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向古亞述宣戰

繼連串血腥殺人短片後,「伊斯蘭國」又發佈最新錄影片段,這次「遇害」的輪到伊拉克摩蘇爾博物館和考古場內的一些古神像、文物遺產,以及整個亞述古城。其實早在去年七月,「伊斯蘭國」就在摩蘇爾和塔爾阿法爾鎮的戰鬥中,摧毀至少十座古老的什葉派聖殿或清真寺。「伊斯蘭國」認為這是出於「宗教熱情」,但這是否目的的全部?

在國際社會,破壞古蹟代表的不文明程度,有時比純粹的戰爭殺人還要嚴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阿拉伯聯盟等,紛紛指「伊斯蘭國」犯的是「可恥罪行」,形容破壞文物是「野蠻人的行為」。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即使處於戰爭狀態,任何一方都不應破壞侵略所得的文物遺跡。早在1930年代,經歷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洗禮,不少歐洲博物館已有應對戰爭計劃,例如為文物備列清單,又預先制訂文物撤離路線和儲藏地點。二戰時,美國更加有一隊名為Monuments, Fine Arts, and Archives(MFAA)的專門小組,成員有考古考家和歷史學者,深入戰區搜救文物,也於戰後把被德軍搶走的文物「完壁歸趙」,事跡還被拍成電影《古文明救兵》《The Monuments Men》。

二戰後,各國進一步有戰爭不應涉及文物的共識。1954年,《海牙公約》成立,目的是保障文物在武裝衝突下的安全。1996年,國際圖書館協會聯盟、國際檔案理事會和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就組成「藍盾國際委員會」,負責於緊急情況下保護文物。然而越是這樣,「伊斯蘭國」的行為就越顯得「激進」,因為根據其邏輯,整個不容破壞古蹟的規矩,就像世界要由主權國家主導的規矩,都不過是「異教霸權主義」建構出來的,連這些禁忌也要挑戰,才顯得自己有氣魄。這形象起碼能吸引全球最激進的受眾,哪怕只有0.01%,已足夠「伊斯蘭國」得到持續新血。

而且破壞文物,也是心理戰的一部份,足以作為對付異教徒的手段。影片中遭破壞的,都是古巴比倫、古亞述的雕塑神像明,有摩蘇爾大學考古學教授就擔心,當地人失去了文物作為精神象徵和符號,今後不能再以摩蘇爾文明為榮,本土身份認同也就隨之喪失,因為文物是傳統留下的遺產,代表着現代社會對傳統的身份認同。而「伊斯蘭國」的意識形態正是要取締各地的地域主義,才能號召全體穆斯林奉獻給宗教。歷史上,曾有不少透過破壞文物去打破當地人身份認同的例子。例如拜占庭帝國在八世紀時,為確立東正教,而破壞羅馬教會的畫像和雕像;十七世紀的英國內戰中,清教徒也摧毀中世紀雕像和教堂;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破壞文物、孔廟的行為,更是多不勝數。

不過這些文物為甚麼這時候「才」被破壞,也值得深思。「伊斯蘭國」一向有在攻下城市後,搶劫當地資源的習慣,例如打劫銀行、軍火庫和油田等,作為經費來源。黑市轉賣博物館文物,一直也是他們圖利的門路之一。倫敦大學學院考古部門的艾塔威爾(Mark Altaweel)就觀察到,「伊斯蘭國」公佈影片中的雕像,有真正文物沒可能有的金屬支架,懷疑那些只是膺品,目的不過是提升文物在黑市市場上的價格。伊拉克博物館主管主管Qais Hussain Rashid則認為,「伊斯蘭國」雖破壞雕像,但保存了最值錢的雕像頭部,在黑市仍有轉售價值。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9月2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