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洋鐵路:中國正式滲入美國後院

「中國夢」外交攻勢一浪接一浪,繼習近平在巴基斯坦為「一帶一路」揭幕後,又輪到總理李克強訪問南美四國。這次除了一如既往簽署一系列商貿合作協議,更令國際關注的是又一戰棋式超大型基建計劃:貫穿整個南美洲、西部至東部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兩洋鐵路」。鐵路雖說是打通南美,但其實只需牽涉兩個國家:巴西和秘魯,日前兩國在李克強訪問後均已表同意,鐵路計劃由中國、巴西、秘魯三國共同集資。根據藍圖,鐵路建成後總長度達五千公里,其中二千公里為現有路段,肯定是南美史上最浩大工程之一。

問題是:為甚麼是中國出資興建?

單就經濟層面而言,巴西、秘魯需要這條鐵路,自可理解,但其實中國的遠程經貿,也會有所得著。從前我們覺得南美和中國距離太遠,雙邊關係要建立殊不容易,但不知不覺間,今天中國已是南美第二大貿易夥伴,根據這趨勢,取代美國成為最大夥伴的日子也不會太遠。除了重視南美能源,中國大量從巴西入口礦石、大豆,也於秘魯輸入金屬,如能減省運輸資源,交易額能進一步擴大。巴西總統羅塞夫曾指出,鐵路可以減少向亞洲輸出貨物的成本,估計由巴西運送穀物到中國的成本,會每噸減少30美元。

兩洋鐵路不但被視為「南南合作」新一頁,更是中國直撃美國後院的宣言。當美國「重返亞太」,拉攏中國周邊國家,又不定期舉行聯合軍演,而中國又開始視區域為自己的後院,習近平更發表「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這亞洲安全觀,美國的行為,就被北京看作在自家勢力範圍煽風點火。但只要中國勢力大舉進入南美,打破「美洲是美洲人(其實是美國人)的美洲」這「門羅宣言」,以走進你的後院、抗衡你走進我的後院,卻是對美國「重返亞太」的最有力回應。有了中國能影響的兩洋鐵路,乃至輸出自己的高鐵,南美各國對美國的經貿依賴會進一步減少,巴拿馬運河的重要性也會降低(這還不算可能出現的、也是由中資興建的「尼加拉瓜運河」)。當巴西的南美龍頭地位會更鞏固,中國只要鎖定和巴西的關係,大舉投資,就有望把區域經濟重心從北美慢慢往南移。

此外,更大的格局還在後頭。曾任中國駐阿根廷、秘魯和墨西哥大使的殷恒民就乾脆將之與「一帶一路」連結,認為兩洋鐵路除了可大大促進亞洲和南美的商貿,也會令「海上絲路」發揮更大功用。巴西駐華大使已表明,會嘗試向亞投行和金磚國家銀行這兩個中國催生的新興經濟組織集資。假如成事,鐵路將是亞投行和金磚國家銀行的第一批大型國際基建工程,可作為日後樣板,令中國變相得到一個在全球任何地方由集資到建築的大型基建「一條龍」制度。

我們又會問:既然兩洋鐵路如此重要,為何美國不一早興建?

一方面,美國長期控制巴拿馬運河,主導了拉美的對外經貿,並無必要花金錢和時間興建兩洋鐵路;即使運河目前由香港公司管理,美國利益也絲毫無損。而且美國和巴西的關係並不太好,前任巴西左翼總統勞拉固然有反美傾向,現任總統羅塞夫曾希望在2013年訪美的破冰行程,也因為爆出「棱鏡行動」的美國監聽醜聞而取消。不談微觀政治,巴西作為21世紀人口將多於美國的新興經濟體,也是其潛在威脅,美國一直擔心巴西經濟坐大,會影響其在美洲的獨大。再者工程必然引起環保問題,按目前規劃,鐵路會破壞一大片亞馬遜原始森林、影響六百個部落,美國面對這類議題的國內外反響,比中國要面對的棘手得多。結果,就只能敢睜眼看著中國深入腹地了。

小詞典:巴拿馬運河

建立蘇伊士運河的法國人雷賽布於1880年開始巴拿馬運河工程,由於不少工人染上傳染病,令工程滯後,法國人在1904年把運河公司賣給美國。美國總統老羅斯福看到運河的經濟和軍事價值,決定落實興建運河,掌控穿梭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唯一要道,為美國後一百年霸業打下基礎。中國投資的兩洋鐵路,和中資企業構想中的尼加拉瓜運河,都被認為是部份衝著巴拿馬運河的壟斷地位而來。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6月19日

Map: Telesur

延伸閱讀:巴西、委內瑞拉發生顏色革命?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