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汗國可以復辟嗎?

這幾天身在蒙古,不是中國一部份的內蒙古,而是獨立的蒙古國。假如我們按中國本位主義,稱之為「外蒙古」,當地人會十分不高興。在他們的國民教育,「中國殖民者」是「蒙古英雄」在「俄羅斯友人」協助下驅逐的,最無償援助他們的友好國家是日本,最普遍外出工作的國家是南韓,最嚮往的國家是美國,文化淵源最近似的是哈薩克斯坦。中國無疑是近年的大客戶,但也僅此而已。

由於共產黨長期執政,不少蒙古古蹟都被破壞,不少新一代不太知道不到一百年前,還有「蒙古汗國」存在。除非,去到僅存的博格達汗冬宮。「博格達汗」意即「日光皇帝」,他在1911年宣布蒙古脫離滿清獨立,儘管當時沒有多少國際承認,但被蒙古官方認定是獨立年份。這位「大汗」身兼活佛身份,是第八世「哲布尊丹巴」,而哲布尊丹巴是格魯派(黃教)四大活佛之一,其中達賴駐前藏、班禪駐後藏、章嘉駐內蒙、哲布尊丹巴駐外蒙,所以稱汗後,蒙古就成了政教合一的國度,不過因為局勢混亂,施政影響有限而已。

活佛可汗的蒙古一直為「外國勢力」折騰,政權最後落在蘇聯出兵協助的蒙古共黨手中,政體被逼變成君主立憲。數年後,大汗無疾而終,自此共產黨既廢除君主制、又廢除哲布尊丹巴活佛轉世,今天再說「蒙古汗國」復辟,彷彿癡人說夢。但假如蒙古朝野想得透徹,這其實不失為一著奇招。

博格達汗死後,第九世哲布尊丹巴還是被偷偷確認了,而且活了下來,到了冷戰後,獲得達賴喇嘛正式承認,2011年更被蒙古重新確立為宗教領袖,年前高齡圓寂。假如蒙古重新成為君主立憲國家,奉輪迴轉世的哲布尊丹巴為虛君,對現實政治不會帶來任何影響,卻有利鞏固蒙古民族主義。在共產時代,蒙古蘇聯化十分嚴重,要重新弘揚蒙古傳統文化,重建一個「宗教王室」來加強向心力,起碼比樹立成吉思汗更能整合人心。

而且格魯派在全球有一定影響力,四大活佛的軟實力不容忽視。隨著達賴高齡、而轉世肯定變成無頭公案,班禪鬧雙胞、而中國官方認可的「漢班禪」不大得到海外認受,章嘉活佛隨國民黨遷台後圓寂多年、似乎不再轉世,下一世的哲布尊丹巴,反而可能成為最有公信力的黃教活佛。那時候,蒙古對中國、特別是西藏問題,就有了影響力;在西方國家眼中,也有了額外價值。

即使是從旅遊業角度,各地信眾也好、獵奇旅客也好,對蒙古「大汗活佛」肯定熱情十足。這崗位除了能吸引外匯收入(須知英女王是英國一大「景點」),也有助爭取各地捐獻和經費,以恢復傳統文化。問題是,下一世哲布尊丹巴尚未出現,假如蒙古不好好計算,被其他國家捷足先登,一切又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了。

小詞典:格魯派 (黃教)

藏傳佛教四大派系之一,西藏宗喀巴於14世紀創立,因戴黃帽被漢人稱為「黃教」,目前藏傳佛教的主流。相信活佛轉世制度,並設學徒制度,作為政教合一的管治模式。踏入20世紀,黃教四大活佛已不能維持傳統管治,只能繼續精神領袖的角色,然而對不同國家境內的藏傳佛教徒依然有莫大影響力,假如重新整合,甚或有條件作為類似梵蒂岡的存在。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6月6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