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襲熱潮回看「文明衝突論」:從陶傑與梁文道的「民族性」論爭談起

然而,全球化時代最重要的新特徵之一,就是知識下放和普及化。學界從前多少能壟斷知識傳播的途徑,因此是否符合學術規範變得很重要。但今天任何人都能較容易接觸任何資訊、乃至近年大行其道的「大數據」,民間提出不完全符合傳統學術規範、卻可能更能捕捉大趨勢的理論框架,可能性正越來越大。在20世紀,學術界的規範化是一件大事,促進了知識進一步整合和傳播,但在21世紀,學術界的高度規範化,卻很可能成為社會科學知識繼續創新和傳播的障礙,這是象牙塔中人應該自省的。

「神秘組織」日本會議:「日本茶黨」訪港行

上週,日本領事館的朋友問,能否與他們一團來賓見面交流。作為研究國際關係的人,和各國各界朋友交流是日常生活一部份,但這次日方有點煞有介事,不禁引起了好奇心。原來,訪問一行人來自政團「日本會議」的國會和地方議員,而對這組織,值得稍作介紹。

YMCA好知己/林子祥

至於下一句變得確實了,由「就似」變成「做個兄弟」、「做個好友」,但思想已走光。至於「就當係進入了YMCA」,究竟什麼是「男」青年會,可能不少香港人當時並不清楚;假如追問為甚麼在男青年會「好歡喜」,就更不是一般中文樂迷能知。

香港的拜火教徒

日前我們談及拜火教在庫爾德地區復興,並有機會成為庫爾德人「國教」,似乎一切都極遙遠。其實,拜火教和香港的關連,遠超我們平日想像。近年我和朋友進行了一個「香港少數族裔墳場研究」,用來了解香港涉外關係史,其中一個探討重點,就是位於跑馬地的拜火教墳場,在那裏還奉獻了帶導賞團的人生第一次。

兩洋鐵路:中國正式滲入美國後院

兩洋鐵路不但被視為「南南合作」新一頁,更是中國直撃美國後院的宣言。當美國「重返亞太」,拉攏中國周邊國家,又不定期舉行聯合軍演,而中國又開始視區域為自己的後院,習近平更發表「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這亞洲安全觀,美國的行為,就被北京看作在自家勢力範圍煽風點火。但只要中國勢力大舉進入南美,打破「美洲是美洲人(其實是美國人)的美洲」這「門羅宣言」,以走進你的後院、抗衡你走進我的後院,卻是對美國「重返亞太」的最有力回應。

漢城沉沒了/周國賢

《漢城沉沒了》面世三年後,南大門被縱火焚毀,年前被重建,客觀效果是進一步洗脫了那段往事,也格外令周國賢那首歌再添大中華味道。至於聽者惋惜的是愛情、還是漢城,自然因人而異了。

蒙古汗國可以復辟嗎?

博格達汗死後,第九世哲布尊丹巴還是被偷偷確認了,而且活了下來,到了冷戰後,獲得達賴喇嘛正式承認,2011年更被蒙古重新確立為宗教領袖,年前高齡圓寂。假如蒙古重新成為君主立憲國家,奉輪迴轉世的哲布尊丹巴為虛君,對現實政治不會帶來任何影響,卻有利鞏固蒙古民族主義。

重慶大廈:香港的「小聯合國」

可惜香港人對重慶大廈的印象,依然停留在傲慢與偏見,政府更是完全不知善用。麥高登以「他者」視角,發掘了屬於「我們」香港人的重慶大廈,引領不少外國媒體一同探索,將這座最能象徵香港獨特文化背景的大廈呈現在國際間。反而「我們」從來對這個地方都有一種誤解,將罪案、社會問題跟大廈拉上關係,隨着香港回歸,重慶大廈難免慢慢喪失獨特性,也許反映香港正不知不覺間,放棄一道又一道與國際接軌的橋樑,最終喪失曾經擁有的國際特質,淪為普通的中國城市。

狼圖騰:法西斯份子,還是環保份子?

一派解讀認為,姜戎通過小說表達對「狼性」的崇拜,乃宣揚中國應拾起蒙古帝國時期的擴張主義,在民族主義中,摒棄農民的「羊性」基因,改以牧民「狼性」為國家特質。小說發表時,還沒有「中國夢」口號,但電影上映期間,卻正值習近平外交亞投行、「一帶一路」等大展拳腳之時,爭議自然更大。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