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森潘回憶錄

上週赤柬女高層英蒂迪病故,香港媒體幾乎毫無報導。她今天或許算不上家喻戶曉,但提及她的丈夫赤柬外長英薩利,應該更多人認識;再提及她的姐夫波爾布特,絕對說得上臭名昭著。本欄年前曾談及這些赤柬高層的極高教育水平,卻做出人類史上最野蠻的殺戮,為何如此,依然鮮有流水賬以外的深入研究,原因之一,就是造成悲劇的最高抉擇過程,至今依然成謎。赤柬高層當事人之中,只有名義上的國家主席喬森潘寫了回憶錄,中文版今年在香港出版,提到的不少觀點,就頗堪玩味。

喬森潘「甚麼都不知道」?

喬森潘最終被判終身監禁,回憶錄的目的之一,自然是要為自己辯解,說所有慘劇都不是他能左右、也不是他當時知情。平情而論,作為名義上的赤柬元首,喬森潘「甚麼都不知道」,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他名流出生,早年並非赤柬核心,原是國內頗為德高望重的左翼國會議員,只是為了逃避右翼獨裁者朗諾政權,才接受赤柬「保護」,那也是事實。他希望說服讀者,他只是西哈努克親王那類被赤柬利用的虛君,這觀點他的對手是不會相信的;但他在赤柬內部級別不算最高,好些重大決策都被排除在外,似乎也是事實。

個人的責任問題,並非讀者所最關心,喬森潘把赤柬悲劇的起源,大大歸因於「外國勢力」:越南,卻值得研究員重視。一般學者大多認為,赤柬信奉極端教條化的共產主義,行事僵化而泯滅人性,令國家機器陷入無休止的權鬥,導致全國崩潰,應是殺戮戰場的成因。但在喬森潘眼中,他那些原來高度理想化、不少受過高深教育、待人接物充滿魅力的戰友,要不是「越南問題」,是不會如此走偏鋒的。他特別強調自己並非首個這樣分析的人,並援引了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的文章,也是把赤柬激進化放在越戰的大框架下演繹。

越南威脅與赤柬的「自我受害人化情結」

法國撤離中南半島後,越南共產黨管治北越,聯同南越的共產游擊隊向南越政權長期進攻,並以援助南越的美國為頭號敵人。為了在戰場上開拓補給線,北越先後向鄰國寮國、柬埔寨借路,雖然當時兩國尚未被共黨管治,但也不敢開罪以勇武著稱的越南人。這過程中,雖然三國共產黨員建立了「革命情誼」,但也產生了頗多民族主義矛盾,越南自居中南半島領袖、中蘇交惡後的蘇聯東亞代言人,亦有意把另外兩國赤化、再扶植為附庸。寮國共產革命後,領導人基本上對越南忍氣吞聲,赤柬對越南的戒心卻大得多,時刻都以「維繫國家主權」為思考方法,去決定和鄰國的關係。

究竟這威脅有多少程度是赤柬的「自我受害人化情結」,多少是真實?觀乎赤柬最終被越南出兵輕易推翻,似乎印證了喬森潘「自我實踐的寓言」;但越南影響了柬埔寨一陣子後,越南扶植的軍事強人洪森羽翼豐滿,不用再侍奉越南為太上皇,似反映就是赤柬長存,也不一定要和越南弄得那麼僵。比較符合現實的解釋,反而是赤柬軍事「解放」全國的勝利來得太快、太出其不意,令「革命」一時間失去了外部敵人的壓力,也就令內部凝聚力出現危機。中國是當時赤柬埔的重要盟國,連美國也因為中蘇交惡、拉攏中國而實質上傾向赤柬,法國則已遠離,剩下來最可以強調的外國勢力,反而是越南。

極端主義:愛國的濫觴

喬森潘認為,赤柬要極速搞「高端」農業合作化,取締一切私有財產,沒有經過社會主義進化的正常程序,主要是因為要時刻「備戰」,才要把赤柬起家的農村組織,擴大到全國範圍嚴格執行。赤柬統一全國後,立刻實行令他也驚訝的撤離城市、疏散首都金邊全體居民到農村的瘋狂政策,開啓全國大屠殺的先聲,「方便備戰」據說也是原因之一。另一方面,越南和赤柬畢竟同樣屬於共產政權,為了競爭,赤柬領袖都有「超越」妄想症,以為只要國內革命政策比越南更「進步」,就是更成功的共產政權。那些廢除貨幣、廢除商店一類匪夷所思的創舉,部份都源自這種思維。

從今天觀點看來,喬森潘的說法明顯誇大了「越南問題」的重要性,雖然他承認赤柬為柬埔寨人民帶來了大悲劇,但也是有意無意間為赤柬領袖開脫。然而放在當時的環境,令一國精英都相信這樣的論調,不可能純粹是高壓能達成。喬森潘經常強調,要放在「歷史長河」理解赤柬的瘋狂,而所謂「歷史長河」,也就是柬埔寨民族主義者觀點的愛國主義史綱。根據這史觀,自從吳哥文明沒落後,柬埔寨就是鄰國的征討對象;法國殖民中南半島期間,也把發展柬埔寨的重要性排得最低,不少赤柬高層都是第一批留學、第一批拿海外一流學位的精英,可見國家起步的滯後。法國撤走後,越南以戰養戰,迅速成為區域霸主,美國蘇聯中國亦紛紛走進來打代理人戰爭,柬埔寨要維持獨立自主,幾成為不可能的任務。

波爾波特的「悔意」

而赤柬統一全國時,雖然有一定中國支持,但基本上是自己壯大、苦心經營「農村包圍城市」那毛式戰略的成果,不能不算是「自力更生」,更令國內民族主義者一時士氣大振,把他們的過激行為按下不表,轉移歌頌波爾布特的天縱英明。到了最後,赤柬被越南推翻,根據地打回原形,依然有一定群眾支持,與其說他們是「共產主義者」,倒不如說是民族主義者。

《喬森潘回憶錄》幾乎沒有透露甚麼高層秘辛,不過有一幕頗有意思,就是說赤柬政權崩潰後,高層召開了擴大會議,波爾布特終於流露了悔意,說「還以為共產主義真的能拯救國家」,反映極端共產主義者雖然掛的是「國際主義」牌頭,骨子裏還是民族主義作崇。喬森潘目前身在獄中,根據同一邏輯,為他作序的法國教授,大概認為這是冤獄、是他為柬埔寨人民做出的又一「犧牲」。但放諸全球,認同的人又有多少呢?

小詞典:紅色高棉/赤柬

源自印度支那共產黨,1950年正式成立,逐漸成為控制柬埔寨農村的勢力,1975年攻佔首都金邊,管治全國,三年八個月間,造成全國二百萬人死亡,佔全國人口1/4。1979年1月,越南出兵擊潰赤柬,1981年赤柬宣布解散,再加入反對親越政府的聯合陣線,九十年代末主要領導相繼向政府投降,2014年,其主要領導喬森潘、農謝以「危害人類罪」被判終生監禁。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9月7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