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柬殺人集團:反思左翼知識分子

赤柬前高層喬森潘與農謝因政權屠殺二百萬人的暴行,被判終身監禁,令世人再次勾起對那恐怖政權的回憶。赤柬領導層幾乎一律受過高等教育的留法高材生,有教授、博士銜頭的大不乏人,教育水平遠超立國時代的蘇共、中共、越共。正是這批人,高度仇視知識分子,執政後差不多把全國精英殺光。

法國殖民管治印度支那時,有政策提供獎學金給尖子深造,喬森潘便是拿獎學金就讀巴黎大學與蒙彼利埃大學,獲政治經濟學博士學位,論文以依附理論(Dependency Theory)講述柬埔寨經濟和工業發展,回國後成為金邊大學法學教授,並創辦法語左翼刊物《觀察家報》。喬森潘溫文爾雅,有「柬埔寨周恩來」之稱,訪問過他的青年都被其風範折服。

巴黎大學經濟學博士胡榮也是赤柬高層,論文研究柬埔寨農民與現代化,主張國家發展無須經過城市化、工業化階段,赤柬建政後用了他的理論,他卻被清洗了。另一名被清洗的高層符寧也在巴黎讀法律,其學識曾得國王西哈努克賞識。赤柬秘密警察之父、國防部長宋先則在巴黎讀教育,回國後成為金邊大學教育學院院長,培訓「老師」;其妻雲雅特則為教育部長,昔日同為教育學院老師。

思想走偏鋒忽視人性

審訊的唯一女被告英蒂迪,在法國名校索邦大學修讀英國文學,研究莎士比亞,是柬埔寨這法語系國家的首位英國文學學位持有人,回國後任教授,創立英語學校,堪稱一代才女,年前以老人癡呆逃過審訊。其丈夫兼去年過世的英薩利是赤柬外長,留法時與英蒂迪結婚,以私人交情邀請大批留法精英回國,卻把他們送到集中營。

其中一名被請回國的是現任副總理兼外長何南豐,他是巴黎大學法學碩士,並在國際關係名校IEEI外交系畢業。官方指他被關進集中營,但根據《維基解密》,他是獄長才得以保命,而為其否認。

英蒂迪的姐姐喬波那利亦留法,讀高棉文學,回國後當老師,在法國國慶日和另一留法知識分子結婚,那就是後來的赤柬領袖波爾布特。上述四人合稱「赤柬四人幫」。波爾布特成績不佳,但回國後足以教授法國文學和歷史,被他軟禁折磨的西哈努克承認,其法式優雅令人難忘。

不厭其詳介紹這些人,無非說明他們並非普通知識分子,而是代表整個國家整代人的最優秀精英,被全國寄予厚望。他們有使命感,深感要創一番大事業才不負所學。他們甚至有國際聲望,一些左翼學者在赤柬暴行被揭發後,還為其唱讚歌,最著名的是美國左翼大師喬姆斯基(Noam Chomsky)。

問題是,這些學術精英雖研究群眾,搞經濟理論,愛政治哲學,赤柬政權叫「民主」柬埔寨,但其實十分「離地」,並非從基層打滾出來,靠的是精英身份,才獲首批支持者。他們不相信本身的理論能為廣大人民認識,亦不認為廣大人民需要明白艱深理論,以為簡單口號加上極權高壓,就足以帶領群眾,到頭來變成徹頭徹尾的超現實,但極權機器已建立,誰也逃不了。

在理論層面,他們的博士論文通過一流大學答辯,自然比一般人思想深奧,但走出課堂才是真正的考試,真正的tutorial。普羅民眾並不重視共產還是資本主義、民主還是君主制,只在乎有否好生活。對此他們不是不明白,只是不認同。當群眾跟不上他們的理念,他們要麼走偏鋒喚醒世人,要麼投身敵我分明的現實政治,到頭來卻忽視理論之外的人性,悲劇便出現。

赤柬的教訓,值得把理念放在口邊的知識分子反思,這自然不是說理想不重要,只是擇善固執與走火入魔,帶領群眾與強加於人,只是一線之差,差之毫釐,卻謬之千里。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8月11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