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的士荒:國際關係解讀

日前在澳門,一如以往,在街上永恆地找不到的士,唯有找認識的當地人求救。這位女士曾在賭場當管理層,把我接上後笑著問:「難道你不知道在澳門找不到的士,其實是國際關係的事?」這聽來匪夷所思,但經她重重拆解,卻不得不佩服民間智慧的深湛。

澳門開放賭權雖然是中國和「外國勢力」妥協的共識,但西方老闆入主新賭場後,為證明「新人事新氣象」,還是必須進行改革。而他們普遍對過往澳門賭業的「本土文化」頗為不滿,改革就從那裏入手。例如西方經營的賭場認為澳門傳統「疊碼仔」手法不善,製造了不少社會和管理問題,於是盡量公開資訊,令賭客的依賴下降;同時讓任何國籍人士都可以在賭場開戶口。而以往在葡京獨大的年代,何鴻燊反而保護本土利益,規定只有澳門人可以開戶口,維持了一種地下秩序。

然而改革結果,據她所言是弄巧反拙。即使澳門人不能壟斷「疊碼仔」,賭客還是有這方面需要的,而近年澳門賭場大戶都是內地人,而且不時是利用公帑豪賭的貪官污吏,他們的資產往往不容易流動,對「疊碼仔」的需求反而更大。這些人都是一方土豪,等閒之輩根本不敢向他們追債,除了同樣來自內地的有勢力人士,跟他們走上內地根據地追債的後果,可以不堪設想。於是原來的澳門地下秩序,就迅速由本地人手中外移。

本土「疊碼仔」失去工作,而教育水平所限,能轉型的機會不多,最方便的就是當的士司機。他們長年在賭場打滾,一方面對種種江湖潛規則瞭然於胸,知道如何根據同一規則得到更多利益;另一方面對新秩序又心存抵觸,老是希望用自己的方法,從內地土豪賭客身上分一杯羹。於是種種問題,就在的士業界蔓延,「揀客」現象,不過是最表層的冰山一角而已。

我不是澳門人,不知道這分析有多貼近現實,但一直相信「水清則無魚」的管理 哲學。假如澳門的西式賭場保留澳門本地人的一定特權,內地「疊碼仔」還是會應運而生,但起碼照顧到澳門相關人士的利益。一旦後者利益被取締,政府又沒有結構性的對策,在澳門這樣一個高度依賴賭博的單一經濟體,問題只會溢出全社會。

而且根據結社理論,一旦的士業成了被逼從賭場離開的工作人員的謀生替代品,他們又變成同業工會的主流聲音,只會把社會問題外移;這對外資的利益,同樣不見得有保障。我們一直提倡國際化必須結合在地化,才是全球化時代的王道,也就是所為「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看來理論不太「離地」,還是有一定實踐價值的。

小詞典:澳門賭權開放

1930年代起,管理澳門的葡萄牙政府宣布實行賭博活動專利制。1962年,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取得經營娛樂場的專營權。澳門回歸後,特區政府以加強競爭、防止壟斷、增加經濟效益等原因提倡開放賭權,2002年起,經營權由三家公司共享,外資銀河、永利加入澳門賭業,澳娛獨大的時代告終。

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10月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