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廣州灣:法國記者Francois Boucher

今年,兩部以平行時空作為創作意念的文化作品在社會引起迴響。年初,先有著名作家陳冠中先生的《建豐二年──新中國烏有史》,書中故事以國民黨勝出國共內戰為背景,建構出一個平行時空中的中國,當中華民族復興、國民安居樂業,歷史人物在這時空下也有不同命運,成就中華奇蹟。另外,美國電視劇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也在今年推出,劇中以德國和日本為首的軸心國勝出第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美國則被德、日兩國瓜分,東部為「大納粹帝國」,西部則為「日屬太平洋合眾國」。劇中德、日再同樣陷入冷戰和武戰的危機中。兩部以平行時空為意念的作品都刺激受眾對歷史的思考和聯想,因而更能理解當前的局勢。

最近,香港社會有不少去殖化的討論,這令人思考,若英國在二戰後將香港歸還中國,這平行時空中的香港會是怎樣。這類的問題有無限的變數,讓人有很大的思考和想像空間。距離香港約500公里的前法國殖民地湛江──廣州灣,就可以幫助我們想像這個平行時空中的香港。法國在二戰結束後將廣州灣歸還中國,可是其歷史記錄很零碎。法國記者Francois Boucher就為廣州灣拍攝了一齣紀錄片,並創作了一本以此為題材的小說,他遊走於法國、台灣、湛江甚至日本之間,不斷翻查政府檔案和訪問相關人士,一步步重構這段廣州灣歷史。他的豐富知識更能讓我們想像這個平行時空中的香港。

S:你走訪了中、法兩地,現時法國人和湛江人對廣州灣這段歷史有所認識嗎?

F:其實,相比起越南,絕大部分法國人對廣州灣都沒什麼概念,而我也是由廣州法國領事館的介紹才知道廣州灣的歷史背景。

當時法國向清政府租借廣州灣,並將其易名為白瓦特城(Fort Bayard)。在法國西部有個名稱類似的小島Fort Boyard,大部分法國人都因為這島是一個法國電視台遊戲節目的拍攝地,而認識這個名稱。我15年前第—次踏足廣州灣,對其歷史極感興趣,因此,我當時希望為廣州灣拍攝一段約5分鐘的紀錄片。可是,隨翻查不同的官方資料,以及到當地訪問不少人,包括研究員和居民等。他們告訴我很多故事,我把他們的故事整合成一個廣州灣故事,因此,不得不把紀錄片延長至30多分鐘。另外,我也以廣州灣為背景寫了一個偵探故事。

S:當時香港已是區內的重要港口,為何當時法國仍在香港附近租借一個港口?

F:嚴格而言,我並非社會學者,不能用理論框架去分析,我是以作家身份分享我所認識的廣州灣。當時法國眼見香港的地位不斷提升,並成為英國在中國南方重要的港口。於是,法國希望租借在法屬印度支那和香港中間的廣州灣,銳意將港口發展為能與香港匹敵的自由港口。

此港口地理位置優越,現時更是解放軍在南海的其中一個軍港。當時,法國不但重視港口和基建建設,更引入鴉片、賭業和黃色事業,這亦是當時的重要產業。因此,法國社會對當時法國政府在廣州灣管治的評價都傾向負面,認為當時政府沒甚建樹,令廣州灣的發展遠不如香港,香港則是自由貿易的重要港口。相反,中國三十年代報紙和文獻所記錄的評價卻較正面,指出廣州灣接收了不少來自全國各地的難民,同時,成績優異的學生也可以到法國升學,這提供一個政治、經濟和社會層面較穩定的環境。因此,當時法國人和中國人對廣州灣有不同的想像。

湛江積極修復殖民遺址

S:既然法國當時希望發展廣州灣,又有一定民意基礎,法國大可效法英國保留殖民地,為何將其歸還中國?

F:在二戰結束後,法國在世界,特別是東亞的影響力大不如前,難以維持殖民統治。另外,法國在1946年先將廣州灣歸還中國,並在1956年放棄法屬印度支那的管治權,兩者之間相距10年。我在翻查法國的檔案時發現,1945年,蔣介石委派盧漢將軍帶領20萬大軍進入越南首都河內代表盟軍接受日本投降,以及接收越南北部。法國憂慮中國藉此入侵越南,因此,為換取國民黨軍隊撤出越南和維持其在法屬印度支那的統治,法國願意放棄在中國的租界,以及一切特權。這亦是法國歸還廣州灣的最大原因。但最終,法國也在10年後放棄法屬印度支那的統治權。

S:最近,香港社會開始討論去殖化問題,湛江市政府有否刻意去消除廣州灣這段殖民歷史?

F:廣州灣現時已併入湛江市,並成為湛江市的城區。期間,中國政府曾主張消除城中的殖民遺址,當中不少法式建築和殖民象徵都受到破壞,藉以淡化殖民痕跡。可是,近年湛江市政府大力推動修復這些殖民遺址,其中包括廣州灣法國公使署、法國廣州灣警察署和維多爾天主教堂,這些都是極具法國風情的建築。另外,當地也有不少融合中西建築特色的建築物。市政府希望能重塑其殖民歷民,並以此吸引遊客。同時,湛江大學亦有一支研究隊伍在研究廣州灣的歷史,以及翻查當中的歷史檔案。當地有很美味的佳餚,特別是海鮮和法式牛角包等。置身其中,你能感受歐陸氣息,而不像一個中國城市。當地仍有部分人能說法語,因此,當地政府亦希望將廣州灣發展成為促進和法國交流的平台。

城市發展似港島與新界

S:作為兩個歐洲國家的前殖民地,香港和廣州灣之間有否同質性呢?

F:在城市規劃方面,現時湛江市由霞山區和赤坎區兩大部分組成,隨城市擴展開始併入其他區域。其中當年白瓦特城就是現時的霞山區,赤坎區則是當年的華人社區,兩區之間相距約10公里。在這兩區中你能感受到完全不同的風情,它們之間就像一條無形的界線,其城市規劃和建築特色可謂完全不同。這城市布局也與香港接近,你在香港島仍能感受到歐陸氣息,新界則像一個華人社區。文化方面,當地仍有部分人能說法語,也有部分人是中法混血兒。另外,法國飲食文化也滲入當地人的生活。然而,社會制度的保留則無法與香港相比。因此,香港人到廣州灣旅遊必定有一番感受。

S:在未來,你計劃從哪一方面進一步探討廣州灣的歷史呢?

F:廣州灣經歷了法國、日本、民國和新中國四個階段的統治,因此,其相關資料和檔案散落在巴黎、東京、台北和湛江,若要收集和翻查所有資料相當費時。因此,我與湛江大學的研究團隊保持聯繫,始終我中國語文能力有限,難以翻查中文文獻,於是我只好集中研究法文的檔案。我們彼此從中、法兩方面手,從而對廣州灣有更全面的理解。另外,除了官方記錄的檔案外,當時法國政府派出二三十艘科學考察船沿越南南部出發北上至廣州灣,沿途記錄沿岸地理,以及動、植物的資料。因此,我希望能從巴黎法國國家檔案館收集這些資料,並在未來將此編輯成書。

李志鵬整理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月16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