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land:新國家能這樣成立嗎?

4月13日,多瑙河西岸出現一個新「國家」,由捷克學者傑德利卡(Vít Jedlička)在一幅名為上西加(Gornja Siga)、面積約七平方公里(約十四個梵蒂岡)的土地上「成立」,國名定為「利伯蘭自由共和國」(Free Republic of Liberland,下稱「自由蘭」)。媒體自然當這是趣聞,但傑德利卡「建國」後居然宣稱,靈感來自香港、列支郭斯登等地,卻值得港人多看一眼。

說到這「國家」,傑德利卡已為它訂下「國徽」、「國旗」、官方語言,其「國號」意指崇尚自由,因此「國家」不會向人民徵稅,也不會設有軍隊。「自由蘭」目前只有七名「公民」,但據稱已有逾廿萬人申請「入籍」,遠超傑德利卡訂下的五千人口上限,後來他改稱以列支敦士登的35,000人口作為目標。

到底以這種模式建立的「國家」,在國際上有沒有地位?這可是國際法一個常年爭議的題目。根據主流理解,當一個政體要成為「現代國家」,必須符合固有土地、人民、有效政府、國際認可等條件。

「自由蘭」「國土」處於塞爾維亞、克羅地亞中間,傑德利卡聲稱那是「無主土地」(Terra nullius),塞、克兩國多年來都沒有在那裡宣示主權,而且他宣布「立國」後,兩國至今沒有提出反對,只是稱之為「鬧劇」,反映他的鑽空子並非毫無基礎。「現代國家」的人民數量也沒有準則,假如真的有廿萬人「準人口」,基數已比梵蒂岡的一千人多得多。傑德利卡說「國家」初期將由10-12人的「行政會議」官治,明顯是「有效政府」,更笑言「國家」有全球「最龐大」的、由「全國人口」(即七個人)組成的移民局處理入籍申請。當然,目前未有國家公開承認「自由蘭」,在可見將來也不會出現戲劇性發展,但作為一個政治態度,傑德利卡已成功了。

歷史上的類似案例不少,最著名的自然是「西蘭公國」(Principality of Sealand),也是不少國際法課程的常設題目。1967年,前英國陸軍少校貝茨(Paddy Roy Bates)和其家人佔領了一座位於英國東岸對開10公里、面積約550平方米的海上無人堡壘,聲稱其為「國土」。1978年,西蘭公國發生「政變」,由貝茨任命的「首相」、德國教授亞辛巴赫(Alexander G. Achenbach)趁貝茨身處「國外」時,強行接管「國家」,甚至俘虜了貝茨的兒子,但由貝茨聘請的僱傭兵發動直升機反擊收回「領土」,亞辛巴赫亦因「叛國」被捕,最後由德國派外交官跟貝茨談判後獲釋。此後,貝茨以事件作為德國「承認」西蘭公國的理據。

一般人看來,這些自然都是笑話。但可以想像的是,隨著全球化時代購買、乃至在公海建造小島越來越方便,類似「私人國家計劃」未來只會層出不窮。依靠互聯網生存的虛擬國家更會大規模出現,由虛擬而實質,最終,說不定能徹底顛覆現在我們對主權國家的認知。「伊斯蘭國」已是成功的實驗:假如「自由蘭」大幅擴充「立國理念」為照顧全球自由人士,又真的能慢慢建設那七平方公里的土地,難度不是一個「善良版」的「伊斯蘭國」?

小詞典:微國家 (Micro Nation)

Erwin Strauss1979年出版名為《微國家:獨立建國的簡易操作手冊》一書,成為普及「微國家」概念的經典。所謂「微國家」並不符合國際社會對主權國家的定義,只由當事人單方面宣布成立,自稱已「國家」方式運作,通常寄居於正式主權國家的一小塊土地,但有時也成立於爭議地、無主地或自建地,甚或虛擬世界。由於這些「國家」通常有一定歷史淵源,也符合理念先行、時空壓縮的全球化特徵,雖然缺乏現實政治的角色,卻有一定研究價值。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5月13日

延伸閱讀:新馬小島爭奪戰:新加坡的國際法認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