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蘇丹的「大新加坡夢」

新加坡以彈丸之地,慶祝立國五十週年,並成為高度發達的經濟體,這些成就,即使是最厭惡新加坡的人也不能否定,本欄談及李光耀時曾多有介紹。此時此刻,不妨思考一個平行時空問題:要是新加坡面積不止這麼小,能否在國際舞台有更大作為?

雖然問題天馬行空,卻不是毫無事實藍本的。數月前,就在新加坡旁邊、馬來西亞南端的柔佛州一度和聯邦政府打口水戰,說要「脫離中央」。事源馬來西亞文化及旅遊部部長納茲里(Mohamed Nazri Abdul Aziz)促請柔佛王室交代國營「一馬發展公司」財政狀況,引起柔佛王儲不滿,其後二王子加入戰圈,在網絡上載《馬來西亞協議》照片,指柔佛加入馬來西亞聯邦時,協議保證一旦其自主權受挑戰,可退出大馬云云。一旦柔佛真的離開,要麼獨立,要麼和新加坡合併,「大新加坡夢」就可成真。理論上。

當然,上述可能性基本上是零,但制度上,柔佛確能打打嘴砲的。馬來西亞一如其他以聯邦制立國的國家,容許地方政府保留不同程度的自治權。十三個州當中,有九個奉行君主制,此外有吉隆坡、布城、納閩三個聯邦直轄區。後來才加入的「東馬」沙巴、砂拉越,權力比西馬各邦大,即使是西馬人到東馬,也要辦手續。雖然柔佛王室的權力不及東馬,但也有一定行政資源,聯邦政府亦不可隨便干涉州內土地和水資源的分配。

經濟上,柔佛居然馬來西亞前列,其依斯干達特區(Iskandar Development Region)由馬新兩國共同興建,藍本參考珠三角與香港,目標是形成新加坡與內陸「優勢互補」的經濟圈,吸引了馬來西亞各州人民工作,亦有不少新加坡人跨境上班。柔佛州務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Mohamed Khaled Nordin)指,柔佛未來會發展石油、天然氣、旅遊、物流、教育等行業,目標是成為馬來西亞的「經濟發電機」,而著名的邊佳蘭石油終站,也在柔佛境內。

雖然馬來西亞華人對待遇時有投訴,但柔佛跟華人社會則有密切聯繫,也是最早引入華人基建的州份。近年有大量中國和新加坡地產商進駐依斯干達特區,令當地樓價急升,前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曾批評說若情況持續,依斯干達會成為「外國人的特區」,暗示當地要處理好族群問題。

然而,柔佛蘇丹依布拉欣依斯邁(Ibrahim Ismail)對此愛理不理,而且向來有親新加坡傾向。今年3月,他遷入跟新加坡一水之隔的新辦公室,提出柔佛與新加坡「融合」,憧憬日後新加坡人到柔佛定居、往返新加坡工作,就像構想中的香港和深圳關係一樣。他也主張馬來西亞復辟廢除多年的英語教學,指新加坡強制以英語作為官方語言之一,有助民族團結及提升競爭力。這些姿態,顯示柔佛要成為馬來西亞「最像新加坡」的成員。在21世紀,正式整合是不可能的,也不必,但只要柔佛保持適度自主性,新加坡的軟實力必能輻射到整個州,以之為實質上的腹地,這似乎已是現在進行的事了。

小詞典:馬來西亞國王

馬來西亞西部九個州份有各自的蘇丹,全部均為世襲制,而九名蘇丹會輪流出任馬來西亞的象徵性國王,即名義上的國家元首,以反映馬來西亞的伊斯蘭身份。此外,馬來西亞亦有「拿督」,即由國王、蘇丹或州元首任命不具世襲地位的貴族,類似香港的太平紳士。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8月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