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靈/楊千嬅

一位網友曾說,這一代的女歌手只有三種:唱得好的、唱得不好的,和楊千嬅。這話的含義,相信只有同代人能會心微笑。而我最喜歡的楊千嬅作品《閃靈》,歌詞玄機處處,很有國際影評的風格,就很能反映這感覺。

林夕的不少歌詞都向驚慄電影致敬,《閃靈》開宗明義,就是經典恐怖電影,改編自史提芬京小說,《2001太空漫遊》電影大師寇比力克(Stanley Kubrick)執導,講述一家人在山莊酒店遇到靈體的故事,主角的兒子被設定有通靈能力。「黑暗中/我再見這經典傑作/看著那可笑的臉飛過大銀幕」,大概就是《閃靈》劇情予詞人的印象。

值得注意的是,《閃靈》以女性為第一人稱,而一般女性看恐怖電影,通常都只有一個感覺:「好驚呀」。「逼我在填命」、「陰森的一雙眼」、「如邪靈附身的感覺」等,都是女性看恐怖電影的典型印象,而她們潛意識,往往認為男友約看這類電影,就是為了「好驚呀」的台詞和尖叫,以便營造氣氛上床。只要男方稍有不軌,女方日後就很容易代人相關劇情:「曾經每一晚受過你驚嚇」、「黑暗中我看見幾多宗罪惡」,下刪一萬字,都是借恐怖電影來訴說失戀的「恐怖」。

《閃靈》最精警的一句,卻是結尾:「不記得/你最愛看的希治閣/有沒有/真正給我驚嚇或娛樂」。首先,《閃靈》並非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的作品,但不少文青、文中、文老都愛跟人說「我愛希治閣」,令不求甚解的女伴常常誤會「所有恐怖電影都是希治閣作品」。為甚麼文青、文中、文老愛希治閣?這就得理解男性看恐怖電影,和女性的心態大為不同,通常是要借代主角得到奇妙經歷,乃至有非人遭遇,來獲得思想解放。

希治閣幾乎已被鎖定為20世紀首席電影大師,電影的中產品味尤重,最愛設定白領貴族的歷奇,雖然形式是驚嚇,主軸卻是深層心理描寫,懸疑之餘有偵探味,這是不少男性觀眾最愛的那杯茶。可惜和女伴一起,說這些,往往對牛彈琴,因為她們根本不會從中得到「驚嚇或娛樂」,反映雙方缺乏共同話題,自然只有分手收場。假如《閃靈》像《耿耿於懷》那樣,來個十年後男版羅生門,真相就會大白。

Now.com,2015年10月2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