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井空外交

蒼井空自2010年「非法」登陸中國網路,成為近年中國紅人。作為日本成人電影女優,蒼井空早在2002年出道,2006年起已經減產,至今接近十年,在日本國內AV界早已過氣,雖然轉型參與綜藝節目甚至日劇演出,但知名度已不再。她在2008年起先後在泰國、南韓、香港和印尼等地參與電影拍攝,最後幾乎落戶在中國發展,直到近日終被官方關注,有報導指她被請離中國,也有報導說她的進一步轉型只會在中國更成功。對她本人而言,一切都是商業考慮;但對中國而言,「蒼井空現象」卻頗有探討價值。

說蒼井空「非法」登陸中國網路,源於其Twitter帳號在2010年4月11日被中國網民「發現」,而Twitter本為中國官方防火長城屏蔽,因蒼井空帳號竟引發一輪「翻牆」熱潮。據《東莞時報》報道,蒼井空的Twitter帳號被中國網民發現前,「關注者僅得數百人,而全數是日本網友」,反而被發現後短短兩小時內,關注者增至近5,000人,兩日內更突破15,000,被稱為「蒼井空之夜」。這數據顯示蒼井空當時在日本國內人氣大不如前,而且業界地位並沒有前輩像川島和津實、飯島愛、乃至男優加藤鷹等到達「神級」,確是靠中國粉絲才得到事業第二春。

值得注意的是,蒼井空相當配合中國主旋律,也嘗試在敏感的中日關係議題發表人道聲音。例如2010年中國青海玉樹發生大地震,蒼井空通過Twitter帳號,呼籲日本民眾捐款救災,並義賣自己的寫真照片募捐,自此,獲邀正式登陸中國,例如作為網絡遊戲代言人、參演中國微電影等。她亦在2010年11月11日開設新浪微博,與數千萬中國網友在「牆內」合法交流。

「蒼井空現象」觸發的第一個矛盾,自然是作為AV女優成功打入中國市場的蒼井空,與中國官方「掃黃打非」政策的矛盾。日本AV本就是中國官方「掃黃打非」的針對目標之一,但眾所周知,對出版物、影音錄像製品的監控禁制,在互聯網日漸發達之下只會不斷遇到挑戰,即使有防火長城的發明,網民亦有相應的翻牆戰略。2012年4月16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宣布,「電視節目在審美導向上,要防止過度娛樂化、低俗化傾向的反彈,不允許網絡紅人、有醜聞劣跡的人物上電視做嘉賓」;據內地媒體報道,官方名單上有蒼井空的名字。不過,在網絡年代,電視已然降格成為眾多資訊獲取途徑的其中之一,所以對她影響有限,直到近日對她的「虛擬存在」關注,才有根本改變。

「蒼井空之夜」,正正戳破了中國官方正有效禁制日本AV的幻象,證明蒼井空早就家喻戶曉的人物。而其實中國網站上某些關於蒼井空或日本AV的網路新聞之下,就常有中國網民打趣留言,指「武騰蘭、蒼井空、松島楓、吉澤明步(註:繼續列出了上50個日本AV女優的名字)……我更是一個都不認識!根本都沒有聽說過」。假如學者進行一個認真研究,關於如何通過認識日本AV女優學習翻牆,也許會得出很有趣的結論。

另一個矛盾,自然是關於中國民間的民族主義掙扎。2012年起,釣魚台領土爭議升溫,中國發生多場反日示威,兩國官方交往陷入僵局之際,蒼井空在新浪微博發帖呼籲「中日人民友好」,擊中了不少反日中國民眾的心理缺口。中國民間出現「釣魚島是中國的,蒼井空是世界的」標語,恰如一張反日民族主義的「贖罪卷」,嘗試將蒼井空所象徵的日本次文化,例如日本AV、動漫,與中日領土、政治爭議和歷史糾結劃清界綫,以包容一種與反日民族主義相違背的、對日本次文化的情懷。這恰巧跟反日示威中出現的倒翻日產車、砸毁日資店舖(當中甚至包括一些華資壽司店)等情況,形成弔詭:按同一邏輯,其實日產車、日資店跟日本次文化一樣,也可以或應該跟中日政治爭議分割,而免於在示威中成為破壞對象。

在簡化的層面,甚至演化出「蒼井空外交」的兩極論述。一方面,有人呼籲由蒼井空作為中日友好大使,從民間促進中日關係,但這顯然不乎合中國國策。另一方面,則有意見擔憂日本將加強以AV、動漫等作為外交「軟實力」,甚至作為攻陷中國民間的武器。但這些其實都不是重點:重點反而是蒼井空證明了在中日夾縫之間,怎樣才可以適者生存。

「蒼井空現象」,折射了在中國官方監控禁制和民族主義論述底下,中國民間所面對的一種外來誘惑,而蒼井空曾經作為日本AV女優的身份,令這個比喻顯得更生動。中國官方的監控技術、以至民族主義論述,某程度被揭破為一種表象,下面卻活躍着一個人所共知的灰色地帶,作為民間有意無意的反抗。假如蒼井空真的被封殺,代表的是甚麼,大概就心照不宣了。

亞洲週刊 2015年5月

延伸閱讀:日本女僕咖啡店田野報告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