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粉末・底比斯聖旅

日前台灣《中國時報》網站「中時電子報」報道,美軍在阿富汗與塔利班作戰期間,懷疑施放一種「能激發同性戀情欲」的化學分泌物,讓塔利班部隊「產生同性戀傾向,從而喪失戰鬥力,無心戀戰」。看到這故事堂而皇之出現在新聞,教人哭笑不得。先不論內容,新聞說美軍還在研發對付塔利班的新招,已非常可疑。目前,美軍撤出阿富汗正全速進行,並已宣布年底前終結所有戰鬥任務,以便兩年後完全撤離。此刻的阿富汗美軍亦特別怕有大動作,令敍利亞、伊拉克與以色列各方產生誤會。

報道存疑 豈可盡信

但為什麼還有這段新聞?翻查發現這則新聞起碼在2011年的對岸「新華網」就出現過,連字眼也十分類似,不知在網絡世界如何重新滾動,轉了一圈,落在2014 年的台灣媒體手中,再成為「新聞」。其實,不以塔利班為主角的同一報道,還在2005年的英國廣播公司(BBC)出現過。

那世上究竟有否這種粉末,能夠噴一噴,就改變人的性傾向?美國有不少教會人士開設「診所」,聲稱能治療「同性戀病」,有些「醫師」還是過來人,要是有這樣的「藥」,相信他們定必是首批用家。問題是相關「研究」,只在美國軍方20年前的檔案有一句提及,後來被資訊自由法公開,但報告說明目前沒這種化學成分存在。換句話說,這只屬天馬行空的建議,且後來更獲「搞笑諾貝爾獎」。當然,科學家並非沒有和荷爾蒙、性別轉變有關的研究,但將之化成「武器」,即使有此議,起碼在公開訊息中依然處於存疑階段。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成效。若真的令敵軍變成同性戀者,他們就喪失戰鬥力,不再勇武了嗎?可能恰恰相反。不少朋友知道,古希臘並沒今天對「同性戀」、「異性戀」的概念,不少人認為,異性戀只是為了傳宗接代的「低檔次」戀愛,同性的愛才是最高層次。古希臘城邦底比斯(Thebes)曾出現一支同性戀伴侶組成的「底比斯聖旅」,成員據說有150 對,共300 人,他們曾立顯赫戰功,包括戰勝戰力強橫的斯巴達城邦。嚴格而言,今天無人能核實聖旅的戰功,與其性取向有何關係,但若說他們在戀人前特別勇武,一來不願丟臉,二來要保護戀人,激發的潛能和戰意,或比一般戰士更大,聽來倒也順理成章。

無論如何,至少對熟悉國際關係的人、對熟悉軍事科技的人,或是對熟悉性別研究的人,都容易對「2014 年阿富汗出現同性戀粉末」這則「新聞」感奇怪。可是, 互聯網的世界愈來愈有獨立生命力,虛擬與真實的界線也愈來愈模糊。大家閱讀國際新聞時也得保持警覺,以免中伏。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9月4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