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定期發瘋之謎

北韓導彈進入南韓,最高領袖金正恩下令軍隊進入「準戰爭」狀態,又有評論成是「韓戰以來朝鮮半島最嚴峻危機」云云。不少媒體都在問,「究竟他要幹甚麼」?其實,即使不看「危機」的來龍去脈,從歷次「危機」,也可以整理出基本所以然。

北韓這個政體的最高指導思想,不是任何官方意識形態,而是動物本能的自保。北韓擁有核彈的目的不是爭霸,也不是真的那麼重視尊嚴,不是送禮、也不是自用,而是要來展覽,因為「備而不用」,才能生存,這是新現實主義的理論基礎。凡是可能影響北韓和金家生存下去的,他們都會歇斯底里;但這也說明,一切有助他們生存下去的,他們都會做。

只是有一個前提:他們深深明白,無論自己有多少核武也好,真的和鄰國全面開戰,那就是生存的終結。但只要不全面開戰,而能通過製造危機獲得實利,例如或明或暗的援助,例如國際組織的同情,例如談判桌上的討價還價,那就是成功。國際關係有一專有名詞:「瘋子外交」,形容貌似不按牌理出牌、卻能從危機獲利的「合理」行為,金正日正是箇中專家。

金正恩比父親金正日的「發瘋」頻率更高,固然是年少氣盛,掌握「brinkmanship」的火候不及父親所致,卻也是內政的延伸。即使「準戰爭狀態」在外交上一無所獲,乃至勞民傷財,但在管理角度,特別是在權力遊戲的大棋局,不失為本小利大的投資。我們從前已談過,只要有戰爭「危機」、而毋需有戰爭,就會有人「立功」(「化解戰爭危機」、「不戰而屈人之兵」、「弘揚國威」、「四夷賓服」),也會有人「犯錯誤」(輕則「不守紀律」、「消極怠工」、「輕慢領袖」,重則「裏通外敵」、「泄露國家機密」)。「危機」過後,自然賞善罰惡,種種和平時候難以做到的調整,無論涉及行政單位、地方主義、還是人事任命,都能輕易落實。

那北韓金家除了「瘋子外交」,就沒有別的求存之道嗎?在目前情況,恐怕沒有。根據「主體思想」,北韓一直獨立自主偉光正是世界之光地球最後希望,但人民生活始終遇上一些「小問題」。原因,自然不是偉大領袖辦事不力,而是「外國勢力」和「敵對勢力」無理制裁打壓,加上「盟友出賣理想背信棄義」之故。只要北韓經濟一天搞不起來,就是人民再單純、再忠誠也好,政府也要定期「提醒」人民這些「結構性原因」,否則難以自圓其說。但單是靠民宣提醒,在北韓李春姬腔的主旋律下,一般正常人的構造早已金屬疲勞。唯有通過真切的日常生活集體行為,例如備戰、宣誓、緊急疏散、警報亂鳴,才能加強政府說法的「說服力」。畢竟通過共同經歷製造的印象,是刻骨銘心的。

假如還是不明白,參加一次坊間的life dynamics,給一些人生學費,就會恍然大悟。

小詞典:邊緣政策 (Brinkmanship)

源自冷戰的術語,泛指通過人為製造危機,並持續把危機升溫,到達爆發邊緣,卻會人為停下來,製造危機的一方因為掌握主導權,而往往能出其不意的獲益。但策略只要運用出現偏差,危機卻可能弄假成真,也可能出現滑坡謬誤,令製造危機的一方得不償失。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8月25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