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與不信的婚姻:由沈旭暉婚禮談起

朋友傳來這篇文章,不解釋。


想不到,國際關係屈機王沈旭暉的訪問,竟然又引起網友對信與不信的討論。以下評論根據已刊登的訪問內容,訪問背後究竟有沒有其他內情,不在討論之內。(訪問link

我太太係教徒,而我好厭惡宗教傳銷。佢嘅教友因為我唔係教徒,而唔准我哋結婚,有一大批人更杯葛唔出席婚禮。佢best friend因為我唔係教徒而拒絕做伴娘,我心諗,我媽(Simon母親都是教徒)都未出聲,你班「茂利」憑咩出聲?我到而家條氣都好唔順,你哋憑咩去 comments其他人嘅私生活,所以我對呢一type思想嘅人十分之反感。

教會因為信徒與非信徒結婚而杯葛婚禮的事,時有所聞,在下亦親歷不只一遍。教會祭出的理由,可謂要幾保守得幾保守,包括「這樣的婚姻不被神祝福」、「這是壞見證」、「觀禮等如認同」等。

其實兩個人的信仰,與婚姻是否幸福,並不如基督徒所講那麼掛勾。而信徒與非信徒的婚姻不被祝福,更是毫無根據的屬靈口號,這口號既不能使人更家認識基督教,更對一對新人無益。加上教會在行動上的杯葛,就更叫人認為教會是一群思想封建的道德佬。

教會對於單身姊妹的態度(yes,只侷限於姊妹),永遠就像 fiddler on the roof 裡面的父親一樣,覺得姊妹和未信的人一起,就挑戰了教會的權威、逾越了神的律法、絆倒了其他所有姊妹一樣。

我只問一句,啲姊妹你架?是教會對自己沒有信心,覺得「壞了規矩」之後就所以姊妹都會「出外搵食」?定係父權影響之下,姊妹的「親事」一定要得教會內的「屬靈父母」恩准?

教會不知從何學到了那種古怪的「屬靈純種論」,仿佛一定要信徒配信徒才是好。喂,救恩是用血統承繼的嗎?我們是猶太人嗎?還是我們是亞利安人?

其他教會怎做我不理,我告訴你我怎做:成人之美。你得明白,香港其實已經唔係好流行結婚,難得有人咁傳統,肯互相委身,我做教牧真係好開心架喎。

所謂成人之美,咪就係幫一對情侶挪開一些障礙,提供一些指引,做吓listener,告誡他們都要以愛相待,陪他們同行,這樣就很好了。

教會成日討論信同未信拍拖會吸走個信徒,我心諗,咁教會真係要檢討吓,點解咁簡單既道理都唔明:拍拖就梗係想日對夜對架啦。兩個人一齊在教會拍拖很好,但唔係的話,其實又有咩大不了?

你估信主果個唔知咩?但係教會經常做的就是把更重的 guilt 加在人身上,令一個蜜運中的信徒覺得自己正在被世俗吸走,成為迷失的羊。Let me put it this way,點解唔可以係,一個信徒好投入咁去學習愛一個人呢?

一個教牧應該明白,愛情是一件會叫人割捨很多東西的事,包括教會生活。

如果教會能夠接受這個事實,擁抱這個事實,也許,他們會能夠衷心祝福沈教授的婚姻。

如果教會連關於愛情的常識也掌握不到,談何教人愛主?如果教會不明白愛情大水不能淹沒這道理,而希望用罪疚感來牽引信徒,教會就換得被全然藐視。

原文刊於《信仰百川》網站,作者Do Chan授權轉載,2015年4月8日

2 thoughts on “信與不信的婚姻:由沈旭暉婚禮談起

Add yours

  1. 點解要跟基督徒結婚?咁與基督徒的結合又會唔會幫你認識神,信靠神,為上帝作見證?就係唔會嘛!你相愛之間有冇容讓上帝存在?所以女方教會唔出席合情合理合法嘛!就算女方教會有人出席都是建基於對女方的關愛

  2. 信仰是私人性質,現代人信仰多元,情侶不同宗教信仰甚至不同政治立場是很正常的,最重要是懂得學習包容和一起相處。外國也有很多interfaith和無宗教的。外國很多教會現在門可羅雀,現實是教會希望人在教堂結婚,變成一種生意。很多人選擇同居不結婚,遲婚遲育,甚至生了小孩也不結婚,即使結婚也不會在教堂而在市政廳、酒店和沙灘舉行。愈來愈少的情侶會選擇選擇在教堂舉行婚禮,即使教堂的建築很美,特別是很多人了解過基督教和過去主流教會的所作所為。(外國以天主教和聖公會為主,香港受美國影響,因此較多福音派教會)今時今日若香港教會如此,這些教徒這樣做其實是在趕客。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