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組織」日本會議:「日本茶黨」訪港行

上週,日本領事館的朋友問,能否與他們一團來賓見面交流。作為研究國際關係的人,和各國各界朋友交流是日常生活一部份,但這次日方有點煞有介事,不禁引起了好奇心。原來,訪問一行人來自政團「日本會議」的國會和地方議員,而對這組織,值得稍作介紹。

由於日本自民黨長期一黨獨大,一直有黨內派系政治的傳統,強調元老文化,就算是近年受到其他黨派挑戰、一度短期失去執政地位,派系政治依然根深蒂固。日本會議卻是自民黨內部的異數,因為那是純粹以意識形態、而不是人脈整合的團體,在自民黨內部起著「最右一極」的牽制作用。

這團體成立於1997年,主要政綱包括支持「愛國教育」,反對所謂「自虐史觀」,例如視二戰為「解放戰爭」而非侵略。單是這幾條,已難為中國及鄰近國家所容。此外,他們支持重振日本皇室權力和形象,支持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支持修改「和平憲法」,支持日本「普通國家化」,幾乎所有主張,都觸及北京禁忌。由於立場太偏頗,原來日本人也不大當他們一回事。直到2014年9月,安倍內閣改組,19名閣員中,居然有15人來自此團體,比改組前還多了2人,日本會議逐漸被喻為「日本茶黨」,被拿來和美國共和黨內部處於極右的茶黨相提並論。

這次來港的不少團員,都有頗為「勇武」的經歷。例如副團長小礒明曾在2012年8月參加「保護日本領土國會議員聯盟」,聯同9名議員在釣魚台附近舉行「慰靈式」,自此被中國標籤成「反華活動家」,同年9月訪問台南期間,被一名男子砸蛋。另一位桜井秀三加入了抗議日本《朝日新聞》有關「誤報」慰安婦事件的團體「朝日新聞を糺す國民會議」,在慰安婦議題積極發聲。團長松田良昭似乎與台灣關係密切,擔任神奈川縣議會的「日華親善議員連盟」會長,這裡的「華」自然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台灣。

想不到的是,他們在香港的言行,卻極度克制,而且大概自知身份敏感,雖然不能代表安倍本人,但還是處處刻意避免「干涉香港內政」的口實。例如談及普選爭議,他們的團長說的是「每個地方的制度由每個地方自己決定」,不過「日本的經驗是有真正競爭的選舉對我們最好」。談及北京對香港普選可能造成「國家安全問題」時,他們也能從日本案例予以「理解」,例如說大阪市長橋下徹這類魅力型地方首長老是對國家外交政策叫板,也確實給予了不少麻煩。

不過看得出,他們對香港局勢還是關心、或起碼是十分好奇的,因為北京如何處理香港問題,對日後如何處理釣魚台問題,也有一定啟發。假如連對境內的香港也那麼強硬,對釣魚台問題應可想而知,這和「日本協會」那些外交主張,只怕會有正面衝突。至於香港作為能容許這些右翼人士自由往來、自由交流的自由中轉站還有多久,就難說了。

小詞典:普通國家化

日本右翼主張,源自戰後《和平憲法》,規定日本自衛隊不能對外進行軍事活動,右翼認為有損國家尊嚴,而且與戰後日本承擔的國際義務不符。「普通國家化」主要倡議者為右翼元老小澤一郎,其1993年著作《日本改造計劃》為指導思想,主張日本應在冷戰後成為「國際國家」,第一步就是擺脫戰後陰影成為「普通國家」,恢復在國際社會的平等性、自主性,修改和平憲法,讓日本自衛隊能履行境外任務。目前安倍的修憲主張,即源自同一理論基礎。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6月27日

延伸閱讀:「安倍國師」岡崎久彥的日本現實主義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