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朗喝「無酒精啤酒」

意外的反而是,無酒精啤酒逐漸開始流行國際,變成有自己生命力的一個大項,不再是無可奈何的啤酒替代品,因為即使是西方消費者,也在尋找可樂、果汁與啤酒之間的另類選擇。有見這種市場需求,全球啤酒大牌子都在收購無酒精啤酒品牌,例如喜力購入了埃及公司Ahram Beverages的品牌Birell與Fayrouz,嘉士伯也購得中東流行品牌Moussy。

喜氣洋洋/徐小鳳

由於改編自日本旋律的廣東歌很難完全沖掉「前世」痕跡,無論填詞人有心還是無意,只要聽過原版,再聽改編,無論新詞填成怎樣,都令人感到別有所指。在這語境下,歌詞越是強調硬銷「喜氣洋洋」,卻越似難掩一抹滄桑。1979年是港英的麥理浩年代,屬於「黃金十年」,那時候,「亞洲四小龍」和「大龍」日本一起騰飛,港人生活水平普遍改善,但前途問題剛浮現,今天回看,頗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末世風情。那《喜氣洋洋》究竟是一個甚麼場景?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