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杜葉錫恩

不少建制人口中說這一套,心裏毫不相信,但葉錫恩完全表裏如一。她被一些媒體標籤為「晚年逆轉」,這完全是誤會:無論是否認同她個人的價值觀,她幾乎是香港歷史上最consistent的政治人物,甚至是20世紀其中一位最consistent的國際左派。

難民危機的左右之爭:匈牙利的反歐盟情結

在難民潮中,匈牙利以國家利益為大前提,限制邊境出入,與主張出入境自由的《神根公約》相違背,卻深獲民意支持。匈牙利人普遍認為歐盟不負責任在先,把燙手山芋拋給匈牙利,而匈牙利所為,反而是捍衛歐洲價值的必要之惡。

回顧加拿大老杜魯多的政治遺產

老杜魯多影響最深的政治遺產,大概是確立加拿大的多元文化身份。在他以前,加拿大作為移民國家,國民只強調自己的英國、法國或原住民文化認同,而鮮有以身為「加拿大人」為榮;另一些國族主義者則主張效法美國,採「大熔爐」政策,希望所有新移民都被同一國家文化融和。

在伊朗喝「無酒精啤酒」

意外的反而是,無酒精啤酒逐漸開始流行國際,變成有自己生命力的一個大項,不再是無可奈何的啤酒替代品,因為即使是西方消費者,也在尋找可樂、果汁與啤酒之間的另類選擇。有見這種市場需求,全球啤酒大牌子都在收購無酒精啤酒品牌,例如喜力購入了埃及公司Ahram Beverages的品牌Birell與Fayrouz,嘉士伯也購得中東流行品牌Moussy。

喜氣洋洋/徐小鳳

由於改編自日本旋律的廣東歌很難完全沖掉「前世」痕跡,無論填詞人有心還是無意,只要聽過原版,再聽改編,無論新詞填成怎樣,都令人感到別有所指。在這語境下,歌詞越是強調硬銷「喜氣洋洋」,卻越似難掩一抹滄桑。1979年是港英的麥理浩年代,屬於「黃金十年」,那時候,「亞洲四小龍」和「大龍」日本一起騰飛,港人生活水平普遍改善,但前途問題剛浮現,今天回看,頗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末世風情。那《喜氣洋洋》究竟是一個甚麼場景?

德國「模範殖民地」膠州灣

根據現有資料顯示,膠州灣一度擁有全中國最高的學校密度和學生比例,甚至辦有收華人學生的大學,以德國殖民地而言,可算高度重視。可以說,在眾多德國殖民地當中,膠州灣大概是發展得最現代化、最「和諧」的一個,起碼德國的用心和手段,在當時而言,可算格外優禮。

阿爾巴尼亞足球大躍進:背後的認同政治

據估計,現時瑞士人口中,高達3.5%人是阿爾巴尼亞裔,當中大部份來自科索沃,也有來自阿國本部。由於科索沃的獨立身份未獲國際一致承認,代表隊不能參與世界盃、歐國盃等大賽,科索沃球員不少退而求其次,選擇代表阿爾巴尼亞,令阿國進一步得到更多人才。

日本最長的一天

電影導演原田眞人受訪時,曾被問到對畑中健二等年青軍官角色的刻劃頗為正面,是否暗示對右翼軍國主義的肯定;導演聲稱《日》是反戰電影,因為年青軍官們即使滿腔熱血,亦無法改變局面,可見「勇武」之於事無補。然而同樣值得注意的是,電影的東條及少壯派經常提及日本「國體」,暗示「國體」比天皇本人重要,這也可算是今天安倍政府推動日本「普通國家化」的理論基礎之一。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