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馬拉維女文青

「我在香港兩年多,我也有親戚在三十年前就來到香港工作、定居,在我體驗之下,香港跟『國際城市』這稱號還差得遠。譬如在真正的國際都會,像倫敦,有上300種語言流通着,實在驚人。香港的大學都努力吸納海外各地的學生,但整體香港社會而言,似乎很難看到其他文化真正的存在着,而香港也沒有充份地向國際展示經濟、金融以外的特色。甚至最基本的日常互動中,我作為非洲裔人,黑色皮膚也不時惹來本地人的冷眼。」

作為東盟大腦的新加坡

在新加坡的大學,也很容易感受到東盟的角色。一向奉行精英主義的新加坡,會以獎學金吸引東盟各國年輕人到當地進修、工作甚至定居,吸納了不少人材。「東盟研究」成了新加坡國際關係學界的重點題目,國內設立不少東盟研究中心。早在六十年代,新加坡國立大學已成立東南亞研究所,近年另立東盟研究中心,是這範疇的研究權威。

突尼西亞的Double Espresso

回到香港後一段時間,我到大酒店也好、商場食肆也好,都習慣每餐後喝一杯double espresso,甚至在茶餐廳也會打趣地問,但始終找不到突尼西亞那種感覺。這不單是咖啡品質的問題,也不單是那一去不返的異鄉慵懶感,而是在這個地方,如斯我城,本土的、外來的、母體的、殖民的,放在一起,已越來越找不到順手拈來的融和。

亞投行:澳洲的算盤

亞洲有不少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澳洲可憑先進工業實力進駐東南亞,如澳洲、新西蘭和東盟三方就在去年8月簽下自由貿易協定。假以時日,澳洲或可通過其「亞洲海洋身份」加入東盟和其他地區組織,並在東南亞扮演某程度的保護者角色。例如新興國家東帝汶的發展,就對澳洲存在相當依賴。

親歷李光耀喪禮

而我也想不到,除了至親好友,有誰的葬禮,我會專門乘飛機再排四小時參加。新加坡人的感受,基本上,我都擁有。但還有一點,是新加坡人沒有的:在心底深處,我深信新加坡的國際化多元社會,才是應該存在的香港。

印度下半旗之謎:新加坡的印度視野

新加坡人口中,印裔是主要族群之一,大約佔10%,泰米爾語更是其中一種官方語言,族群建立了「小印度」社區,也有不少出任政府高層職務。李光耀明白到中國、馬來西亞的影響力需要平衡,與及多元外交的重要性,一直有意打「印度牌」。

皇家特工:間諜密令

雖然現代性不一定發展出大屠殺,但假若沒有現代國家官僚體制,沒有成本計算、按章辦事、機械式分工,大屠殺只能是不可能的任務。

不丹國家足球隊的第一場世界盃勝仗

1999年,不丹出品該國史上首部電影《小喇嘛看世界盃》,背景正是以足球為主題:清心寡欲的喇嘛面對1998年法國世界盃決賽周的集體狂熱,也要千方百計弄到一台電視機,觀看直播賽事,出現了種種傳統和現代的衝突。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