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東南亞「小霸王」越南崛起

有了這些實力,越南外交就更有份量。今天越南的外交主軸,基本上是全方位和美國、俄羅斯、歐盟、日本等保持良好關係,也要利用中國崛起的經濟機遇,卻視中國為最大威脅,並以此作為和其他國家談判的籌碼。在大閱兵,越南國家主席張晉創公然指「南海主權爭議威脅越南的和平穩定及領土完整」,宣佈加強軍隊現代化應付,這明顯是針對中國。當中國提出「一帶一路」,企圖擴展海權,越南自然首當其衝,和美俄的關係,只會更緊密。

王紹光與胡鞍鋼:中國的「南斯拉夫情結」

在作者看來,南斯拉夫解體之根本原因反而不是民族主義興起、或冷戰結束的大環境,而在於中央的「財政汲取能力」不足,執政權威太弱,無法約束各加盟共和國,才導致地區發展失調,最終聯邦分崩離析。中國雖非實行聯邦制,但在「地方財政包乾制」的財政體系下,中央與地方事實上也近似財權分立;而當時中國中央財稅「汲取能力」的減弱程度更甚於南斯拉夫,這無疑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ISIS向古亞述宣戰

破壞文物,也是心理戰的一部份,足以作為對付異教徒的手段。影片中遭破壞的,都是古巴比倫、古亞述的雕塑神像明,有摩蘇爾大學考古學教授就擔心,當地人失去了文物作為精神象徵和符號,今後不能再以摩蘇爾文明為榮,本土身份認同也就隨之喪失,因為文物是傳統留下的遺產,代表着現代社會對傳統的身份認同。

李香蘭/張學友

還記得在中學時代,曾為朋友彈琴伴奏張學友的《李香蘭》,當時這是公認的難度歌,但一般學生自然並未深究誰是李香蘭。直到讀過李香蘭傳奇,再重溫張學友的煽情演繹,才明白被周星馳唱爛了的「惱春風」,究竟是甚麼回事。

當歐洲駐港人員談及歐洲難民潮

然而在另一個場合遇見的匈牙利駐港總領事,就有截然不同的觀點。他說那些敘利亞難民能扶老攜幼來到歐洲,肯定是有人安排,並非自然行為,所以不能簡單歸類為「難民」。匈牙利現在承擔著守衛歐洲大門的責任,防止非法移民乘亂偷盜,值得世界支持。

永續之謎:新加坡人民行動黨可以執政多久?

近年每逢有國外選舉,本地媒體每每將之盲目與香港情況比較,把執政黨代入「建制派」,把在野黨代入「民主派」,把選民求變演繹為「爭取民主自由」,深信網絡上的聲勢才是「真民意」,而一旦選舉變不了天,不是質疑制度「不公正」,就是說選民「熟睡未醒」,對分析執政黨勝算的人則視為「打手」。這樣的態度,連演繹自家的選舉也不設實際,何況閱讀遠方?

超凡領袖的挫敗:重構文化大革命的「理性」

廣大群眾在「文革」期間,對毛澤東確實抱有相當信念,但是他們在每一運動作出「參與」還是「退出」等決定的時候,最重要的考量,還是自己的個人利益。換言之,個人利益得失的算計,決定了當時群眾參與群眾運動的程度和模式,「文革」前期得以迅速發展,就是因為給予了大量社會上的年青人、邊緣份子得到利益的憧憬,而後期群眾尾大不掉、運動遲遲未能終結,亦與那部「利益機器」啟動後不能輕易收回有關。

意軍二戰表現真的不濟?

他到羅馬翻查了大量戰時官方檔案,認為即使墨索里尼政權比德國納粹政權稍為仁慈、殺的人較少,但也不能低估其影響力,而且他檢視過北非、希臘、巴爾干半島與蘇聯戰役的檔案,發現意大利士兵不如外界想像中窩囊,作戰時還是相當有自信與殘暴的,例如蘇軍就認為意大利士兵與德軍一樣狠。

喬森潘回憶錄

《喬森潘回憶錄》幾乎沒有透露甚麼高層秘辛,不過有一幕頗有意思,就是說赤柬政權崩潰後,高層召開了擴大會議,波爾布特終於流露了悔意,說「還以為共產主義真的能拯救國家」,反映極端共產主義者雖然掛的是「國際主義」牌頭,骨子裏還是民族主義作崇。

復活節島:真正的悲劇比電影更恐怖

復活節島的社會原來階級分明,各部落酋長、祭司負責管理和分配資源,戰士保衛家鄉,基層製造石像。但自從島民過度砍伐樹木來運送石像,人口過度膨脹,土地被過度開墾又變得不宜農耕,部落都沒有足夠資源,來供奉原來的統治階級。高層企圖通過戰爭解決問題,反而令問題惡化,逐漸在內戰中被低階層的人取代。電影的「政變」是一次過的,彷彿文明剎那家崩潰,其實真實情況是慢性衰亡。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