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布羅陀 — 歐洲國家盃新丁背後

當大家還對世界盃「西班牙慘劇」津津樂道,歐洲國家盃外圍賽已悄悄開鑼,這次還增加了一支與西班牙息息相關的代表隊 —— 直布羅陀,頗值得一談。

直布羅陀是英國海外屬地,面積比香港青衣島更小,人口只有三萬,西班牙一直提出領土要求,但直布羅陀人絕大多數拒絕接受,連「英西共治」的公投也予以壓倒性否決〈若通過,就會類似瓦努阿圖獨立前那樣由兩國共治,不贅〉。

由於西班牙態度堅決,直布羅陀的國際活動空間有限,遠遠不及香港,連在國際體壇也難以獨立露面。一九九九年開始,直布羅陀就提出加入歐洲足協,但在西班牙反對下被否決,不久歐洲足協更通過新例,只容許聯合國成員國加入。直布羅陀上訴至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法庭裁定直布羅陀申請在改例前,故歐洲足協不應以此否決。就是這樣,歐洲多了一支「魚腩部隊」。

突破地理劃分限制

這案例與大家有什麼關係?首先,直布羅陀不同那些英國殘餘海外屬地,不少居民希望直接成為英國一部分。在歐洲議會選舉,直布羅陀沒有自身選區,而是被歸入「英國西南選區」,對此當地人大表支持。

這支球隊加入歐洲足協後,和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威爾士等會構成「英倫五隊」〈前提當然是蘇格蘭獨立不成功〉,英國球員只要找到和直布羅陀的淵源〈在當地出生、父母或祖父母是當地人、或在當地讀書五年〉,就多了一個踢代表隊的機會。

只要此模式運作暢順,直布羅陀的實力或可超越一個正常三萬人口的行政單位。近年香港代表隊在亞運成績愈來愈好,部分原因〈當然不是全部原因〉,也是拜同一模式所賜。

而歐洲足協的「聯合國條款」,又不是國際足協的明文規定,其他足協也不跟隨。例如大洋洲足協近年接納了法屬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決定便與歐洲足協完全不同。

即使歐洲此路不通,只要一些非獨立自治地區獲母體支持,還是可以申請其他洲的足協會員。例如目前還屬於丹麥的格陵蘭,就可不申請歐洲足協而加入中北美洲足協。一旦數個同類案例出現,歐洲足協定必面對壓力,質疑其「聯合國條款」脫離現實,西班牙要避免的加泰羅尼亞、巴斯克問題,還是早晚出現。

最後,國際足協還存在更顛覆性的劇本。為什麼一定要把全球按地理位置,分為六大洲足協?這樣的劃分本來就充滿爭議,例如以色列因被中東國家杯葛而加入歐洲足協、一度踢大洋洲賽區,都不受地理位置支配。那為什麼不能出現其他賽區,如本欄曾提及的「大中東」,或現在直布羅陀和格陵蘭是成員的「小島運動會」?

一來,「小島運動會」一些成員如福克蘭群島等,很難加入鄰近足協〈南美國家大都支持阿根廷〉,卻有明顯主體性,只能另闢蹊徑。二來,這些小島之間的同質性,比起和鄰近國家可能更大。

看見將來, 上述建議自不可能成為事實,但主權國家受其他單位挑戰,乃全球化基本特徵,不可能避免。

要怎樣才可解決?

往往由平行時空的狂想醞釀。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9月14日

延伸閱讀:聖馬力諾的智慧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