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特工:間諜密令

《皇家特工:間諜密令》(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是一齣特務喜劇,由同名漫畫《The Secret Service》改篇,講述秘密特務組織「Kingsman」,阻止億萬富翁Richmond Valentine進行人類大屠殺以「拯救地球」的陰謀。Richmond Valentine的部署是透過衞星網絡和手機SIM咭系統,發放某種特別訊號,受訊號影響的人會失控地使用暴力,互相殘殺,造成絕大部份人類自我毁滅,以減輕地球所受的人為破壞。Richmond Valentine在電影中有這樣一句格言:「人類像病毒,地球像宿主。總有一天,不是宿主消滅了病毒,就是病毒毀滅了宿主,兩者都一樣!」

古今中外的瘋狂「救世」計劃

「視人類為地球文明的瘟疫,計劃發動大屠殺拯救地球」這類邏輯,其實在古今中外的小說、歷史都屢見不鮮。香港人熟悉的有衞斯理系列的《瘟神》--由世界各國勢力人物組成的「主宰會」計劃散播恐怖病毒,消滅二十億人,以抵銷全球人口增長。主宰會的意識形態,似乎與《皇家特工》大反派Richmond Valentine的近似,而且都是真心相信自己在做「偉大」的事。類似陰謀也在香港彭浩翔數年前執導電影《出埃及記》出現過--一群女性成立秘密組織,計劃用一種服後會打嗝致死的毒藥,以圖殺光所有男人,認為成事後世界就會更美好,只是其中衝突設定在兩性之間,屬於另一種話題而已。

至於歷史上,迷信對某部份人類進行大屠殺、或集體自我毁滅,從而篩選出較優秀的「人類文明」或世界的例子也屢見不鮮,例如前者有日本奧姆真理教,後者則有人民聖殿教。

日本的奧姆真理教在1995年3月發動東京地鐵沙林毒氣襲擊,造成13人死亡,6300人受傷,相信不少朋友記憶猶新。其實,奧姆真理教還策劃過更大規模的「十一月戰爭」,準備在1995年11月國會開幕儀式舉行期間,動用之前購入的俄制軍用直升機,在東京上空噴灑沙林毒氣、肉毒桿菌等,再乘混亂推翻日本政府。教主麻原彰晃的「信念」是,先成為日本之王,之後將世界大部份地區納入奧姆真理教管轄範圍,建立「奧姆真理國」,並將仇視「真理」的人殺掉。只是東京恐襲後,日本警方深入調查,搜獲奧姆真理教核心成員早川紀代秀的筆記,才揭發計劃;據筆記所載,麻原對「十一月戰爭」計劃滿有信心,除了殺死天皇、政府內閣,更明確定下殺死1200萬東京都市民的目標。假如成事,場景恐怕和《皇家特工》的慘烈不惶多樣,而且不會有那種戲謔存在。

被淡忘的圭亞那「人民聖殿教」大屠殺

在南美洲,1978年則發生過鍾斯鎮集體自殺事件,鎮上909人集體服毒自殺死亡,當年轟動一時,不過今天已漸為人淡忘。鍾斯鎮(Jonestown)位於南美國家圭亞那,在1974年為美國宗教組織「人民聖殿教」的教徒開發,要在當地建立農村人民公社,並以教主鍾斯(Jim Jones)名字為該鎮命名。教眾起初聲稱為逃避美國資本主義的壓榨而遷往鍾斯鎮,但鍾斯宣傳美國中情局、圭亞那政府等機構準備攻陷瓦解鍾斯鎮,並提出逃往蘇聯,或集體以「革命性自殺犠牲衞道」的選項,結果903人選擇了後者。鍾斯當時指示,「革命性自殺」要從小童開始,因他知道小孩往往讓成年父母有所留戀,當父母先動手殺了孩子,就更容易、更有決心服從集體自殺。據一些當時逃離鍾斯鎮,或在自殺中倖存的人憶述,自殺者接受藥物注射時普遍冷靜,認為自己將前往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納粹屠殺的「現代性」

當然,說到大屠殺,更多人立即想起希特拉。納粹德國在發動二次大戰之前、之初,就曾以「猶太瘟疫」作口號,為屠殺猶太人作意識形態宣傳,和電影談及的「人類瘟疫」如出一轍。二戰的經歷,教不少人懷疑在現代文明社會中,科技、理性的進步反而造成大屠殺、集中營和戰爭武器,傷害世界和人類文明,一度引發懷疑「現代性」(modernity)的思潮。波蘭社會學家鮑曼(Zygmunt Bauman)曾著書《現代性與大屠殺》(Modernity and the Holocaust),解釋為何文明愈來愈進步,反而出現猶太大屠殺這種倒退,結論是現代性本身成為了大屠殺的必要條件,讓這種後者不再是空想,而是可以部署、執行的計劃。

回顧歷史,反猶主義其實是數千年來的普遍現象,然而在魏瑪共和時期,德國人對猶太人並沒有比其他國家嚴重的厭惡(程度甚至不及法國人)。鮑曼認為以反猶主義到達極端來解釋大屠殺的發生,是犯了以普遍性解釋獨特性的邏輯謬誤。反而,鮑曼認為「現代性」與美麗、潔淨和秩序有關,配合理性、效率、官僚體制等現代性手段,要麼從正面建立美好世界,要不就會演繹成消滅醜惡、骯髒的負面建設──這才是納粹大屠殺的根源。

雖然現代性不一定發展出大屠殺,但假若沒有現代國家官僚體制,沒有成本計算、按章辦事、機械式分工,大屠殺只能是不可能的任務。這似乎又解釋了歷史、文學、電影中,一些實行驚天滅絕大陰謀的「魔頭」,總有歇斯底里、潔癖、強逼症等形象,而且通常是瘋狂政治家、科學家等天才。《皇家特工》的IT富商,正是上述模式的21世紀進化版:他無須是政治領袖,只需一部手機,加上「現代性」,就可顛覆世界。多年前網絡惡搞Bill Gates代表「666」,資訊科技革命令每人難逃監控,恐怕這預言,也逐漸正成為「現代性」的事實。

信報財經月刊 2015年4月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