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支持特朗普的亞裔人們……

美國富豪特朗普異軍突起,發表的言論越是爭議、支持度卻越是堅挺,影響力已超越了本土,甚至帶動了一場影響全球的「政治不正確運動」。雖然傳統精英對他極其鄙視,這卻反而成了特朗普的政治籌碼;而且不少可能被他「歧視」的人,包括無數亞裔人,居然都在默默挺他。上週筆者遇見一位美國亞裔NGO負責人,其組織理念就是鼓勵亞裔投票,她本人很擔心特朗普成了氣候,卻意外發現不少組織鼓勵出來的基層亞裔美國人,都說支持特朗普。究竟他們在想甚麼?

首先,他們在崇拜英雄。很多亞裔人到了美國,就是為了追尋「美國夢」,也認同適者生存的資本主義法則。特朗普雖然不算白手興家,但確是商界成功人士,而且「有了錢就有態度」,這對不少基層特別鼓舞,彷彿看到了自己脫貧之路。我們容易以為基層一定支持左翼福利主義,那不假;但假如通過保護主義、民粹主義一類口號,能提供基層對未來的信念,卻可以成為更「宏觀」的福利。

其次,他們在尋求價值觀。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不少第一代亞裔移民到美國,都是為了逃離本國不如意的政治社會制度。雖然到了第二、三代,關心的政治議題會變得更在地,但始終對母體有特殊情懷。對那些來自中國、敘利亞等國的人而言,美國外交政策越是強硬,越能夠改變母體;對菲律賓、越南等國的移民而言,美國總統對中國、俄羅斯越有「鬥心」,越符合家鄉親朋戚友的利益。至於他們本人在美國會否因而淪為二等公民,卻不是目前的憂慮,因為特朗普也十分聰明,邏輯是「抵壘政策」,不會輕易影響已成功入籍的那一群。

諷刺的是,美國亞裔人以為特朗普「強硬」,會有利全球民主化,事實卻可能相反。在國際層面,「特朗普現象」已出現連鎖效應,雖然各國精英階層和美國精英一樣,極討厭特朗普,但各國社交媒體的特朗普粉絲卻越來越多。假如特朗普真的成為美國總統,就代表了全球左翼運動的最大挫折,而世界各地興起的右翼運動、本土運動、民族主義運動,都會得到鼓舞。一來這是精神勝利法,美國人可以打破壟斷意識形態數十年的自由主義思想,受同一西方思潮影響的地方,自然更振振有詞。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只要把政綱坐言起行,例如大打貿易保護戰,其他國家也不可能獨善其身,假如像過去二十年那樣配合全球一體化,肯定備受壓力。這不止會影響民主國家,也會影響非民主國家,例如中國。近年中國民族主義持續升溫,政府對鼓動民粹、確立管治合法性得心應手,「特朗普現象」既會啓發國人同樣需要「特朗普式強人」,也會成為中國需要更強大以抵禦「美帝」的理據。特朗普不用當選,全球效果已浮現,未來再以過去的理想主義「關心政治」,不啻癡人說夢。

小詞典:美國亞太投票行動(Asian and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Vote)

美國NGO,以推動亞太裔美國人投票和公民參與為宗旨,希望協助亞太新移民儘快融入美國,直接參與建設社區。成立背景是美國選舉制度十分複雜,不少新移民因為教育程度或缺乏資訊而選擇不投票,變相未能發聲。但「沉默大多數」被喚醒後,會否按成立組織的傳統精英所希望的價值觀參與社會,卻是疑問。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月2日

延伸閱讀:特朗普時代的表態:當麥當娜捲入政治漩渦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