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李光耀喪禮

上週到了新加坡,為了感受李光耀的國葬,也去了排隊到國會瞻仰遺容。

我從來認為,他是我們在香港讀國際關係的偶像。

新加坡朋友一早警告,排隊時間可能很長。有一位在國葬前一日排了十個小時,到了天明還進不了去,被告知「起碼要多排八小時」,唯有回去上班。到了我那天,相對還好,「只」需要四個小時而已。

不少新加坡人形容,那幾天的經驗十分「surreal」。新加坡人和香港人差不多,一向以務實、不對公眾人物流露感情、大小事務都愛投訴、乃至自我中心著稱,雖然存在國民教育,但連政府也沒有想過,會有數十萬人這樣排隊道別一個政治老人。政府中人私下笑說,要是李光耀還在,見到這條長龍,應已勃然大怒:「排甚麼隊?不用上班?國家不用生產麼?」

畢竟新加坡不同北韓,沒有人能動員群眾。對上一次有十萬人出席的新加坡集會,反而是反對黨在選舉的造勢大會。當地人估計,一半以上慣投反對黨的人,都走出來悼念李光耀。

走出來的原因,自然與李光耀的建國功勞有關,也與群眾心理有關。有位犬儒的新加坡朋友說,年前Hello Kitty紀念品在新加坡出售,原來無人理會,不知怎的,宣傳了一輪,也要排八個小時。

但到過現場,卻明白到那種氣氛,至少也是另一個主因。

在國會人龍外,義工設立了一個又一個補給站。幾乎每隔數十米,就有免費飲料、水果、麵包、雨傘、供扇風的紙皮無限量供應。還有義工負責灑水,既是對抗炎熱,也是提供娛樂。現場的新加坡人極其友善,和平日給人的公事公辦感覺全然不同。排到累了,義工會在旁打氣,彷彿在跑馬拉松。晚了,有人自發唱愛國歌曲,不過要是不用Singlish,就不大有人理會。我遇到副總理站在人群當中握手表示謝意,其實也是他的競選工程。聽說在前一天,他和群眾一起唱歌。

這些氣氛,一切似曾相識:當年香港的反國教、雨傘運動現場,不也是充滿種種童話般的友愛和超現實?排隊期間、國葬當日,下的都是滂沱大雨,無數雨傘排列整齊,這次都是藍傘,難不令人想多了。

單是為了一生人也許只有一次的「穿越」,無論排多久,都值得。新加坡朋友說。

當然,這不是說新加坡人悼念李光耀的感情不真摯。恰恰相反,那份真摯是毫無疑問的。然而國葬過後,新加坡立刻一切如常,第二天,幾乎看不見任何國葬痕跡。也不見得有任何情況,能再催生同樣規模的「運動」。

而我也想不到,除了至親好友,有誰的葬禮,我會專門乘飛機再排四小時參加。新加坡人的感受,基本上,我都擁有。但還有一點,是新加坡人沒有的:在心底深處,我深信新加坡的國際化多元社會,才是應該存在的香港。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4月3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