受球隊表現影響,但假如2018年俄國也是首圈出局且出現其他醜聞,必招來對整個俄國球壇的收入和成績不成正比之批評,進而質疑國家資源分配不夠照顧一般百姓,對執政將近二十年的普京集團或是難以評估的危機。須知阿拉伯之春的受影響國家,政權大多是長期連續執政,雖不一定完全獨裁,但人民求變之心多少存在。何況在俄國這樣的國家,反對派又有什麼比「選舉年世界盃」更能利用的政潮爆發點呢?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7月18日

延伸閱讀:2018世界盃:普京或成最大贏家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