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策動「肢解俄羅斯陰謀」?

俄羅斯總統普京面對種種風波,依然民望高企,懂得利用民族主義、營造「外國勢力」的危機感,可說是一大主因。他的安全顧問帕特魯舍夫(Nikolai Patrushev)二月中接受《俄羅斯報》訪問時表示:「烏克蘭局勢是被用來積極壓制我國的一個藉口,美國人試圖通過烏克蘭事件,使俄羅斯聯邦捲入一場國家軍事衝突,引起俄羅斯政權更迭,最終『肢解』我國」,邏輯可謂似曾相識,不外乎指美國通過「顏色革命」,陰謀顛覆不合作的政權云云。

但「肢解」一詞,卻正中俄羅斯人的死穴。去年年底,普京在國情咨文也說過不可以讓俄羅斯過去的敵人,令俄羅斯走上「南斯拉夫在1990年代命運」。所謂「過去的敵人」,自然是指冷戰時期跟蘇聯對峙的美國;而「南斯拉夫的命運」,自然就是分裂成不同國家。

無論有沒有美國推波助瀾,俄羅斯境內的分離主義,一直是普京重視的問題。俄羅斯不同中國,是開宗明義的聯邦國家,境內少數民族的自治權天經地義。在1999年到2009年之間,俄羅斯人均GDP上升了83%,但升幅在國內分佈不平等,80個地區之中,有13個地區的升幅為其他地區的兩到三倍,無論是領前的還是落後的,都容易滋生分離主義勢力。2012年,《福布斯》一篇報道中指,俄羅斯的秋明市似美國,而斯塔夫羅波爾「卻像是斯里蘭卡」。

普京早在上第一次任總統時,已經拉攏和收服地方勢力,先把89個行政體系列入七大聯邦區,又親自任命首長和特別警察部門。其後,普京又改革地方選舉,先挑選可接受的候選人,才給人民「普選」。最近,普京再禁止自治共和國領導人有「總統」職銜,以免尾大不掉,一切都是為了鞏固中央權威。

然而俄羅斯作為全球最大的國家,無論普京如何鐵腕,內憂外患下,始終有分裂危機。事實上,這不完全是普京的被逼害妄想症。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就曾公開過他的構想:把俄羅斯分裂成歐洲、西伯利亞和遠東三個國家,令俄羅斯不再對美國構成威脅。

而早在2004年,俄羅斯媒體也曾不斷報道,美國有在2015年把俄羅斯肢解為六至八個國家的詳盡計劃。當時美國CIA有一份報告,把俄羅斯跟中東、東南亞列入「動盪地區」,指當地政府要面臨恐怖份子的威脅,又認為俄羅斯的科技實力正在下降,只要國際油價下跌,就是美國肢解俄羅斯的機會。目前俄羅斯出現盧布危機、油價下跌、乃至西方制裁等一籃子情況,居然就像十年前美國報告的預言,不可謂不令人吃驚。雖然短期內不大可能出大亂子,但「肢解」的陰影,只會長存不散,普京的民望,暫時似乎也穩如泰山。

參考資料:
-’俄稱西方欲肢解俄羅斯’,環球時報,2015年2月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3月7日

延伸閱讀:俄羅斯黑客、特朗普與奧巴馬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