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新加坡做到的,香港做不到

新加坡通過法例,正式容許UBER這類經營方式。當然,法例是有一定限制的,例如規定UBER車主不可在馬路或停車場隨意接客,最終車資不能超過原先議定的價格,車主載客每日不能超過若干次數等,但都屬合理和可操作範疇,不會出現香港那種「放蛇」行動。新加坡的主權基金淡馬錫的子公司甚至有投資一些類似的士app,這才是以行動證明政府的支持。UBER在Facebook也公開讚揚新加坡政府的做法,更顯得香港政府昔日引入UBER、卻又把其除名那樣出爾反爾的荒謬。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