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卡達菲的利比亞更糟糕

「伊斯蘭國」分支日前在利比亞處決二十一名基督徒,世界對這個曾經富裕的北非國家,終於再度關注起來。回想「狂人」卡達菲在2011年倒下,當時西方主流媒體形容這是利比亞「民主化」的一大步;北約亦形容對利比亞的軍事行動,是「北約史上最成功行動之一」。然而客觀事實是,卡達菲的倒台至今三年,人民生活不但沒有得到改善,反而令國家陷入分裂,經濟也受重創。

利比亞的秩序和富有原是遠近馳名的,人民享有免費醫療、教育等社會福利。但卡達菲倒台後,利比亞局勢始終不穩,醫療制度崩潰,來自各國的醫護人員大幅逃亡,不少大學也被逼關門,食品價格越來越高,人民連基本安全也沒有保障。利比亞的石油出口由原來的每日140萬桶銳減到現時的20萬5千桶,本國對外的能源依賴卻越來越大,國家機構不僅斷電,甚至無法出糧給公務員。這些,都是卡達菲時代不可想像的噩夢。

不但經濟千瘡百孔,國家也陷入四分五裂。現時利比亞有兩個互不承認的「政府」,各自有軍隊和議會,其一由國內伊斯蘭份子領導,另一個則由世俗派成立,得到美國、歐盟、埃及承認。他們互相指責對方為極端伊斯蘭份子和卡達菲的「遺產」。結果,真正的極端伊斯蘭份子乘時而起,弄假成真地建立了自己的勢力範圍。

外交上,雖然卡達菲時代的利比亞不算受國際歡迎,但「民主化」後的利比亞更無助。口惠實不至的支持以外,西方國家紛紛關閉駐利比亞領事館,埃及、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等鄰國則緊閉邊境。現時,利比亞有超過25萬名難民,對這個人口不過數百萬的國度,已是天文數字,但卻難以出逃,例如2014年8月,5000名利比亞難民希望逃到鄰國突尼西亞,就被拒諸境外。

「伊斯蘭國」若不在這時候滲入利比亞,反而顯得不正常了。卡達菲雖然曾從事恐怖活動,但後期已成為西方的反恐盟友,也是阿拉伯世界中第一個宣稱要捉拿拉登的領袖。利比亞在1990年代受伊斯蘭武裝組織Libyan Islamic Fighting Group威脅,卡達菲就出兵攻打該組織,又將之趕到阿富汗和伊拉克。

但現在「伊斯蘭國」沒有了對手,區域領袖Abu al-Baraa el-Azdi才得以堂而皇之帶着二、三百名曾在敍利亞作戰的利比亞戰士,到達利比亞城市德爾納並控制當地,又在今年年初佔領了卡達菲故鄉蘇爾特的大片區域。他們處死當地反對者,包括政府官員、法官等,又行使他們演繹的伊斯蘭法,如到學校把男女分開,時裝店也不可展示女性模型等。相對於卡達菲時代,利比亞女權大倒退也是不爭事實,儘管卡達菲用女兵有其私心。

假如「伊斯蘭國」在利比亞落地生根,這是比佔領敘利亞更恐怖的警號。一方而,利比亞有石油資源和相關提煉設備,可以提供大量資金和燃料;另一方面,利比亞對岸就是希臘,武裝份子可以先以希臘作跳板,滲透巴爾幹半島,再到歐洲各地發動襲擊,難怪首當其衝的意大利已響起先發制人的呼聲。假如利比亞算是「阿拉伯之春」革命的一環,「革命成果」實在充滿疑竇。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3月9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