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應上英國歷代首相郵票榜?

英國首次推出一套八款「歷代首相」紀念郵票,除了引起全球集郵迷注意,誰入選、誰落選,也成為當地民眾關心的「政治問題」。入選的八人自都是一代名相,但也明顯有政治平衡的考慮。

芬蘭化:「袋住先」兩面睇

但在芬蘭本部,輕言「芬蘭化」,卻代表西方的涼薄。芬蘭人認為,為捍衛獨立、民主,已付出極多,絕非不夠勇武的懦夫。一場冬季戰爭就死傷七萬人,再一場繼續戰爭又死傷七萬人,今日芬蘭人口還不過五百多萬,尚不及香港,又有多少個七萬可消耗?打不過蘇聯,美英援助口惠實不至,國際輿論置之不顧,就是顧,莫斯科也不在乎,還在磨刀霍霍,令他們深信,「芬蘭化」已是最好的選擇,否則淪為蘇聯加盟共和國,看看邊界外的「蘇維埃芬蘭」,就後悔莫及。

赤柬殺人集團:反思左翼知識分子

赤柬前高層喬森潘與農謝因政權屠殺二百萬人的暴行,被判終身監禁,令世人再次勾起對那恐怖政權的回憶。赤柬領導層幾乎一律受過高等教育的留法高材生,有教授、博士銜頭的大不乏人,教育水平遠超立國時代的蘇共、中共、越共。正是這批人,高度仇視知識分子,執政後差不多把全國精英殺光。

你懷念蘇聯嗎?

中、老年人的另一不滿,在於新時代改變了人口結構,有能力的年輕人都爭先出國,剩下「被淘汰」的一群在國內,原來提倡的什麼社區互助、家庭價值均蕩然無存。連帶作為社會樞紐的宗教,在不再受被打壓後,反而同樣喪失維繫家庭、維繫社會的價值,表面的復興,卻變成為政權的夥伴。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