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春橋獄中家書

上週談過「中共邪惡天才」康生作為第一代中蘇關係專家的故事,恰巧「四人幫」成員張春橋的《張春橋獄中家書》剛出版,值得一併解讀。由於這批「家書」寄到張春橋家人手中前,都要經審查,不可能有太多對現實中國政治的評論,結果內容居然以國際關係評論為主。看到張春橋這位文革紅人至死忠於自己的信仰,堅持以馬克思主義世界觀評論蘇聯解體、葉利欽私有化、克林頓性醜聞、乃至9/11事件,實在有一種穿越歷史的感覺,就像看德國電影《再見列寧》,而眾所週知,這電影又譯《快樂的謊言》。其實張春橋一生始終如一,沒有出賣理想,值得一定尊重,而且沒有了政治生命後,有些東西看得更透徹,再參照書中附錄的女兒回憶,任何人都不能否定,這是世界觀的一家之言,亮點處處:

(1) 張春橋女兒透露,父親完全知道六四事件,因為他當時身處的復興醫院,就在打得最厲害的地方,並覆述張春橋說過:「鄧小平真是下得了手呀!」因為發生了六四,張才向女兒透露,1976年的「四五天安門事件」期間,政治局會議「有人」提議要調動軍隊鎮壓,他反而堅持不能用,雖然不知道「有人」是誰,但按前文後理,就是不是鄧小平本人提議,鄧也沒有反對。雖然這可能是張晚年的自我開脫,但也可能是歷史事實,而在張春橋眼中,「六四」學生的不滿,就是源自改革開放導致社會不公義,似與其意識形態有所暗合。

(2) 張春橋自然高度批判美國資本主義,認為金融風暴的出現,證實了他一直的觀點:「為甚麼成千億美元今天流向東南亞,明天又改向拉美,他們怎麼只往賺錢的地方流,不向需要的地方流呢?」這類質疑,正是近年歐美反全球化運動的根本思想,但張春橋書寫時,應未為接觸到最新論述,更可見兩者的思想共性。諷刺的是,今天中國正做同樣行為,根據邏輯推論,就是國內出現不了反對聲音,國際社會也早晚會反彈。

(3) 對蘇聯解體,張春橋認為主因「從根本上說是蘇聯內部階級鬥爭的結果」。不管這些黨八股語言,其實內在分析是很精彩的:他相信「階級矛盾」可以用「思想教育」的方式解決,「解決」了完全可以「重新做人」,不一定是敵我矛盾,這是文革根本理論基礎。但蘇聯從斯大林開始,「長期不承認蘇聯內部有矛盾,不重視政治思想領域的階級鬥爭」,「把許多思想問題當作政治問題,把中間勢力推向敵對陣營」,「國內一出事就說這是外國間諜、特務,而不注意國內的階級矛盾」,赫魯曉夫更把蘇共變成「全民黨」,那才是喪失人心的關鍵。中國領導人會否總結出同類教訓?

(4) 張春橋的一代,對南斯拉夫感情特別複雜,一方面佩服鐵托成功挑戰蘇聯,走獨立自主的共產國家路線,另一方面又要批鐵托搞「修正主義」,不過總體而言,對南斯拉夫解體十分惋惜,並擔心類似危機會出現在中國,這是王紹光等新左派學者反覆警告的危機。在北約轟炸南斯拉夫前,張春橋的家書已預言「我看總免不了一戰,除非南斯拉夫投降,當美國戰略夥伴」,因為巴爾幹半島是俄羅斯後院,而在他眼中,昔日美國不符比例地援助鐵托,也是基於同一原因。連張春橋也這麼看,普京的看法自然更明確,推演下去,看來普京解決烏克蘭後,始終要重建在塞爾維亞的傳統勢力範圍。

(5) 不少人提出「第三道路」、「中間派」,但在張春橋眼中,這都是當權者的謊言,並以葉利欽的總理普里馬科夫為例子:「原來的蘇共政治局候補委員,追隨戈爾巴喬夫的『改革路線』,被封為『左翼』;他是情報頭子,同情伊拉克,又被封為『保守派』;現在他又以『無黨派人士』的身份出任總理,成為『中間派』」。但歸根究底,由於葉利欽已令整個國家大幅度右傾,集團內相對看似沒有那麼右的人,就變成「中間派」,但這和真的有一條「中間路線」是兩回事。這定義,值得此間諸君思考。

(6) 張春橋的女兒愛看金庸武俠小說,或許是這原因,張春橋似乎對金庸很不爽,對《人民日報》把他排在現代作家前列、高於茅盾和巴金感到荒謬。談及法輪功時,張春橋不無保留,說「許多問題電台並未回答」,而他居然「立刻聯想到金大俠」:「金大俠難道只是娛樂讀者,並不想影響讀者的思想嗎?我想金大俠不會這麼愚昧」,暗示法輪功得以吸引包括黨員在內的信徒,真正原因在於國家失去了信仰,武俠小說才大行其道,法輪功不過是一種組織化的表現,「從現象看本質」,才更重要。

(7) 張春橋的女兒說,「我爸爸當然承認現在老百姓餓生活比以前好很多,但是如果按照他們當時計劃的路再往前走,老百姓的生活也會好很多」,而且「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不是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她說張春橋倒台前,正設想建設鄉鎮企業,對文化藝術解凍,甚至親自同意畫院畫裸體寫生,但鄧小平把「四人幫」的一切都抹殺云云。這種說法,幾乎不見於其他經傳,大概也不會有太多人當真。但當中國今天已經「崛起」,「共同富裕」的口號,肯定成為未來的主要政治綱領。中國上一代的人談文革色變,害怕的是手法,但對其理論基礎,其實不無認同。相信在可見將來,文革不一定被徹底否定,起碼一些「正面精神」被改頭換面提倡,是完全可能的。

小詞典:張春橋(1917-2005)

上海左翼文人出身,中共建國後出任《解放日報》總編輯,大躍進期間文章被毛澤東賞識,成為上海市領導人之一,掌管意識形態和宣傳,文革開始時出任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地位急升,1969年進入政治局,1973年成為政治局常委,1975年成為國務院副總理,被看作毛澤東的意識形態接班人,與江青、王洪文、姚文元合稱「四人幫」。毛澤東死後被捕,成為「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被判死刑(緩刑執行),1998年保外就醫,與妻子安度晚年,2005年癌症病逝。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8月10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