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菲律賓海聯盟」與香港傘運

香港群眾運動得到國際注視,亦因此帶來另一重困擾。支持香港的國際聲音,固然有大量真摯友誼,卻同時有不少雜質,足以對運動帶來負面影響。我們且以公開支持香港群眾的「西菲律賓海聯盟」為例子。

所謂「西菲律賓海」,就是菲律賓人口中的南中國海,這類組織開宗明義要捍衛菲律賓對「西菲律賓海」的主權,主要挑戰對象自然是中國。它的成員有不少前內閣部長,包括前國家安全顧問,也包括前內政部長阿魯南三世,他剛代表這組織遊行到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手持黃色雨傘,高呼「香港加油」,傘上寫上「給香港民主」。

理論上,任何組織聲援香港,都應該是現場群眾的朋友。問題是,這個「西菲律賓海聯盟」宗旨單一,就是「和平解決西菲律賓海衝突」,並非爭取民主,也不處理其他國際問題,似乎亦無在馬尼拉人質事件後對香港表達好感。阿魯南三世以個人名義支持香港自無不可,但以組織名義,就是暗示「香港問題」和南海問題掛鉤,這對香港群眾而言,可謂風馬牛不相及。而且全球掛黃絲帶聲援香港都很正常,唯獨菲律賓人宜謹慎,因為他們1986年爆發那推翻馬可斯的革命,就是以黃絲帶紀念被暗殺的亞基諾(也就是後來總統亞基諾夫人的丈夫、現任總統亞基諾三世的父親),「黃絲帶革命」後來也被算進「廣義顏色革命」的一環。數月前,亞基諾三世還呼籲群眾結黃絲帶支持政府,緬懷當年革命精神,可見菲律賓人對黃絲帶的理解,有其特殊意義。

當然,對香港運動的組織者而言,「人家遠在菲律賓抽水,與我何干?就是明知道北京鷹派又會列作「勾結外國勢力」的證據,哪可以顧忌這麼多?要勾結也不勾結菲律賓吧」。這些,大家自然理解。問題是,國際政治從來是抽水場,只要「西菲律賓聯盟」厚起臉皮,把「遊行支持香港」的照片,附加在呈送國際仲裁法院的文件,演繹得和香港人「心連心」,起碼足以刺激北京反彈;只要北京反彈,聯盟又可以此妖魔化中國。「引蛇出洞」除了北京懂,菲律賓也懂。

既然抽水行為在國際社會經常出現,一般組織者會如何應對?逐一對聲援者殷別,自然不設實際,但不代表無防火牆可築,例如在運動開始時發一簡單聲明,「我們歡迎、並希望所有支持本運動單一訴求的朋友一起打氣,但為免焦點散失,希望聲援的朋友都以個人身份參加」。這樣一來,任何抽水的其他組織行為,只要亮出牌頭,就可與這次運動劃清界線,也可順道解決任何企圖抽水的香港團體,特別是有「籌款文化」的托派組織。這不是示弱,而是防微杜漸。

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10月9日

延伸閱讀:國際常設仲裁法院的歷史案例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