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豐二年:與那國島「一國兩制」

我們對釣魚台主權爭議十分熟悉,但提到「與那國島」,一般人卻感覺陌生,其實這小島的國際地位同樣十分有趣。它位處日本沖繩縣最西端的島嶼,面積29平方公里,即約1/4個香港島,目前常住人口不到兩千,理應不受國際注視。然而,由於它和台灣隔海相望,距離釣魚台僅150公里,日本計劃在今年3月派遣自衛隊進駐與那國島,令它成了中日關係的前哨站。在陳冠中的平行時空小說《建豐二年》,與那國島「被回歸」中國,成了船王董浩雲的遊客基地,也令更多人關心起這個小島來。

與那國島在16世紀被琉球王國統治,可算是琉球殖民地,但人口雖少,卻有自己的方言,直到19世紀日本入侵琉球,被一併併入。當時中日兩國為琉球群島的歸屬爭執不下,日方曾提出將琉球諸島分割,把與那國島割讓給清廷,換取日本在華享有最惠國待遇。清廷已同意,但琉球人強烈抗議,最終作罷。不難看出,當時東京對於與那國島這一西陲島嶼並不上心,才願意將之作為與中國交易的砝碼,這一態度讓與那國島人對東京一直心懷不滿,情緒甚至直到今天,依然能找到脈絡。

在台灣日治時期,因為地緣關係,與那國島與台灣、東南亞諸國經貿往來極為頻繁,是名符其實的「國際港」,對台貿易也成為與那國島經濟收入的主要來源。但二戰結束後,美軍佔領沖繩諸島,出於防務考慮,對與那國島的對外經貿做出種種限制,一直延續至今,致使與那國島經濟大幅衰退。

在島民眼中,東京對與那國島的經濟民生不聞不問,相距一百多公里的台灣與自身的聯繫,遠超過遙在三千公里外的東京。例如與那國島上空居然屬台灣的防空識別區,島民接收台灣電視,也長期比接收日本電視容易。為了爭取更大自主權,有島內領袖於曾提出建立「國境交流特區」,希望發行「特區護照」,與花蓮共同貨幣,直航花蓮,對台免除證照查驗等,簡單說來,頗有點「一國兩制」的意味。

當然,東京沒有接受這主張,兩岸政府亦不會公開表態。但隨著釣魚台爭議逐步升級,與那國島這一度被遺忘的存在,近年卻被重新納入了東京決策者思維內,才有派自衛隊進駐之舉。與那國島民對此的心態亦是複雜:一方面,自衛隊駐紮將有助於本島基礎設施建設,但另一方面,與那國島軍事化將把島民拖進中日領土爭端的衝突最前沿,吉凶難料。澳洲國立大學東亞研究專家Gavan McCormack有分析指,美國太平洋艦隊亦對與那國島民用港口產生興趣,認為其對於美軍觀察、制衡台海局勢有著不可忽視的軍事價值,但島民的福祉,卻不在大國視野之中了。

說到底,自治也好、獨立也好,在中國語境看來是天大的事,但日本不少地方政府都有類似運動,進而希望拓展國際生存空間,和日本昔日有數百「獨立」藩國的傳統密不可分。但對與那國島居民而言,這類本土主張,純粹是為了謀求經濟發展與生存的本土運動,與「主權」、「領土」等宏大敘事,實不相干。無奈在國際政治大盤上,與那國島並無多少選擇的餘地,昔日繁榮港口經濟一去不返,亦是可惜。這一切,何其似曾相識。

小詞典:琉球群島

琉球群島位於西太平洋海域,台灣與日本九州之間。1350年至1879年間受琉球國統治,有第一、第二尚氏王朝。琉球起初是明、清中國的藩屬國,17世紀初再向日本薩摩藩稱臣,最終被日本併入沖繩縣。二戰結束後,根據《舊金山和約》,琉球群島被美軍接管,直至1972年美軍方將管理權移交給日本。

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月20日

延伸閱讀:假如琉球王國復國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