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俄羅斯也「重返亞太」

假如俄羅斯要認真重返亞太,最大憑藉一是能源,二是軍隊,這也是它得以在前獨聯體國家、乃至整個東歐呼風喚雨的原因。但要俄羅斯搞新基建,把東北亞地區納入其能源經濟區,此刻實在力不從心。

魁北克舊朋友的眼淚

看回《隨緣家書》,原來,裏面有一些我十年前的照片,也就是我和她認識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在海外讀書的一群,在國際活動遊走,還是如魚得水,而且充滿自信,身旁幾乎沒有任何強烈愛國主義者,也沒有任何強烈本土主義者。 因為,智者不會拿身份認同問題庸人自擾。除非,沒有選擇。那時候的香港,和今日的,不一樣。那時候的魁北克,和今日的,也不一樣。

懷念港式全球化咖喱小店

這店鋪的招牌特色是「乾咖喱」,基本上是乾炒咖哩粉,加入其他香料,出奇地入味。我最愛一味「乾咖喱芒果魚」(他們有十分exotic的原名,已忘),而不同款色,多以不同地方命名。例如「意大利咖喱」加入香草、蒜蓉,大概是因為有這款意大利粉的關係。「地捫咖喱」有酸辣味,因為用「地捫」菠蘿。聞所未聞的「阿根廷咖喱」,原來是加入松子,至於為甚麼是「阿根廷」,只是因為阿根廷有出產松子而已。

吉布提的解放軍海軍基地

由於吉布堤特殊地理位置,多個國家已在當地建立軍事基地,以確保自己或盟友的船隻安全進出、順道劃分勢力範圍,除了包括冷戰時代就重視東非得美國、吉布提得前宗主國法國,還包括在當地建立自衛隊海外基地的日本,這也是日本「普通國家化」的重要棋子。美國在吉布提的萊尼蒙爾軍營,也是在東非最大型的軍事基地。

Kenny G為何能在中國市場生存?

這不得不教人想到早前香港出現「雨傘運動」,Kenny G一度出現在中環、金鐘示威區,後來又表明沒有對抗北京政府之意。有種說法甚至揶揄,Kenny G可能是中國政府派到香港,期望他在示威區吹奏一曲《Going Home》後,示威者就會放棄佔領馬路、收拾回家。這自然是冷笑話,但舉一反三,Kenny G和中國的關係,卻正是不少西方人、乃至香港人難以理解的。

印支地下黨領袖的遺言

某日某時某地某聚會,在座的,除了我,都是「八、九十後」老人。不是1980、90年出生那些,而是八、九十歲的老人。 他們當年威震一方,參與種種「地下活動」,今天則從容飲茶,怡然自得。聽他們想當年的整個場景,充滿電影感,劇力逼人。

Liberland:新國家能這樣成立嗎?

一般人看來,這些自然都是笑話。但可以想像的是,隨著全球化時代購買、乃至在公海建造小島越來越方便,類似「私人國家計劃」未來只會層出不窮。依靠互聯網生存的虛擬國家更會大規模出現,由虛擬而實質,最終,說不定能徹底顛覆現在我們對主權國家的認知。「伊斯蘭國」已是成功的實驗:假如「自由蘭」大幅擴充「立國理念」為照顧全球自由人士,又真的能慢慢建設那七平方公里的土地,難度不是一個「善良版」的「伊斯蘭國」?

假如北海道戰後被蘇聯佔領

日前到北海道,參觀了不少當地對二戰「終戰」的展覽,例如「樺太廳」、北方四島展館等,都顯示日本至今堅持自己的一家之言。這時候,適逢安倍出訪美國與奧巴馬會面,更令人想到一個平行時空問題:假如北海道戰後被蘇聯佔領,今天的地緣政治,又會是甚麼模樣?

白俄羅斯的香港留學生

大概由於沒有多少知音,他每到白俄羅斯一個地方,幾乎都拍下短片傳給我,也會錄音介紹當地風土人情。據他說,雖然白俄統治者盧卡申科是比普京更鐵腕的獨裁者,表面上對人民生活有不少禁令,但只要不挑戰其管治,民間生活的種種違規行為根本沒人管。就是看似嚴密的白俄邊界,也可以輕易通過俄羅斯邊境渡過。他在酒吧碰到過阿仙奴的白俄球星希比,試過一個人拿著結他到街上唱Beatles的《Back to the USSR》,總之,過著夢寐以求的遊歷生活。

英國文化協會近貌

英國文化協會也舉辦不少社區活動,承擔了一定社會責任,並把「英語」和「國際和平運動」掛鉤,又懂得把運動、音樂等和英語相結合,甚至還協助各地受眾找工作。這些效果,正是孔子學院難以達到的......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