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共和國:由北約敵人到自己人

近來國際熱點極多,不少人都忽略了巴爾幹半島這個永恆的火藥庫也有微妙發展。不久前,北約邀請黑山共和國成為正式成員,這也是北約自2009年以來的首次東擴。

黑山自2006年獨立以來,一直在國際社會保持低調,卻從未隱瞞離開俄羅斯勢力範圍的意欲。歷史上,塞爾維亞、黑山和俄羅斯淵源極深,既是泛斯拉夫民族一員,也是東正教國家,兩國在南斯拉夫分裂後組成迷你版「南聯盟」對抗西方,被視為俄羅斯在東歐的最後夥伴。不過,黑山最終還是完全獨立,當時俄羅斯和西方曾有默契:承認黑山獨立,換取塞爾維亞不再分裂。後來科索沃也要獨立,普京就不再就範。

黑山獨立後,立刻尋求加入歐盟和北約,不願繼續擔任俄羅斯代言人的姿態至為明顯。經濟固然是主因:須知黑山是少數非歐盟成員、卻以歐元為法定貨幣的國家,相信小國只能和大陸連成一體,才能減低自身的行政開支。但這也有地緣政治的考慮:當普京的外交政策越來越進取,希望弱化東歐各國、以穩固俄羅斯後院,並積極拉攏各國俄裔移民、或親俄斯拉夫人,目前除了烏克蘭,還有多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被普京這樣遙控著,黑山防微杜漸,也是情理之中。

對俄羅斯而言,黑山的戰略價值是不能低估的。這小國面對亞得里亞海、連接中歐與地中海,深水港口是海軍理想據點,而普京對控制港口一貫重視,無論是克里米亞還是敘利亞,都以當地港口基地為最重要利益所在,並以此為外交政策的支點。早在2013年,俄羅斯就向黑山要求「尋求俄軍艦在人道主義援助行動中使用黑山海港」,其後不時有傳聞指俄方希望在黑山建立海軍基地。一旦成事,俄羅斯或能突破北約封鎖,拓展在南歐和地中海的影響力,這自然不是北約樂見的。

當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問題和西方鬧僵,北約卻邀請黑山加盟,當是看準時機,判斷俄方不能再分散戰線。北約上次東擴時,同樣在亞得里亞海的克羅地亞、阿爾巴尼亞都已加入,再加入黑山,本欄早前提及的俄羅斯「三海戰略」就大受打擊。根據最近一期《黑山軍隊年報》,目前黑山全國軍力不過兩千,裝備大都繼承南斯拉夫遺產,單看數字,自然難以對北約有太多實質貢獻。但把地緣戰略價值算在一起,自當別論。

值得注意的是,北約邀請黑山的同時,卻沒有對那些希望加入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作出正式邀請,似乎是默許了俄羅斯以前蘇聯地圖為勢力範圍,作為雙方的緩衝地帶。例如曾和俄羅斯正式作戰的格魯吉亞,早於1994年就積極推動格加入北約,今年9月更在境內開設了北約軍事訓練中心,但始終未能成為正式成員,也許不少北約國家都不願因為這樣的小國,冒和普京正面衝突的風險。克里米亞危機期間,美國著名學者「進攻性現實主義」奠基人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曾撰文,指吸納烏克蘭加入北約於北約集體安全無益,倒不如將其視作北約和俄羅斯之間的「戰略緩衝區」,這觀點似逐漸得到美國外交界認同。因此俄羅斯雖然不樂見黑山加入北約,卻也可能得到其他訊息,畢竟外交不能單從表面理解。

最後,北約接納黑山,與「伊斯蘭國」(ISIS)關係也千絲萬縷。本欄早前談及ISIS可能在巴爾幹半島吸納新血,而黑山人口約有1/5是穆斯林,根據黑山情報部門公佈的信息,也有黑山激進分子到敘利亞、伊拉克「打聖戰」,此外黑山亦被指對武器走私監控不力。當黑山成為北約一員,情報合作自然水到渠成;至於ISIS還是俄羅斯才是北約的主要目標,就見仁見智了。

小詞典:北約東擴

北約擴張政策又稱「Open Door Policy」,主要面對「任何致力於維護北大西洋區域安全的歐洲國家」。自1949年北約成立以來,已經過六輪擴張,成員由最初的12國,增加至2009年的28國,方向主要朝向東歐。學界對北約持續東擴的戰略得失多有爭議,俄羅斯則指責是冷戰思維的延續。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月10日

延伸閱讀:祭品的背後: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的前世今生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