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俄羅斯也「重返亞太」

說起「重返亞太」或「戰略再平衡」,我們會第一時間想到美國總統奧巴馬第二任期的外交政策,這也是中國政府和學者念茲在茲的魔咒,從而產生了「一帶一路」、亞投行等諸般反制。其實與此同時,另一大國俄羅斯近年的連串政策,也可理解為「重返亞太俄國版」。

研究相關戰略的代表作,首推來自時任《The Diplomatic》雜誌執行編輯扎卡里•凱克(Zachary Keck)的文章,他在4月18日發表「俄羅斯加速重返亞洲」(Russia Accelerates Asia Pivot),可算為策略正名(原文標題指「亞洲」,其實地理意義上等同美國的「重返亞太」)。凱克曾在多份國際時政雜誌當記者、編輯,近來在美國議會工作,專責研究國家安全,地理專注點是印度洋、太平洋地區,有一定第一手資料,文章值得一定重視。

為甚麼作為歐亞大國的俄羅斯也要「重返亞太」?說「重返」前的「存在」,其實已要追溯到日俄戰爭前,俄羅斯才真正有魄力經營遠東影響力,此後就是在蘇聯時代,區域影響力也十分有限。據凱克在該篇文章分析,普京「重返亞太」的導火線主要是烏克蘭危機,俄羅斯備受西方世界杯葛,加深了對抗情結,才要加強和亞洲大國發展關係,以分散投資。這裏指的「亞洲大國」,並非單指今日「準軍事同盟」關係初步形成的夥伴中國,而是泛指一切具影響力的亞洲國家。例如去年俄羅斯跟印度簽署了核合作協議,此後兩國經濟交往也頻繁起來;中國除了向俄購入大量武器,也購入大量天然氣,並簽下為期三十年的合同;俄羅斯亦希望和日本解決領土爭端,繼而說服日本投資俄羅斯遠東地區。

作為戰略重心,遠東俄國城市海參崴去年建立經濟特區,可視為「重返亞太」的里程碑,本欄去年也有介紹。海參崴位處俄、中、朝三國邊界,也是俄羅斯最大的太平洋出口處,設有俄羅斯太平洋艦隊總部,烏克蘭克里米亞擁有的戰略重要性,海參崴一律擁有;克里米亞沒有的經濟條件,海參崴也擁有。這特區宣示了俄羅斯有意把經濟重心東移,建立一個「新東北亞經濟區」:只要海參崴成為中、俄、朝貿易中心,並把日本、蒙古吸引進來,俄羅斯也有條件在中美主導亞太的格局中另起爐灶。對北韓而言,有中美以外的選擇,只會無任歡迎;就是對美國盟友日本而言,也不見得反感。海參崴不屬「一帶一路」城市,俄羅斯可以此為中心,建立自己的「一帶一路」,大舉發展東北亞港口。因此,最顧忌俄羅斯「重返亞太」的應是中國,只是兩國目前正處於蜜月期,矛盾未浮現罷了。

事實上,在凱克的文章發表前,俄羅斯的「重返亞太」戰略已有端倪,而且還和香港有一定關係。還記得克里米亞危機發生前,俄羅斯前總統、也就是現任總理梅德韋傑夫曾歷史性訪問香港,已失去國際觸角的香港人不怎麼注意,國際輿論則大表困惑,因為香港本來就不具備俄羅斯元首親自出訪的重要性和歷史淵源。後來才發現,俄方確是希望利用香港取代倫敦,作俄國商人的新投資集中地,因為不少反普京富商、車臣獨立分子等流亡倫敦,令那裏成了「反動基地」,反而跟隨英式制度、又受中國支配的香港,才令俄方放心。只是後來俄商反應未如理想,香港的積極性也有負眾望,策略才不了了之。到了克里米亞危機出現,俄羅斯的同一意欲只會更強,只是前車可鑒,這次乾脆自己建立經濟特區,不再依靠他人了。

問題是,無論是地緣政治還是經濟、軍事上,俄羅斯在遠東,是否真正具備和中美平起平坐的實力?答案卻是否定的。北韓、日本等國未嘗沒有利用俄羅斯來平衡中美的用心,但這不代表俄羅斯對它們真的有實質影響力,因為俄方的籌碼其實不多,既沒有中國那樣龐大的內需市場,人口還不斷減少中,也不存在過剩資金,其自身盧布危機已危如累卵。俄羅斯金融市場亦未能給予外資信心,海參崴要變成區域經濟中心的潛力,甚至可能及不上瀋陽或吉林。

假如俄羅斯要認真重返亞太,最大憑藉一是能源,二是軍隊,這也是它得以在前獨聯體國家、乃至整個東歐呼風喚雨的原因。但要俄羅斯搞新基建,把東北亞地區納入其能源經濟區,此刻實在力不從心。捷徑是通過中國主導的亞投行進行基礎建設,大興土木鋪油管,但中國會否坐視,大是疑問。

至於軍事力量,俄羅斯依然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去年再次表明會投放更多資源在艦隊建設,以抗衡北約,成果在近日閱兵表露無遺。亞洲各國對購買俄國先進軍備也很有興趣,這確實可算是俄國一大潛在影響來源。但這只停留在買賣層面,俄軍在遠東,基本上不具備任何干涉別國內政、乃至維持區域局勢穩定的正當性,既沒有太多各國俄裔移民足以被普京利用,也沒有甚麼歷史條約賦予俄羅斯特殊角色。除非普京大刀闊斧和北韓建立軍事同盟,那倒可大增其區域影響力,但後果是和中國正面競爭,亦屬得不償失。

事實上,俄羅斯幅員太廣,國內東西部差異太大,又沒有美國那樣和亞太各國結盟的先天優勢,要認真經營遠東地區,很難不通過下放更多權力予地方政府,這又和普京的中央集權傾向背道而馳。除非普京想一些大動作,例如把海參崴升格為「陪都」,把一系列中央政府機關搬過去,以國家資源直接建設整個遠東部,通過陪都更多對亞太事務發聲,並以「俄羅斯遠東部」身份,參與以往沒有參與的亞洲組織、乃至亞運會一類身份建構平台,影響力才能逐漸起來。否則以目前狀況,能保住一個「六方會談」名額,已是極限。

小詞典:海參崴

「海參崴」(Vladivostok)名字源於滿州話音譯,意指「海邊漁村」。英法聯軍之戰後,沙俄渾水摸魚和滿清簽訂大量條約,獲得土地比英法這戰勝國更多,海參崴即為那階段被《中俄北京條約》割讓的領土,也是俄羅斯夢寐以求的不凍港。此後俄羅斯在當地積極「去中國化」,中方目前也使用俄方名字,唯台灣當局依然稱之為海參崴。冷戰後,中國商人大舉投資海參崴,激起當地俄羅斯人憂慮,中國網絡也出現「收回海參崴」的呼聲,令當地同時成為中俄合作和中俄矛盾的潛在熱點。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5月30日

延伸閱讀:冰天雪地之外: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潛能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