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傳奇Joni Mitchell的夕陽

不久前,在外國朋友家中,聽到連串老牌民歌手Joni Mitchell的舊歌,包括我十分喜歡的《Both Sides Now》。想起早前她在家中昏迷被送院救治,雖然經搶救後已甦醒,但據其歌手前男友David Crosby透露,她仍然喪失說話能力,教人哀傷。雖然我完全不是成長在那一代,卻從小聽不少前輩講及她的傳奇,似乎也值得新一代重溫。

 

Mitchell出身平凡,原於加拿大一些小酒廊演唱,也不時在街頭賣藝,後來到美國發展,翻唱經典民歌,逐漸為人賞識。她的音樂事業曾作不同嘗試,包括將民歌和爵士樂結合,後期也玩搖滾、電子音樂。1997年,Mitchell被列入「搖滾名人堂」;2003年,音樂雜誌《Rolling Stone》選出史上最偉大結他手名單,她排名72位,是排名最高的女性。

然而她的真正成名,在於以音樂介入社會、政治的一生,是那個年代北美「社運歌手」的先鋒。她最關心的是環保議題,例如在1970年推出作品《Big Yellow Taxi》,以喚起社會對環境問題的關注。據說Mitchell初到夏威夷時,因看到大海旁邊有一個停車場,感到大剎風景,於是寫下此曲。歌詞中「They took all the trees, and put them in a tree museum」,諷刺當時不少人呼籲支持環保,作出形式化的保育行動,但同時又容忍以發展為名開墾農地和原始森林。這樣的諷刺,到今天依然到肉,前美國副總統戈爾一方面大談「絕望真相」,一方面住在揮霍的豪宅,可謂典型。

Mitchell另一個主要關注是種族歧視問題,曾表示自己對黑人的痛苦感同身受。1977年,她推出唱片《Don Juan’s Reckless Daughter》,唱片封套上把自己化妝成黑人,演譯了衝破黑白膚色界限的象徵,在當時屬前衛意念,引起不少注意。後來包括Michael Jackson在內的不少歌手,在種族或性別等議題上,往往嘗試扮演跨界形象,其實也可謂與米歇爾當年的概念一脈相承。

David Crosby曾經形容,米歇爾是Bob Dylan以外最偉大的在世歌手。這說法或許誇大,但若說她是戰後嬰兒潮音樂的代表人物,則絕不為過,雖然她出生於二戰末期,但歌曲都反映嬰兒潮的新興價值觀。二戰結束後的二十年間,由於戰後政治和經濟的相對穩定、各國都開始發展本土經濟、人民對生活前境有信心等因素,以至戰時上陣打仗的男丁回歸家庭,夫婦樂於「生產」,世界大部分國家都有大量嬰兒出生。嬰兒潮為戰後重建經濟帶來了勞動人口,亦是各發達國家於過去幾十年經濟急速增長的關鍵。

不過這一世代的人,面對冷戰中期的全球革命熱潮、遇上資本主義發展到極致的流弊,都在以不同方式思考未來。那一代人文化的蓬勃發展,一度要懷疑一切、打倒一切,其實和這一代產生新思潮的背景異曲同工。到了今時今日,嬰兒潮的一代都已踏入退休年齡,反而成為各國政府的負擔,價值觀再一次產生逆轉。假如Mitchell能為同代人最後一次發聲,那會是什麼主題,才教人期待。

小詞典:Bob Dylan

美國傳奇民歌手,熱衷社會運動而聞名。他在1961年初到紐約,在當時的女友影響下,立志透過音樂表達自己對社會不公現象的看法。Bob Dylan作品中,最能代表其社運音樂先鋒形象的,是以反戰為主題的《Blowing in the Wind》。二戰後嬰兒潮本就有濃厚的反戰情懷,加上1957年越戰爆發,美國介入後陷入戰爭泥漿,反戰成為當時美國社會,尤其年輕一代最強烈訴求,不少音樂人亦以音樂抒發對戰爭的不滿和厭倦,這首歌遂成了一代人的反戰聖樂。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9月4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