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香蘭/張學友

還記得在中學時代,曾為朋友彈琴伴奏張學友的《李香蘭》,當時這是公認的難度歌,但一般學生自然並未深究誰是李香蘭。直到讀過李香蘭傳奇,再重溫張學友的煽情演繹,才明白被周星馳唱爛了的「惱春風」,究竟是甚麼回事。

李香蘭並非漢人,而是日本人山口淑子,出生於中國,認漢人為義父,參加滿洲國主辦的歌唱大賽奪冠,成了滿洲藝壇頭號明星之一,《何日君再來》、《夜來香》等名曲傳頌至今,堪稱一代歌后。日本戰敗後,她回日從政,成了國會議員,活躍國際外交界,下半生依然傳奇。關於她的故事,筆者在她去年病逝時曾詳加介紹,但《李香蘭》描述的並非豐功偉績,而是一種難以名狀的眷戀情懷。

《李香蘭》原曲來自日本電視劇《再見李香蘭》,日文版《行かないで”》(不要走)由玉置浩二作曲和原唱,廣東話版的填詞人是周禮茂,開宗明義,依然講李香蘭。由於李香蘭的身份認同十分複雜,可以算是日本人、中國人、滿洲國人,喜歡唱歌,卻身不由己捲入政治,成了日本在滿洲國粉飾太平的工具,如此經歷,正是「我心因何惱春風/說不出借酒相送」的無奈。但更無奈的,似乎還是李香蘭年華老去後的回憶:因為縱然那是亂世,卻是風雲人物追尋的大時代,反而到了太平盛世,卻再也沒有時代的韻味。「照片中 哪可以投照片中/盼找到 時間裂縫」,也只有曾經滄海的人才能領略。

演繹這首歌的感情是十分難掌握的,因為旋律雖然淒美,卻並不容易代入既無主語、也無賓語的歌詞,除非自己代入一個角色。究竟誰唱《李香蘭》最有感覺?相信除了和李香蘭同樣傳奇、生在同一時空的川島芳子,不作她人想。李香蘭是用漢名的日本人,川島芳子卻是用日本名的中國人、或曰滿洲人,二人在滿洲國成了莫逆之交,姊妹相稱,而觀乎川島芳子的特殊性格,姊妹是否還有別的元素,殊難定律。根據正史,川島芳子戰後被當作漢奸處決,但野史廣泛流傳她沒有死,而是找人頂了包,在東北活到改革開放。據說有人找了「川島芳子下半生」的生活物品給李香蘭鑒證,李香蘭一眼就認出那屬於「姊姊」云云。民間傳奇自然穿鑿附會的多,但反映二人的特殊關係卻是無誤的。試問除了川島芳子,還有誰有資格「迷住凝望你/褪色照片中」?

掃興的是,曾有上綱上線的中國「樂評」說《李香蘭》「歌頌日本軍國主義」,「與歷史聯繫在一起,其中的腐蝕性就不言而喻」,反映香港樂壇盲目改編日本歌,「全然不顧其真實內涵。」這樣的文章,即使在內地,也是笑話。其實《再見李香蘭》電視劇是中日合製,政治正確,當時中日關係遠比今日的好,只有沒事找事做的人,才會多年後挑骨頭。根據那文章,張學友演繹《李香蘭》時投入地哭了三次,自然也是漢奸行為,如此喜感,恐怕連周星馳電影的「李香蘭女兒李香琴」,也要給比下去了。

Now.com,2015年9月25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