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爪:毛澤東背後的邪惡天才康生

日前陶傑先生的專欄,談及香港現況和1965年毛澤東的比較,說毛「被『針插不進水潑不透』的『北京獨立王國』頂住,當務之急是繞過政治局,另立『中央文革小組』,由妻子領銜,加上康生、陳伯達等」;而在今日香港,「康生、陳伯達角色已有入型入格之人,江青更是現成。」筆者自然不了解香港現況,對提及的康生卻一直充滿興趣,因為他是中共的第一代國際關係專家,當年整場中蘇大論戰,主要就是他幕後策劃。外交官出身的中國研究員John Byron和記者Robert Pack,十多年前出版了至今研究康生最全面的英文著作:《龍爪:毛澤東背後的邪惡天才康生》,內有相當多寶貴第一手資料。筆者的老師王紹光教授曾對我說,這本書出版後,康生的研究已差不多到底。有興趣借古知今,必須一讀。

康生是中央文革小組顧問,1975年底病故,死時擔任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在領導人當中排名第四,僅在毛澤東、周恩來和當時的「接班人」王洪文之後。他的資歷極深,1925年入黨(或有水份,但不會差太多),早在1934年的中共六大五中全會就進入政治局,長期負責特工工作,是著名的「整人專家」。他死後文革結束、「四人幫」倒台,他被當作「四人幫」精神領袖鞭屍,被新朝代宣傳為負面人物,把他當權簡單歸因於「騙取毛澤東信任」云云。但哪有這麼容易?康生的角色,其實有結構性成因,放在古今中外共黨,依然合用。

「外國勢力」的話語權

康生最大的資本,就是他的「國際關係話語權」。今天中國高度擔心「外國勢力」,無論是否相信,各級官員都要按這條主軸制定政策,因此誰掌握了相關話語權,誰就能合理化其他一切相干與不相干的行為。毛澤東的中國也談「外國勢力」,最防的並非日罵夜罵的「美帝」,而是身邊「修正主義」的蘇聯。但在中共高層,懂俄語的其實不多,直接在蘇聯工作過、又沒有忠誠問題的更是鳳毛麟角,康生就是代表。他在1933年被派到莫斯科,是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副團長,懂俄語,「康生」就是他俄名的中譯。這份資歷,即使在蘇聯人面前,也是亮麗。1960年,康生代表中國出席華沙公約國會議,當時中蘇已鬧翻,他用一整篇演講嘲諷赫魯曉夫,被赫氏面斥「沒資格和我爭論」。康生不慌不忙以俄語回應:「你的資歷比我淺得多,1935年我是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候補委員,那時候你連中央委員會委員也不是!」蘇方代表後來回憶,說康生充份利用自己的優勢,把蘇方資訊斷章取義傳回中國,對惡化中蘇關係扮演了關鍵角色。經典的中共「九評蘇共」,就是康生牽頭的傑作。

「中共第一才子」

康生另一本錢,在於他是一位才子,能夠以「文化人」身份累積社會資本。雖然中共高層不乏知識份子,但大多屬裝飾品,平均教育水平也不及日後充滿教授級人馬的赤柬,康生卻是難得有權有勢有才的人。身為「才子」本身,對毛澤東是沒有價值的,但康生同時是意識形態大師,能夠把琴棋書畫、旁門左道扣上政治鬥爭,且是行內人不能質疑的專家,說服力就大增。那康生有什麼才華?他出身書香世代,熟讀古籍四書五經,左右手同時開弓的書法是民國一絕,以一手字得到上海灘大亨、也是蔣介石金主的虞洽卿賞識,成為其私人秘書,以掩飾地下活動,在那裏進一步成為文物鑑賞專才,舊世界各種「奇技淫巧」,無一不精。他認為自己的才藝高於齊白石,以「魯赤水」為筆名,據說雲南名勝「石林」兩字是其手筆(文革後因政治正確被鑿去),其實中共建國後,要傳世的書法題字,幾乎一律由康生包辦,是為「康體」。他年輕時也舞刀弄槍,學過武功,在蘇聯再習得摔跤拳擊,又是神槍手,能親自處決叛徒,由於生長在德國勢力範圍山東,懂俄語外也懂德語,多才多藝吸引了不少粉絲,其中一人就是江青,她一生只認一位老師,就是「康老」。

「中共特工之父」

雖然我們不可能知道康生作為「中共特工之父」之一,任內有哪些具體施政,但從官方公開資訊,可見他最不同一般「整人專家」之處,在於懂得「量化管理」,把一切檔案化、指標化。他把全體中共中央代表的忠誠度逐一評估(正如今天一定有人對香港政務官忠誠度逐一評估),然後送給江青處理,也下令下屬對全國各地、各單位一律如此評,結果自然造成冤案無數,但站在管治者角度,這卻是改變一國意識形態的最有效方法。我們常說毛澤東的《矛盾論》是階級鬥爭的指導思想,其實康生師承更正宗,因為他直接學蘇共那一套。他在莫斯科時,正是史大林搞大清洗的時代,親歷基洛夫案、托洛茨基案等的恐怖,卻也明白到如何利用「量化式恐怖」管治。蘇共的科學化管理模式,結合中國傳統的帝王之術,檯面上的代表是毛澤東,能融會貫通地執行的,卻是康生。

讀者自然會問:康生作古多年,為何還有談論價值?價值就是在於「康生」的出現,雖然是個人奮鬥史,也是結構使然。共產黨需要改變管治模式時,就需要微調精英階層、重行群眾路線,這時候,康生的三大法寶:「外國勢力論」、「文藝軟實力」、「數目字整人」,就是當權者必須。框框條條看似容易,其實知易行難,要同時具備相關專長、人生經驗、組織才能,又要有足夠「政治敏感度」和忠誠,委實可遇不可求。當這類「魔鬼天才」走上前台,下一步,已沒懸念。

小詞典: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

史大林死後的蘇共最高領導人,1953-1964年出任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上台後推行「去史大林運動」,批判史大林的肅反,為大清洗的死者平反,令國內風氣為之一新,當時蘇聯國力、軍力基本上和美國平起平坐,是為蘇聯黃金時代。毛澤東批評赫魯曉夫是「修正主義者」,自居「正宗馬列主義」,開始和蘇聯決裂,並擔心黨內潛在競爭者效法,最終將劉少奇打倒為「中國的赫魯曉夫」,此乃文革深層成因之一。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8月3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