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領袖的挫敗:重構文化大革命的「理性」

廣大群眾在「文革」期間,對毛澤東確實抱有相當信念,但是他們在每一運動作出「參與」還是「退出」等決定的時候,最重要的考量,還是自己的個人利益。換言之,個人利益得失的算計,決定了當時群眾參與群眾運動的程度和模式,「文革」前期得以迅速發展,就是因為給予了大量社會上的年青人、邊緣份子得到利益的憧憬,而後期群眾尾大不掉、運動遲遲未能終結,亦與那部「利益機器」啟動後不能輕易收回有關。

意軍二戰表現真的不濟?

他到羅馬翻查了大量戰時官方檔案,認為即使墨索里尼政權比德國納粹政權稍為仁慈、殺的人較少,但也不能低估其影響力,而且他檢視過北非、希臘、巴爾干半島與蘇聯戰役的檔案,發現意大利士兵不如外界想像中窩囊,作戰時還是相當有自信與殘暴的,例如蘇軍就認為意大利士兵與德軍一樣狠。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